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鬼马俏皮的导演朴赞郁

        ▌孙帅

        在本世纪韩国电影崛起的历程中,朴赞郁无疑是一位重要参与者。他以对人性的深刻剖析和独特的美学风格蜚声国际影坛,尤其是他的“复仇三部曲”中标志性的镜头语言,极其挑战观众的承受力。他擅长从愤怒、暴力和憎恨的视听表达中升华主题,展开对人性的拷问和对道德伦理的剖析,作品富有穿透力和变换性,因此得到了各大国际电影节和诸多影迷的认可,逐步成长为韩国当代导演中的翘楚。熟悉朴赞郁作品的影迷往往会给他打上暴力美学、历史惊悚、复仇与救赎等标签,可《朴赞郁的蒙太奇》一书却为我们展示了一个完全不同于想象的导演本人。

        书中收录了他自1997年到2005年间的个人文章及电影札记,按照内容分为三个部分,分别为生活随笔、各类专访实录和他的影评文章。其中不仅记录了《共同警备区》、“复仇三部曲”等电影的诞生过程及创作理念,还分享了他对《教父》《银翼杀手》等经典电影的独到见解,以及他对人生的思考,为读者提供了一个不可多得的了解其作品及个性的契机。

        在引言部分,朴导演一上来就写道:“这本书没有一个字是我想写的。”不禁让人疑惑,怎么有种“被迫营业”的感觉?带着不解继续读第一部分,更是被惊掉了下巴,朴赞郁的生活随笔竟如此幽默随和,细腻温柔,甚至还有各种碎碎念和冷笑话,与他的电影画风实在迥异,构成了一种“反差萌”。(他可是拍了“复仇三部曲”那么冷峻、凌厉的作品的人啊!)女儿的老师布置了收集家训的任务,才华横溢的朴导演绞尽脑汁,硬编出来一条家训:“不行就算了”,他跟女儿解释说:“人要有闯劲儿,不管啥事,先做了再说,如果结果不尽如人意,就酷酷地来一句‘不行就算了’。”结果被老师回道:“世上哪有这德行的家训?”令人捧腹。原来,作为丈夫和父亲的朴赞郁也是一个普通人啊,只不过他把严肃的自己放在了作品中。

        本书的第二部分,是朴赞郁接受记者采访的实录,以及几部代表作的拍摄历程。他倾诉了应对记者时的苦水,面对千篇一律的问题,像复读机一样痛苦地回答,但为了电影票房又不得不这么做。他也很反感影评人们热衷于揣摩“导演意图”,将某些镜头进行高概念化的解读,或者自作主张认定导演借鉴和致敬了前人的作品,然后兴致勃勃地来找导演确认。朴导演认为这些解读实际上禁锢了观众的理解空间,好的电影自然会使观众由A感受到B,不同的理解是观众二次创作的过程,与导演无关,更不应该被评论家的观点所限制。

        耿直的朴赞郁少不了回怼记者的时刻,在觉得问题不合己意时,他直截了当地说道,“我想提醒您一下,在提出带有侮辱性的问题前您最好过过脑子,否则您会发现这是今天采访的最后一个问题。”不过朴赞郁多数时候还是亲切可爱的,在一个咖啡馆接受采访时,当被问到怎么看待《我要复仇》票房萎靡不振这件事,朴赞郁突然招手大声喊道:“服务员,我要埋单!”读到这里,简直要笑几分钟才能继续。

