即时新闻

  • 北京南站未现明显“返京潮”

        北京南站未现明显“返京潮” 

        随着各单位陆续复工,返京客流呈上升趋势。昨日夜间,记者走访北京南站发现,相比往年的“返京潮”,车站略显“冷清”,无论是出租车乘车点还是地铁站口,都未出现排长队的现象。为了保障返京高峰旅客接驳,交通部门协调党员出租车队保障夜间运营,同时,客流集中时地铁适时限流,减少乘客在有限空间内的聚集。

        党员车队来迎客

        晚上9时,记者来到位于北京南站西停车场的出租车乘车点,此时排队等候的旅客只有十几人。“现在这日子,出来干活的师傅肯定不多了,还能有车吗?”排在前头的一位旅客正担心地问工作人员,忽然看见远处浩浩荡荡驶来一个车队,足有二三十辆车。很快,十几位旅客都乘车驶离了。

        “今晚来的是三家出租公司的党员车队,这些司机将不停往返北京南站,专门负责保障夜间到京旅客接驳出行。”市交通委丰台运输管理分局客运场站管理科刘焕彬介绍,根据前期与铁路部门对接数据,当天23时以后到京旅客有1200多人,交通部门协调三家出租公司,各调派50辆至100辆不等的出租车,为旅客提供夜间出行服务。首汽约车也利用出租车调度平台,按照21时、22时、23时三个时段,引导和鼓励司机到站运营。

        客流集中时地铁适时限流

        记者看到,北京南站地铁进站口虽然已经取消了二次安检,但在此次疫情防控期间,车站增加了体温检测环节,使用便携式和固定式体温检测仪相互配合的方式,对每位进站乘客实施测温工作。对于乘客关心的“测温时如果接触到测温仪,是否会有安全隐患?”这一问题,京港地铁方面介绍,手持体温检测仪在使用时通常不会接触到乘客,但为加强卫生防护,工作人员每小时还会用酒精棉球对测温仪进行消毒处理。

        随着未来客流逐渐回升,地铁还将适时采取限流措施。京港地铁运营经理张恩海介绍,为做好疫情防控,控制站内、车内人员密度,在客流回升后,京港地铁将根据客流及客流在车站的分布情况适时采取限流措施,以降低排队及站厅、站台、换乘通道等处的人群密集度,减少乘客在有限空间内的聚集。

        本报记者 孙宏阳   

        相关新闻

        三五分钟全下车

        本报讯(记者金可)昨天记者走访车站发现,铁路部门已在进京各次列车上实施体温检测,及时发现和移交发热旅客。同时,车上设置隔离区,在每列普速列车和动车组列车上均预留必要席位,作为固定隔离区域,用于临时安置途中发热旅客。

        按以往经验,以京沪高铁全程4个多小时计算,中午一两点往往是旅客到京出站的高峰。但记者昨日14时许在南站看到,到达旅客明显减少,一趟车次的旅客在三五分钟内就能走完。工作人员统计,一趟列车仅有约200余名旅客。

        目前,北京地区各车站共配备体温检测设备370套。其中的红外测温设备可对旅客自动捕捉测温,属于无干扰方式,旅客只需正常通过即可。记者在南站7号出站口看到,出站旅客在投递信息卡后,可直接从闸机口出站。目前出站闸机口全部敞口放行,旅客出站没有排队的现象。

        “这几天车站客流大约都在2万人左右吧。”北京南站客运车间客运主任陈慧敏介绍,今年春运返程阶段,南站客流较去年下降约六七成。节后,因为学生开学时间延迟以及部分用工单位开工时间推后,返程客流连日来都保持着低位状态。车站预计这一情况还将持续一段时间,不会出现明显的客流高峰。

  • “高温+消毒” 数万件卧具彻底清洁

        清点、洗涤、熨烫、整备……宽敞明亮的洗涤车间里,两排超大号洗衣机转得起劲。旁边熨烫区里,一条条雪白的床单从滚轴间经高温轧过,瞬间熨平服帖。工作人员干脆利落地便将刚刚干燥完还烫手的被单折叠整齐。

        一切都有条不紊。不同的是,空气中消毒剂的味道更加明显。

        “这收回来的卧具,清点前要先消毒。洗涤的时候,除了白漂也就是加次氯酸钠之外,每锅还要多加入消毒片。”中国铁路北京局集团有限公司北京客运段洗涤车间主任张永洁说。洗涤车间担负着北京南站、北京站、北京西站、北京北站等始发的京沪、京广等方向的各次列车卧具、窗帘等洗涤任务,各类总计约35000件。

