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战役,以爱的名义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这个新年显得不同寻常。“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许多人毅然奔赴前线,为生命保驾护航。那些逆行的身影,构筑起爱的桥梁。

        隔离病毒,但不会隔离爱,我们坚信,一切都会好起来。

  • 主题画创作

        主题画创作 杨瑞芬

        标题题写   郭宝庆

  • 一定会赢

        李培禹

        武汉没有我的亲人

        为什么心依然沉重

        断路、封城

        没有公交通行

        电视上一片口罩

        憋得我一阵阵胸闷

        终于,见到熟悉的身影

        他们是我报社的同事

        还有我熟识的医生

        我在微信上留言

        如果回到十七年前

        驰援的队伍中

        一定有我一个

        当年我们战胜了非典

        今天

        你们一定会赢

        武汉一定会赢

        中国一定会赢

  • 在家中“过早”

        刘德建

        “腊月三十”是荆楚人对除夕的称谓。是夜,家人团聚,举杯共庆,那顿年夜饭,是千百年来民俗的延续。

        可就在这“千门万户曈曈日”的欢聚时刻,新型冠状病毒的阴霾,笼罩了春节的喜庆。除夕当日十二时,火车站离荆(荆州)通道关闭;十七时前,所有公共交通、乡村客运、轮渡码头关闭。病疫猖獗之时,封闭城垣,以阻断人员的无序流动,无疑是最现实的防范举措。

        年前,家人打算利用春节假期向川渝自驾旅行,纵情巴山蜀水,畅游秀美河山。可现如今人们对鄂籍牌照避之唯恐不及,驾车是自讨无趣,计划只得作罢,“宅”在家里做个上厨下灶、调和五味的煮夫,是我面对“封城”时光的一种选择。

        江汉平原,荆楚大地,尤以早餐与众不同。所谓的不同倒不是什么钟鸣鼎食,而是每日清晨,人们都习惯奔向自己喜好的食肆,荆州人谓之“过早”。“过早”源于旧时长江中游流域的码头文化。

        在荆州,“过早”真的是件大事,同事晨间相见,一句“过早没有”?看似平淡无奇,却包含为您买单的礼遇。正因上街吃早餐是荆州人的日常,“封城”之后,安于市井“过早”的万千食客大受影响。

        足不出户,我的闲暇时间多了,便琢磨着在自媒体平台推出“早餐攻略”之类的文章,让寂寞的读者从中找到些许乐趣,间或唤起一丝鼓捣锅盆碗勺的冲动。

        于是每天清晨,太太将家中囤积的面条或米粉取出,既水煮也干拌,既入油炸也上锅蒸,管它什么甘油三酯、苯并芘;工序由简入繁,讲授由浅入深,制作由表及里。相机在氤氲中找寻焦点,键盘在敲击下流淌美味,文图并茂,多平台发布,阅读者众。在家中“过早”,也可以很美好。

        这些天,阳光明媚,一扫往日阴霾。站在阳台上眺望荆州长江大桥,少有汽车行驶,往昔的喧沸突然变得静谧。街道上,人迹罕至,宣传车的高分贝喇叭循环播放着疫情通报。尽管疫情依旧严重,但社会安宁祥和,每个人都在做着微小的努力,等待这座城市痊愈。

        我们坚信,疫魔必将被战胜。寒冬过后,春天就在前方。

  • 平安即是团圆

        刘 青

        腊月二十八清晨,菜肆人声鼎沸,人们起早“打着年货”,讨价还价。平日里,买菜做饭的事全由父母担纲,我极少参与,可今天,我要做一回家庭主妇,采购些女儿小芒果的爸爸喜食的豆制品。

        今天是小芒果爸爸回家的日子。因为工作原因,我和小芒果爸爸长期两地分居,他任教于武汉大学,我带着孩子在荆州工作。二百公里的距离,有动车穿梭两地,团聚似乎并不困难,然而时值春运,想要网购一张武汉到荆州的火车票,除了拼手速还是拼手速。幸好他抢到了一张票,只是时间稍迟,晚上八点才能抵荆。

        近日,有关武汉出现一种新型冠状病毒的消息传播开来,这让我有些担心。所以出门买菜之前,我给小芒果爸爸发微信,提醒他一定记得戴口罩,即使在车厢里也不要取下。他平素粗心大意,我不得不多唠叨几句。

