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4名重症确诊患者康复出院

        昨天是北京医疗队驰援武汉的第18天,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传来喜讯——经北京武汉两地医护人员携手努力,昨天下午3时,4名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康复出院。记者从现场了解到,这4名患者被送到医院时,病情都非常重,其中一人为危重患者。这是北京医疗队诊治后康复出院的首批重症确诊患者。

        患者亲述康复“秘诀”

        昨天下午,在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住院楼门前,北京医疗队医护人员送别4位康复患者。在人群中,最先向记者招手的是康复患者沈女士。走出隔离病区的她气色不错,说话底气十足。

        1月下旬的一天,57岁的沈女士突感浑身酸痛,紧接着就是高烧不退,到医院后,她很快就被确诊感染了新冠肺炎。随后,沈女士被转院到了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当时,沈女士是个“重病号”,但她一直没有放弃信念,积极配合治疗。她说,自己能够顺利康复,最重要的就是听医生的话。不管是北京医疗队,还是武汉的医护人员,在隔离病房里,他们都像亲人一样,她始终相信他们做出的每一个决定。其次是保持乐观的心态,相信自己一定能战胜病魔。

        “医护人员是真正走进我心里的人!”离开医院前,沈女士特别激动,她与北京医疗队的医护人员们合影,还主动拥抱北京世纪坛医院领队丁新民医生。

        丁新民医生告诉记者,首批康复出院的4名重症确诊患者在住院期间心态都很好,积极配合治疗,看到他们能顺利康复,所有医护人员也非常激动。4名患者出院前,分别经过了两次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同时,CT复查显示,患者恢复十分理想,符合出院标准。出院后,建议他们在家隔离观察半个月。

        丁新民医生说,新型冠状病毒是自限性的,只要遵从医嘱,积极配合医护人员的诊疗工作,达到治愈是没有问题的。

        我要把“平安”传递下去

        今年30岁的喻女士,是4位康复患者当中最年轻的一位,她也是一位医护人员。

        “我们很早就发现她也是医护人员。”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护师李秀男说,在隔离病区里,医护人员之间交谈会使用比较专业的医学术语,他们发现喻女士都能听懂。“她不仅自己积极配合治疗,还经常为其他患者做心理疏导,教他们做一些有助于恢复的简单活动,我们也很感动。”

        离开医院前,李秀男将一枚象征着平安的红苹果送给了喻女士,喻女士则将“平安果”转送给了尚在治疗当中的病友们。喻女士说,希望自己的康复出院能为其他病友带来信心。

        两地医疗团队携手作战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领队唐子人医生说,相信4位患者的治疗经历会为更多患者及医护人员带来信心。武汉协和医院党委书记张玉表示,北京医疗队在救治危重症患者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这支医疗队伍实力雄厚,团队采取病区主任负责制,保障了医疗安全。他们的到来,一方面解决了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人员紧缺的问题,另一方面,搭建起来的医学平台,大幅提升了本地医护人员的诊疗水平。京汉两地医护人员携手,已经产生了强大的凝聚力和战斗力。

        记者了解到,截至2月13日下午5时,北京医疗队驰援武汉以来,负责的三大病区累计收治患者198例,累计转往其他病区13例,转往其他医院18例,累计出院6例,死亡23例。目前,在院患者138例,其中确诊病例137例,疑似病例1例,重症病例108例,危重病例26例。

        本报特派武汉记者 景一鸣 王雅贤 

  • 读一封家书 胜一剂良药

        年过六旬的胡先生是一名被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重症患者。躺在隔离病房里,身体虚弱的他焦急万分,还一度不愿配合治疗。没想到,自打北京医疗队北京同仁医院护士祝丹丹为他读过一封家书后,胡先生平静下来,向医护人员敞开了心扉。

        一份重担

        2月11日晚7时左右,祝丹丹护士正在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的隔离病区里忙碌。新近住院的重症确诊患者胡先生总让她放心不下来,几乎每隔两三分钟就要去病房里看看他。“按照他的病情,每次吸氧至少要15分钟至20分钟,呼吸困难的症状才能逐渐缓解。但是,氧气面罩让他觉得不舒服,每次都是戴了还不到1分钟,他就要摘下来。所以,隔一会儿我就得去看看。”见到胡先生躺在病床上,牙关紧咬,和医护人员几乎毫无交流,祝丹丹着急了。

        这时,隔离病区的大门被敲响了,门外站着的是胡先生的女儿。“请您帮我把这些东西交给我父亲,您放心吧,已经反复消过毒了。”小胡递到祝丹丹面前的,是一碗刚熬好的银耳羹,还有一封写给父亲的家书。

        一封家书

        跑回病房,祝丹丹迫不及待地要把这封家书交给胡先生,但此时的胡先生虚弱得连一张纸都拿不起来。祝丹丹拆开信封,把书信举给胡先生看。“您看看,这是您闺女亲笔写的。”

        胡先生抬起沉重的眼皮,只扫了几眼,他的神情一下就变了,紧皱的眉头舒展开了!

