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做疫情防控的基层守门人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对房山区石楼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全科医生朱浩东来说,工作和生活都发生了改变。

        作为与居民们离得最近,接触也最多的社区医生,他第一时间加入了防疫工作,下村调查、卡点检测、防疫指导……从春节前开始,与朱浩东一样,社区医生全部停休,奔走在防控疫情的第一线排查发热病人。在朱浩东看来,社区医生应筑好防疫的第一道防线,做好疫情防控的基层守门人。

        全部停休

        社区医生连轴转

        2月5日,戴着口罩的朱浩东坐在诊室中,正为社区的慢性病患者诊疗。这一天,他需要值24小时班,这也是近十天来的第四个白班连夜班。

        初听到“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这个名字时,虽是医护人员,朱浩东也觉得很陌生。从1月22日开始,面对突发的疫情,他所在的社区医院全部停休进入连轴转的状态。

        “您好,请您测下体温。” 医院大门前设置了临时体温监测点,对每名进入医院者进行测温。同时进行预检分诊、询问流行病史。5名工作人员穿着军大衣站在院门外,一站就是一天。

        测温的患者确定无异常后,才能进入医院。每天出诊时,朱浩东也做好了必要的防护,目前医院每天门诊量140人左右,算不上太多。但是,仍旧有很多与防疫相关的工作需要去做。防护服穿脱培训、做防控演练——推演一旦有疑似病例来到社区医院,应该如何处置。“根据实际变化,需要对医院的诊疗流程、隔离地点进行调整,一忙起来就没有点儿了。”

        朱浩东值班时就遇到过突发状况,春节前,辖区内有一家三口从武汉回来,一直配合在家中进行隔离,还有2天就过14天的隔离期了。可就在除夕当天,家长给孩子洗了个澡。当晚孩子出现发烧症状,家长一下子变得十分焦虑,情绪也变得不稳定,家长要带着孩子离开家赶紧就医。

        村子负责人将情况报告到了相关部门和医院,相关部门要求定点收治医院派120进行接诊。“家长情绪不稳定,非要出门,快要控制不住了。”村里的电话又打到了社区医院,希望能够派医务人员在120到达前对其进行安抚。当天值班的朱浩东马上穿上了隔离衣、戴好护目镜等装备随时待命。“最终通过救护车将孩子运送至定点医院,检查的结果发现,孩子只是洗澡时着凉了。”

        防控前移

        下村随访隔离者

        面对疫情,朱浩东时常与同事下村随访,对名单中已经上报的隔离者进行排查核实,了解登记人的信息,一个村一个村地进行排查有无发热者,并记录居民体温变化,掌握最新的数据。在朱浩东看来,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把防控工作前移,也是把医务人员工作前移。

        疫情防控至今,朱浩东感觉到了精神紧张与身体劳累,这也是他与同事的普遍感受。“有去过疫区、有过相关接触史,或者与高度疑似病例接触者都会被所在村进行了详细登记,并监督其进行隔离,我们需要更好地掌握隔离者的变化,进而做进一步处置。”

        不过,下班后只要有时间,朱浩东还会在所住小区大门前做轮值岗,对进入小区的人进行筛查。

        “最近有去过武汉吗?”“有没有咳嗽、发热症状呢?”朱浩东手拿测温枪,在测温的同时,随口问了几句。看似闲聊的过程,在他看来则十分重要——除了体温以外,可以对进入小区者有更全面的了解。测额头的温度时常不准确,绝大多数的居民都很配合,拉下衣领或者捋起袖口,露出脖子和手臂进行测温。“因为我是医生又是党员,自己主动申请去轮值,可以利用专业特长指导小区的疫情防控工作。”

        “有一次,跟我一起值守的一位大娘并不是党员,而她的老伴儿是党员,因为自己身体不好出不了门,就要求大娘一定要代替自己去做值守。”朱浩东的轮值每次都要坚持到晚上10点钟左右才离开,第二天早上8点前,他仍要到医院出诊。“作为社区医生,我们做的就是群众健康的守门人,疫情当前,我们就是疫情防控的基层守门人。自己有这样的专长,就有一份这样的责任。”

        本报记者 赵喜斌 文并摄  

  • 社区家医结对 共筑健康防护

        “大夫,我的药吃完了,能再去开点儿吗?”

        “大夫,我刚回京在自我隔离,需要每天向您或者护士报告吗?”