        我挑选了小芒果爸爸喜食的素火腿和红菜薹,想着再买点藜蒿与腊肉合炒,加上浓酽的排骨藕汤,清清爽爽的几个荆楚菜肴,是他的最爱。想到即将到来的团聚,一股温馨荡漾开来。

        忽然,小芒果爸爸来电,他前思后想,为了避免在火车站交叉感染殃及家人,他决定退掉火车票,留守武汉,“万一在火车站染上病毒,回家传染给孩子怎么办?而且武汉也正在号召公职人员尽可能留汉,以减少人员外流……”想着手机上频繁跳出的与新型冠状病毒有关的新闻,一直在增长的确诊病例数字,还有火车站那密集的人流……我犹豫片刻,说道:“好吧。”在疫情肆虐的日子,留守、宅居看似平凡无奇,亦非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壮举,可在春节即将到来之时,牛郎织女身处两地,不能不说是件憾事。但我们还是选择坦然以对,留守是一种责任,此时此刻,必须要以国家利益为重。

        我匆匆回家,打包了家里的腊鱼、腊肉、江陵虾稻米和麻辣小龙虾,装在一个大红箱子里。熟识的顺丰小哥徐师傅带走了家里的心意,我急切地询问包裹能不能在除夕前送达,他安慰我:“虽然不敢保证时效,但是除夕那天你老公应该能吃上的!”

        晚上,想到今天发生的这一切,心里有些难受,我发了条煽情的朋友圈:相聚不在一时一地,平安即是最大的团圆。

        1月23日,武汉宣布“封城”。同日,荆州市政府召开电视电话会议安排部署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那天中午,我工作的荆州市图书馆宣布闭馆。

        1月24日,荆州宣布“封城”。

        小芒果一直惦记着让爸爸带她去买汪汪队的玩具,追问我爸爸怎么还没回来。我只能向她解释现在外面有一种特别恐怖的病毒,我们“宅”在家里才是最安全的;爸爸待在武汉的家里,我们待在荆州的家里,等赶跑病毒,爸爸就可以回家了。她似懂非懂,点点头,一字一顿地说:“到时候爸爸可以坐火车回来啦!”

  • 见到太阳真好

        何建明

        能让我们看到光明和希望

        更让我们内心产生丝丝温暖

        见到太阳真好

        笼罩在头顶的恐惧

        今天开始消亡

        见到太阳真好

        万物重新恢复生长

        无耻的瘟神你何处逃跑

        见到太阳真好

        你将洒干血的教训

        你将重振国的威望

        向太阳保证:

        我们不再一次又一次肆意恣虐

        不再让瘟神侵袭我们的肉体与灵魂

        孩子们需要欢乐而非惊慌

        老人们只求平安健康而非提前死亡

        因为我们从来就不曾离开你无私的光芒

        见到太阳真好

        明天、后天……我想天天见到你

        天天这样好

  • 深夜监工

        黄亚洲

        监工,在深夜,整整四千万人

        这不是夸张,或许

        我们白天睡够了

        当然,这只是武汉建造的两处医院工地

        但我们愿意,赋予它

        顶级的意义:中华民族的口罩!

        为了使目不转睛的监工,变得更加有趣

        我们给每一个关注点命名了代号

        以便,看清它们的每个表情:

        在雷神山工地,我们说送高宗,就是说高层吊车

        送灰宗,是说混凝土搅拌车

        小绿,指的是那些密密麻麻的绿色渣土车

        大黄,是指水泥泵车

        小黄,是指黄色挖掘机

        至于焊武帝,那是指电焊工作组

        摄政王,是指摄像头

        而在火神山工地,当我们说到

        光武帝,就是指那盏直面摄像头的大功率照明灯

        我们把这盏大灯的关灯,说成退朝

        开灯,说成上朝

        至于小蓝,是指画面左下角那两辆蓝色的挖掘机

        小小黄,指的是那辆黄色的小型挖掘机

        显然,每一道工序,甚至

        每一铲斗的土渣,都逃不过

        四千万监工的眼睛

        我们日夜关注武汉,在用什么样的动作

        穿一件崭新的白大褂

        我们日夜关注民族的健康

        老母亲推开房门,说天都快亮了,怎么还不睡

        我说光武帝还没有退朝,我怎么睡

        我还说两位小蓝今天很卖力,应该给予口头表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