        “我读给您听吧。”祝丹丹穿着厚厚的防护服,读起信来甚至有些喘。“因为有你在,这个家才是一个完整的家!”当她读到这句话时,病床上的胡先生慢慢地伸出了大拇指。一封家书读了两三分钟,胡先生渐渐平静下来,祝丹丹放下信,把银耳羹端到了他面前,喂给胡先生。胡先生的眼眶渐渐湿润了。

        随后,胡先生配合医护人员重新戴上了氧气面罩,为了能让胡先生舒服一点,祝丹丹先把氧气面罩拉起,让他慢慢适应。这一次,胡先生坚持了十多分钟,他说吸氧后,感觉好多了,心里也痛快多了,他要为家人坚持下去。

        一夜守候

        当晚,除了胡先生以外,祝丹丹还要同时参与另外12名患者的护理工作。胡先生的病房在走廊的尽头,为了更好地照顾他,祝丹丹悄悄在胡先生病房门前搬了一把椅子坐下。这样既能随时照顾胡先生,也不会错过任何一盏呼叫灯。

        一夜守候,这样的忙碌和用心,也许并不能全部为人所知,但祝丹丹还是希望自己能把每一个关乎患者的细节处理好,给他们以信心,给家属以信心。

        值完轮班脱下隔离服接受记者采访时,祝丹丹胸前戴着党徽。她说,她的父母和爱人都是共产党员,家里非常支持她到一线来。“我在急诊一线工作多年,武汉发生疫情,北京医疗队报名支援的时候,我没有多想,就是觉得自己在一线工作,理所应当就要冲上来。”

        本报特派武汉记者 景一鸣 王雅贤

  • “我永远是你的坚强后盾”

        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东方医院CCU心脏重症监护室的护士长王兆嘉毅然加入北京市第一批前往湖北武汉进行支援的医护人员队伍,奋战在“抗疫”一线。她的丈夫庞欣是北京市西城区西单邮政支局的一名员工,也是单位的防疫知识宣传员。多日来,夫妻俩无法见面,只能通过视频连线的方式,给彼此一个隔空的拥抱。

        王兆嘉“请战”支援武汉的时候,庞欣虽有担心与不舍,但他知道妻子已经下定决心,便对她说:“作为医务工作者,救死扶伤是你的天职,我尊重你的选择,也永远是你的坚强后盾。”

        这些天来,除了照顾一家老小,庞欣有时还会把家人叫到身边,一起与王兆嘉视频。每次视频时间不超过3分钟,视频前庞欣都会说:“大家想好要说什么,别浪费时间。”

        “你怎么样呀?我们都没事,都挺好的。你不用担心。”第一位说话的是岳母。老人知道女儿要去支援武汉后,虽然也有担心,但特别自豪。“妈妈,我有按时完成作业,你放心。你也自己好好保护自己。等我长大了我来保护妈妈。妈妈,我爱你。”13岁的儿子抢着跟妈妈说说心里话。最后一个轮到庞欣,他说:“老婆,我等你平安归来。”视频快要结束时,两人面对视频,隔空相抱。

        本报记者 代丽丽 通讯员 吕薇  

  • 医生一句评价
    令人无上荣光

        今天是值得庆祝的一天,从早上到晚上,我们采访到的所有故事都关乎希望与信心。

        今天下午,有4位患者出院了。她们原本都是重症确诊患者,看着她们从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的隔离病区走出来,步态轻盈、面泛红光,交谈起来底气十足,我完全想象不出她们刚入院时虚弱的样子。

        在她们4个人当中,有3位年龄偏大,她们能平平安安地站在众人面前,就是向世界说明了一切——新冠肺炎是可以治愈的。我在她们身上看不出有任何后遗症的影子,采访过程中,她们也很兴奋,话题一直围绕着乐观的态度与坚定的信心。

        时间回到今天上午,在采访有关“一封家书”的故事后,我问了医护人员这样一句话:“你们时常会提到某位患者上了呼吸机。那么,‘下来’的概率大吗?”

        “非常大!”医护人员坚定地回答,让我心里松了一口气。其实,很多人都不知道呼吸机长什么样,光听到这个词就觉得如临大敌了,让人联想到的只有深深的恐惧。而如今面对新冠肺炎,使用呼吸机只是治疗重症患者过程当中的一种正常手段,只要患者有信心,希望就大得很。

        今天结束采访的时候,作为初战告捷的仪式,北京朝阳医院的唐子人医生为我们记者团队拍了一张合影,一边拍,他一边说,“你们也是逆行者。”

        回到驻地,有医护人员把照片发在了朋友圈,文字是这样描述的:“向镜头背后的英雄致敬,不穿白衣的战士!”

        对我来说,医护人员这样的评价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荣誉。

        本报特派武汉记者 景一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