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守山人和一群猴子

来源: 北京晚报     2020年02月14日        版次: 18     作者:

    《守山: 我与白马雪山的三十五年》

    肖林 / 王蕾

    乐府文化 / 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范晔

    《守山》的主人公肖林,是中国自然保护区第一批专业的保护工作者之一。从16岁开始,整整三十五年在白马雪山,守护滇金丝猴,守护野外生灵;也是在这座雪山,他遇见众生,体悟灵性,心魂交付。

    这本《守山》是写肖林老师的书,也是百分之百王蕾的书。文字是她的,精气神儿都是她的。她的这本书表面是“一个藏人和一群猴子的故事”,其实是关于我们这颗星球的故事:在物种、族裔等身份标签的背后,不同形式的生命如何共处的故事。

    读下来印象最深的,除了那些一向在传奇中流传的故事,比如1993年7月14日肖林那张如有神助的照片,地表最强的滇金丝猴家族野外合影。还有不可思议的一些细节,比如肖林、钟泰这两位雪山光明左右使者在野外生存时的“五星级”营地,一个无名的岩洞,“洞里厚厚一层鬣羚的粪蛋,也许鬣羚一代复一代,在这里排泄了上百年,结实圆滚的小粪蛋垫了足足半米厚。躺上去,无数温柔的‘小手’就赶过来给你做按摩……”半米厚的鬣羚粪蛋床垫!

    听王蕾讲自然故事,一开始时艳羡,后来听多了就习惯了,自动心理建设成波澜不惊,但这一次我的羡慕之情不禁又如滔滔江水连绵不断……这比千言万语颂赞“大自然的无私赠与”更打动人。《守山》中肖林老师为代表的雪山护林人,也没有被甜腻抒情化扁平化。读者看到的是一条真性情的藏人汉子,他可以是“世界上最蛮横无理的人”,也同时“对动植物有一种外人永远无法企及的理解”。书里写到肖钟两位曾与一只饿狼零距离相遇:“……它的步伐摇晃,每迈出一步似乎都做了巨大的努力,最吃惊的是它的肚皮只是薄薄一层,紧贴在腹腔,与其说是在走,不如说在地上蹭。它摇晃着从杜鹃林中出来,见到我们两个‘肉块’,却没有任何力气捕食,只是带着浓浓的弱者的自卑,默默离开,承受即将饿死的命运。从那一刻起,我对狼的认知彻底改观。人们多会用‘奸诈狡猾’形容狼,可在我眼中,它只是那个历经艰难也无法填饱肚子的可怜生灵。“我读到这一段的时候,突然想抄下来,烧给我的两位文学偶像:陀思妥耶夫斯基与远藤周作。

    本来等着看王蕾十年磨一剑研究“转山”的专著,没想到先等来了这本《守山》。或许守山即是转山,转山也是守山,为守山人作传也是为山川天地生灵作传,是我着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