        最有趣的一篇文章应该是电影《我要复仇》的片场日记,标题叫做《七嘴八舌》,由参与拍摄的工作人员每人写一段话组成,内容五花八门。比如化妆师天天期待李秉宪来到片场;服饰组的姐姐吐槽自己不能在拍电影的过程中“脱单”;宋康昊抱怨裴斗娜不肯让自己用舌头舔她的耳朵;还有在贫民窟拍摄时,只是因为朴赞郁不小心踩了一脚粪便,就要求“在家也是备受疼爱的孩子,还上了四年大学的”导演组组长去清理粪便……这些藏在电影镜头之后的工作人员,借机“抱怨”导演和工作,为读者带来了鲜活的片场气息和电影之外的故事,也让我们愈发认识到制作一部电影的不易。朴赞郁将这些无比真实生动的碎片拼接起来,并感慨道,“当年一起工作过的年轻助理们,如今都是响当当的人物了。当时虽然有些痛苦,但幸亏留下了这些文字。”认真工作就一定会有收获,而今再看,这些记录着成长的内容显得弥足珍贵。作为读者、影迷,能够将拍摄细节与电影情节对号入座,产生窥探秘密的满足感,此为阅读本书的一大乐趣。

        书的第三部分收录了许多朴导演的影评,他以敏锐的感受力和准确的概括力,分析了《西北偏北》《恐怖角》等著名电影,见解独到,很多掌故信手拈来,简直是长篇影评的教科书。同时,导演也不改幽默本色,在一篇名为《关于B级片》的文章开头写道,“进入正题之前,我想先说明一下写这样一篇文章的缘由和文章的性质”,而后洋洋洒洒几千字,旁征博引,让人忍不住为他的博学鼓掌。结果,他随后写道:“现在我们正式切入这篇文章的正题吧。哎呀!怎么办?约稿字数已经满了……没办法,各位,我只能道别了。”好一个鬼马俏皮的朴赞郁,让人不免又气又笑。

        朴赞郁如果不做导演,当个杂文作家或是主持吐槽类的综艺节目,相信也能成为高手。从这个角度来说,他与北野武导演倒颇有几分相似之处,都是心有猛虎,细嗅蔷薇,字里行间流露出幽默与真性情,通透豁达。本书的书名也很有韵味,因为收录的文章多种多样,且多为生活的剪影,确实像是以蒙太奇的手法精心串联起来;另外,朴赞郁在书里表现出了与他的电影作品截然不同的个性和气质,这种反差也像是另一个维度的蒙太奇式跳切。不过,读毕颇有些意犹未尽之感,因为书中选取的文章相对久远,电影手记也只涵盖了导演的早期作品,内容不够丰富。此外,由于朴导是资深B级片影迷,因此选取了不少庞杂和小众的B级片来分析,读者如若没有事先观影的对照,恐难解其意。(《朴赞郁的蒙太奇》,[韩]朴赞郁,四川文艺出版社)

  • 举杯

        ▌李康 潘秋婷

        欧阳小江和麦斯钰举起酒杯,敬国兰和华明的合作。

        欧阳小江打心底感谢麦斯钰,麦斯钰也很高兴,欧阳东江终于重回董事会,她相信华明在他的带领下一定会再次崛起的。

        “还记得上次我说有事想和你单独谈吗?”

        “记得。那顿饭没吃成,到底什么事?”麦斯钰问道。

        欧阳小江有些欲言又止: “我爸想让我问问你,国兰有没有兴趣收购华明?”

        麦斯钰很惊讶。

        欧阳小江马上解释道:“其实华明现在的情况不是很好,但是你也知道华明是老牌企业,经验多,基础扎实,渠道也成熟,只是面对创新发展的市场,确实是准备不足。但如果,国兰收购了华明,我想华明可以承担一些中低端产品的生产,这样国兰就可以腾出空间和精力来主打高端市场。”

        麦斯钰没有直接给出答复,而是说想和欧阳小江的父亲欧阳东江好好谈谈。

        自从梁雯走了之后,麦斯钰和黄梓建很少见面。黄梓建把女儿送到母亲家,自己则整日关在实验室里,希望通过工作麻痹自己。反倒是麦斯钰,经常抽空去看黄旎奥,黄梓建见女儿的次数还没有她多。

        这天,麦斯钰一见到黄梓建,心就凉了大半截。眼前的黄梓建眼窝发青,满脸络腮胡子,一看就好久没收拾自己了,鬓角还有了不少白头发。

        麦斯钰的鼻子酸酸的,试探性地问:“梓建,你,还有孩子,心里好受些了吗?”

