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病房外 他们也在模拟抢救细节

        北京医疗队驰援武汉,带去的不仅是支援和信心,医学专家们还将他们诊疗新冠肺炎的经验和手段,与武汉当地医护人员及时分享,互通有无。隔离病房里,京汉两地医疗团队争分夺秒从死神手里抢人。到了病房外,他们也没有空闲时间。昨天上午,北京医疗队医护人员趁着轮班的间歇,赶往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住院楼。在会议室里,他们与当地医护人员展开了新一轮的病例讨论。

        特别关注

        抢救老人流程要细化

        北京世纪坛医院领队丁新民医生告诉记者,在没有经验可以参考的情况下,反复研究、对比患者病例,是在当前疫情形势下,进一步降低致死率的关键环节。

        会议室里的讨论很热烈。讨论中,医护人员提到了一个棘手问题:感染新冠肺炎病毒的患者,其中一个明显的症状就是呼吸困难。通常情况下,用设备辅助吸氧就能大大缓解他们的痛苦。但是,通过对比医院收治的多个病例,年龄偏大的患者可能会出现即便在吸氧的状态下,血氧饱和度仍然会骤降的情况。

        丁新民医生说,一些年龄偏大的患者抵抗力比较弱,同时可能存在多种基础病,所以病发时,可能会出现多脏器衰竭。对于这类患者,抢救流程应进一步细化。在日常护理中,医护人员要多加劝导,制定辅助设备使用的新标准,避免患者在擅自脱离氧气的状态下活动。

        实践经验

        因人而异使用辅助设备

        隔离病区危重患者的治疗情况备受关注。会议室里,医护人员们反复讨论最终决定,在结合患者的病情程度、身体指数的前提下,要因人而异制定尿管、胃管等辅助设备的使用标准。

        有医护人员说,营养和氧气同时供给常常会“撞车”,比如,危重患者吃饭时摘下氧气面罩,吃几口饭就要再吸氧,但就是短短几口饭的工夫,可能造成他们的血氧饱和度不稳定。对此,丁新民医生给出的建议是,可以改为鼻饲供氧,对于一些吃饭困难的病人,可以使用胃管维持营养。

        每个待解的问题,最后都有了解决对策。这些解决方案中,绝大多数都提到了辅助设备。辅助设备的更大范围使用,意味着医护人员将面临更大的工作负荷,但为了救治患者,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的医护人员主动承担下了这些任务。讨论会上还提出,为了加强对危重患者的监护,需要定期进行难度较大的深静脉置管。对于这项任务,当地医护人员的经验还不够丰富,现场北京医疗队医护人员立刻表态:“没问题,这个任务交给我们!”

        做足预判

        精心模拟抢救细节

        为了让抢救过程更科学,讨论会上,医护人员还进行了多种假设,模拟出的每一处抢救细节,都精确到了监测仪上对应的数据变化,甚至,他们还把很多难以发生的低概率事件都模拟了进去。“如果还不行下一步做什么?”一连串的发问、解答、论证、再论证,其实都是在为患者提供更多生的希望。

        “无论是参考病例,还是进行模拟,这些讨论都是非常有意义的。”会后,丁新民医生告诉记者,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属于新发疾病,治疗过程中没有先例可以参考,在这种情况下,对病例进行及时的梳理,对可能遇到的问题做足预判,想到在抢救过程中的所有可能性,是降低病毒致死率的关键环节,同时,也是让医护人员迅速积累临床经验的一种方法。

        本报特派武汉记者  

        景一鸣 王雅贤  

  • 西城9名医学观察者
    上午结束观察回家

        本报讯(记者张骜)“谢谢你们的关心,咱们一起合张影吧。”今天上午,九位解除医学观察人员走出了西城区首个集中医学观察点。点位负责人冯亿和六位同事竖起大拇指,一直送到大门口。面对十几天共同战疫的白衣天使们,九位解除观察人员不住地招手,有些人甚至饱含泪水。

        这是该点位组建以来一次性解除医学观察最多的一批。自从1月27日进驻观察点以来,冯亿和同事们已经送走了27位解除观察人员,而仍在接受观察的还有68人。每天早上6点,7位驻点医护人员就开始了一天的工作。除现场总负责冯亿外,其他人分别承担了送餐、物资入库、分发、消杀、污水检测和数据统计等工作。

        “您好,我今天早上的体温是36摄氏度,体温正常。”还没来得及吃早饭,观察者们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冯亿说,这是每天例行的体温汇报,分早中晚集中汇报三次。一边听电话,他一边将每个人的体温数据记录在表格里,旁边的同事则同步录入电脑。

        “每天每人多次记录,我们必须做到特别仔细,这些数据是最直接反映观察者身体状况的依据。”