        近日,为进一步加强疫情联防联控力度,东城区发挥网格化管理优势,将辖区内238支家庭医生团队与17个街道的177个社区居委会结成“对子”。特殊时期,居民可以随时就生活健康、疫情防控等问题向家庭医生团队进行咨询求助,共同筑牢社区防护网。

        公布手机号 居民随时找

        “我们一个家庭医生团队,固定搭配是一位医生、一位护士,以及一位防保人员。”天坛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陈桃玉医生介绍,在近半个月参与社区疫情防控期间,基本模式是一个家庭医生团队对应一个社区。“有的社区规模比较大,可能会对应到两到三个家庭医生团队,有的社区比较小,那就是两三个社区由一个家庭医生团队来负责。”

        陈桃玉的团队,对应的是天坛街道西园子社区。她告诉记者,自己已经先和社区工作人员进行了沟通,手机号码也公布给了社区居民。如果想要咨询,居民通过工作人员转达或者直接给她打电话都是可以的。

        东花市街道的广渠门外南街社区,因规模较大,由东花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三个家庭医生团队来负责。栗向东医生带领的是一队,他告诉记者,自己为辖区居民服务已有多年,不少居民都在他创建的微信服务群中。

        手机号码公布后,除了接听电话,栗向东还经常在群里发布疫情相关资料与防控知识。记者看到,对群内居民的询问,他都及时作出了回复,还转发了一些容易混淆视听的观点进行批驳,提醒大家不信谣不传谣。“最近我们都在积极普及各种知识,团队护士也积极向居民进行健康教育,真正做到医护协作,与居民共克时艰。”

        口罩须戴好 没有“预防药”

        据了解,与社区“结对子”公布电话后,家庭医生们都是牺牲了自己的休息时间,在正常出诊之余接听电话的。和平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徐薇医生表示,自己每天大约会接到10个电话,不少都是关于社区医院“开不开门”“能否正常就诊”“能不能开药”等偏事务性的问题,单纯询问疫情本身的问题并不太多。

        栗向东也表示,近期通过接听电话,能够感受到百姓的状态比较平稳,没有恐慌情绪。“我觉得是持续宣传之下,各种工作比较到位,居民对疫情已经很了解,也知道如何防护了。”

        陈桃玉认为,跟平时相比,特殊时期患者来医院会更为谨慎。“能不来就不来,不像以前一些老人家,因为离得也比较近,愿意没事儿就过来量个血压、测个血糖。包括给慢性病患者开药,经过评估后目前最多可以开出三个月的药。”

        如果患者决定到医院就诊,陈桃玉会叮嘱他们不必恐慌。当面诊治时,她也会及时纠正患者的一些防护差错。“比如发现有的老年人口罩戴得不合格,鼻子那里空着,没有按紧捂住。或者一坐下,马上摘了口罩要跟你讲话,就告诉他说话的时候一定要戴好口罩。”

        根据电话内容,家庭医生们还会适时进行一些科普指导。徐薇和陈桃玉都提及,之前“防病毒药物”大火那几天,自己曾接到不少居民的询问,社区医院有没有抗病毒的药物,想要“吃了预防”。

        “我会跟居民讲,现在没有什么药物可以提前预防,最有效的办法除了防护就是通过好的休息和饮食增强自身抵抗力。”陈桃玉表示,还会有一些糖尿病人反映,这段时间因为不能出门遛弯,自己的血糖控制得不好。“我就告诉他们要坚持活动,教他们一些在家里也可以做的操等等。”

        本报记者 魏婧 

  • 200斤消毒液
    给社区“冲澡”

        “每次100斤消毒液、1吨清水,高压水枪,这是社区一天两次喷洒消毒必不可少的东西。”早上7点,63岁的陈振刚准时来到了岗位,准备开始工作。作为顺义石园北区利都物业的工作人员,他最近的主要工作内容就是负责社区公共区域的喷洒消毒。

        从石园北三社区东门开始,陈振刚开着消毒车,缓缓喷洒稀释后的消毒液。他介绍,社区内的主路、辅路、路边的垃圾桶,都要仔细喷洒,才能保证消毒不留死角。“车要压好速度,才能保证效果。”

        约两个小时后,上午的消毒工作结束,陈振刚将消毒车开回了停车间。下午2点,陈振刚重新将100斤消毒液和1吨水稀释,又沿着上午的路线,开始第二次作业。“为了保证消毒效果,让每位居民都放心,每天两次消毒是公司要求。”

        “最近很辛苦,但是能为社区居民服务也挺快乐的。希望疫情早点过去,大家都能好好休息两天。”陈振刚说。利都物业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下一步,公司将继续严格工作流程和标准,做好消毒杀毒工作,为社区疫情防控贡献力量。

        本报记者 李松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