        张永洁介绍,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洗涤车间对卧具的洗消过程也进行了调整,现在的消毒程序更多了。在消毒用料上加大投入,保证卧具使用安全。首先,增加卧具清点前的消毒。到达脏品库的卧具,工作人员会采取喷洒消毒液的方式进行第一道消毒。其次,强化了卧具洗涤过程中的消毒。卧具洗涤过程原本就具备消毒程序,疫情防控期间,车间在高温洗涤90℃左右加入白漂(次氯酸钠)的基础上,通过提高白漂的浓度来加强卧具的消毒。洗涤时间比之前延长10分钟,共需要1小时。另外,洗涤的温度也很有讲究。北京客运段西洗涤工厂原本是冷水洗涤,现在已改为热水洗涤。而且,在以前消毒剂量基础上,每锅再多加入消毒片(二氯乙酸尿酸钠)20片。虽然成本增加了,但保证了疫情期间卧具的消毒。对所有动车组列车上的头枕片和窗帘,清洗消毒程序与卧具大致相同。但因头枕片和窗帘材质问题,温度不宜过高,所以在洗涤温度上调整为60℃左右。同时,头枕片熨平使用的压片机或蒸汽熨斗温度要在90℃以上。最后,在卧具洗涤、熨平操作区域,车间每天分别于7时30分、11时30分、16时30分三个时段安排人员进行三次消毒,最大限度做好疫情防控。

        本报记者 金可 通讯员 孙丽萍 张雍

  • 丰台查获涉嫌销售假口罩案

        本报讯(记者张楠)打算捐赠发往武汉的10余万元口罩,竟然是假的!据丰台区市场监管局今天上午通报,该局接到12345热线举报后,接诉即办,仅用8小时便联合公安部门当场抓获销售假口罩的嫌疑人一名,查扣涉案假口罩一批。

        2月5日上午9时许,丰台区市场监管局接到12345热线的举报线索,市民反映自己在西城区虎坊路某地多次分批购买了大量口罩,并以捐赠方式发往武汉各单位,总货值10余万元。但事后发现,这批口罩可能是假货。因口罩的物流信息显示是从丰台区某地流出,于是通过市民热线举报。

        接到该举报后,丰台区市场监管局大红门街道市场所立即组织执法人员对该线索进行摸排调查。由于消费者购买口罩的地点在西城区某地,执法人员首先与西城区市场监管局了解相关情况。随后,消费者又向执法人员进一步透露,在得知自己购买到口罩可能为假货后,消费者曾向卖家提出退货,卖家已同意,并约定了退货方式和地点,地点就在丰台区赵公口。

        “售假人的库房应该就在附近,如果及时布控,可能人赃俱获,而且还有可能顺藤摸瓜挖出上线源头,必须立刻采取行动。”获悉此情况后,丰台区市场监管局立即联系属地公安部门,通报了相关线索和证据,并联合公安部门于当日下午在位于丰台区赵公口的退货地点布控。当场抓获销售假口罩的嫌疑人一名,查扣涉案假口罩一批。目前,案件已移交公安部门进一步处理。据公安部门最新反馈信息,已对涉嫌销售假冒某品牌口罩的卖家采取了行政强制措施,并对涉案商品进行了依法查扣。

  • 多项社保服务“不见面”即可办理

        本报讯(记者代丽丽)“您好,我想办理个人信息变更,材料都准备好了,可是在家隔离出不了门,请问还能办吗?”“能办的,您可以把相关材料的电子版发到我们指定邮箱,或把材料复印件寄到我们社保中心核实给您办理,等疫情结束您再来交原件。”2月3日起,本市人力社保部门恢复对外办公,为加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更好地保障服务对象身体健康,同时满足相关人事档案和社保业务办理需要,各区人力社保部门针对多项高频服务事项展开线上“零接触、不见面”办理服务。

        西城、朝阳、海淀、石景山、房山、昌平、顺义、怀柔等区均已对外发出倡议,引导各参保单位、参保市民尽量通过北京市社会保险网上服务平台(网址:http://rsj.beijing.gov.cn/csibiz)办理业务。

        对于无法通过北京市社会保险网上服务平台办理的业务,市民也有多种途径可办理。据昌平区社保中心有关负责人介绍,“市民还可以通过快递邮件、电子邮箱、传真等方式传送必要资料后登记办理。”

        除了“不见面”服务外,各区还鼓励参保单位、参保人通过“晚见面”的方式办理相关业务。“我们根据全市的统一部署,允许参保企业和个人延期办理业务,临时将1月、2月应缴社会保险费征收期延长至3月底,用人单位未按时办理职工参保登记、缴费等业务,允许疫情结束后补办,补办应在疫情解除后3个月内完成,不收取滞纳金,不影响个人权益记录。”房山区社保中心相关负责人说。

        对于必须到现场办理的业务,各区也提醒参保人需佩戴口罩并配合接受体温检测,以保障公共卫生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