        除了统计数据,医护人员还要通过电话对观察者进行心理疏导。这样的“话聊”通常要持续二十分钟到一个小时。

        “很多观察者一开始情绪不稳定,对疫情比较恐惧,甚至没聊几句就哭了,我们在讲解专业防护知识的同时,还要缓解他们的心理压力。”冯亿告诉记者,为了做好心理疏导工作,他和同事们利用开会时间交流经验,针对不同观察者设计相应的疏导方案。

        从最后一次密集接触到解除医学观察,很多观察者的情绪经历了从恐惧到着急的变化,一般在观察六七天后,会产生“逃离”情绪。

        “观察者觉得已经一周多了,也没有任何异常,请求我们提前结束观察。”冯亿称,每到此时,心理疏导就显得更为重要。

        20多天没回家了,驻点的医护人员们只能通过手机和家人联系。“妈妈,您什么时候回家?我想您!”“爸爸,您一定注意身体,我和妈妈在家等您。”每每听到家人问候,冯亿和同事们都会感到疲劳全消。

        “我们会继续坚守,直到疫情结束。”7名“战士”异口同声,声音笃定。

  • 车筐装得满满当当 她为老人送菜上门

        从驻地到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的途中,会经过多个居民小区。临近饭点,一个小区门前摆着一个长长的桌案,身穿防护服的保安坐在桌子后面。桌子上除了体温枪、消毒液,外卖小哥送来的东西也在桌上依次摆开,快递大多是来自超市的半成品。不一会儿,居民们陆续来取快递。

        这时,一位女士推着自行车慢慢走向小区大门。这辆自行车俨然骑不了了,车把上挂着三个s形的挂钩,钩子上挂着的是一袋一袋的蔬菜,每个袋子上还标着数字。车筐、车后座也都让“鱼肉蛋奶”挤得满满当当。

        只见这位女士把自行车支在了小区门口,她从兜里掏出一个小本子,接着又拿出一支笔,时而在本子上画两下,时而又对着满载的菜品指几下,像是在清点数量。这引起了我的好奇。上前询问后我才得知,原来,她是一名社区工作人员,小区里住着几位孤寡老人,他们年岁大了,下楼非常不方便,为了老人们每天都能吃上新鲜菜,她每天都会推着车逐一把菜给老人们送过去。

        告别了这位社区工作者,继续往前走,不远处停着一辆环卫车。一位穿着防护服的环卫工背着喷洒药剂的箱子,手上攥着喷头,正对着路边的垃圾桶进行消毒。背在他身后的这个大箱子装满药剂后,重量可达40多斤。师傅说,他姓贺,每天要在路上作业八九个小时。从疫情暴发到现在,他每天如此,家里人都很支持他的工作。“支持,哪个不支持撒!”

        保安、快递员、社区工作者、环卫保洁员……中午的武汉街头,留下了他们忙碌的身影。虽然不知姓名,但每个人都在努力为这座城市作着贡献。

        本报特派武汉记者 景一鸣  

  • 等您凯旋 我们一起为您补过生日

        本报讯(记者刘冕)潞河中学初二(7)班学生姚博韬的母亲张春花,是东直门医院ICU护士长,她也是首批北京支援武汉医疗队的一员,现在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隔离病房6病区工作。从北京出发去武汉当天恰好是妈妈40岁生日,姚博韬近日给妈妈写了一封饱含深情的信,用最真挚的语言写下了对母亲的祝福与思念,更写出了对母亲的支持与鼓励。

        亲爱的妈妈:

        您在武汉那边还好吗?我现在非常想念您。记得在您去往武汉支援的前一天,您收拾行李时,我看到您偷偷抹了一把泪水,我想:您十分担心我们,我和爸爸会照顾好自己,尤其是我,也不会让您为我担心,我会帮爸爸分担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事,一定会让您放心的。在您出发的那天,我站在阳台上看您,望着您远走的身影,泪水逐渐模糊了我的双眼。

        到今天为止,您已经前往武汉将近20天了,其实每天我多想和您聊聊天啊!但是看到您疲惫的样子,还有脸上被护目镜、口罩勒出来的深深的印记,我只能简单地叮嘱您多喝水,多吃点有营养的食物,增强抵抗力,然后就让您赶快去休息了。通过这几天和您的交流,我感受到,您以及和您一起战斗的叔叔阿姨们工作的环境非常危险,不能有一点失误。我为您那种临危不惧、救死扶伤的精神与信念所感动。我曾经问您:“您怕不怕病毒?”妈妈您说:不怕。因为您是一名医护人员,而且是一名中国共产党党员!

        现在我和爸爸都能照顾好自己,爸爸学会了使用洗衣机,厨艺也进步了不少。所以您就放心吧,集中精力救治病人,我们会让您没有任何后顾之忧的!您的那种大无畏精神让我敬仰,我也会像您一样做一个有高尚品格的人,最后,希望您快点回来,等您凯旋,我们一起为您补上这次遗漏的生日。

        向您致敬!    

        您的儿子 姚博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