        “要说完全没事了那是骗人的。我还好一点,如果心里不舒服就去工作呗。但对旎奥来说,肯定更难过。”

        麦斯钰看着黄梓建,知道他心里也不舒服。她换了个话题:“对了,港珠澳大桥那边还那么紧张啊?”

        说起大桥,黄梓建更是一脸的无奈。港珠澳大桥从2009年开工到现在,已经建了三年多,可以说,每一步都是披荆斩棘,到年底主桥墩终于要开钻了。

        “你们的技术不是早就过关了吗?”

        黄梓建解释说:“开工前我们研究成功的涂层系统已经在建设中使用了,后来的遭遇战是阴极保护系统。”

        麦斯钰好奇道:“为什么是遭遇战?”

        说起专业,黄梓建开始侃侃而谈:“因为阴极保护在基础结构设计确定之前是无法进行的。港珠澳大桥的钢管复合桩的阴极保护给耐久性设计提出了很大的难题,这是由于其结构、安装方式与以往的大桥钢桩差别很大。”

        麦斯钰努力想听懂黄梓建说的是什么,可是听了一会儿,她就放弃了,只是微笑地看着他一直说。

        这些东西别人听起来,跟天书差不多,不过麦斯钰说自己喜欢听。二人说着说着,竟忘记了时间,聊了很久。  (12)

  • 老中医的招

        ▌刘庆邦

        王国慧单独和老中医聊了几句。她说,何新成看上了同班的一个女同学,因女同学不同意跟他交朋友,他就变成了这样。老中医说,他知道,只是当着学生的面没说出来而已。这种病叫单相思病,对青年男子的伤害是很大的。说到这里,老中医问王国慧看过《红楼梦》没有?

        王国慧说:听说过,没看过。只断断续续看过电视剧。

        没看过就不说了。看电视剧不算看,只有读了原著才算看。

        那我随后找来看看。王国慧关心的还是何新成的学习,她问老中医:等我儿子的身体恢复了健康,他还能继续上学吗?

        这个不好说,要看他还有没有上学的欲望。人是有欲望的生物,一切行为归欲望管着。他有继续上学的欲望,当然可以让他上。他没有了上学的欲望,也勉强不得。世上的路千条万条,不一定非要走上大学这条路。世上的树千棵万棵,不一定只到一棵树上摘果子吃。

        他还年轻,前面的路还很长,总不能老在家里待着吧。

        说话说到这儿,我有一个建议,不知当说不当说?

        老先生,您只管说。

        我建议,你儿子的身体经过调养好转后,你托人给你儿子介绍一个对象,让他尽早结婚,才能实现各方面的平衡。

        好,老先生,您的建议我记住了,谢谢您!

        何新成吃了老中医开的比较贵的中药,饭量有所增加,身体一天比一天好转。好转的标志之一,是他变薄的腮帮子又有肉了,瘪下去的腮帮子又鼓了起来。同时,何新成的脸不再是那种暗淡无光的苍白,开始有了一些浅显的血色。王国慧每天都在观察何新成身体的变化,这样变化下去,何新成也许真的会好起来。

        夏老师让何新成的一个男同学把何新成的书包送了回来,书包里装得鼓鼓囊囊,看上去相当沉重。给人的感觉,书包里装的不是书,像是红薯、大豆之类。当王国慧把书包转交给何新成时,王国慧特别留意观察了一下,看看何新成对自己的书包还有没有感情。然而,让王国慧寒心的是,何新成接过书包后,连打开看一眼都没看,随手一扔,就扔到桌子底下去了。

        这天下午,王国慧正独自一人坐在办公室里发呆,大姐给她打来了电话,问新成最近情况怎么样。

        大姐比母,还是大姐关心她呀,心疼她呀!一听是大姐的声音,王国慧积攒已久的满腹的委屈呼地就涌上来了。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