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并肩抗疫多日 老同学难见“真容”

        脱下防护服,带着一身疲惫,王岩走出了隔离病区。还没出发回驻地,就有人给她带来一份惊喜。

        王岩是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急诊科护士,对武汉有着特殊的情感——因为毕业于武汉,她已把这里视为第二故乡。

        乘电梯下到住院楼4层,老同学王源迎面走来,将一个口袋递到王岩手上。“这是我婆婆给你熬的排骨汤,里面放了山药,说让你补补营养。”王源也刚刚下班,她本是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妇产科的护士,疫情当前,她也勇敢地站上了一线。

        王岩和王源都毕业于武汉铁路职业技术学院,同是护理073班的学生。这次疫情让十年未见的她俩又聚在了一起。

        王岩说,她原本不在北京医疗队的“首发阵容”里,得知情况后非常着急,她几次请缨,一定要到前线去。“同学们都在前线,我特别担心她们,能跟她们近一些,并肩作战,我心里才踏实!”

        在抗击疫情的战场上,曾是同学的她们再次相遇。护理临床病患,王源以前接触到的更多是手术外科方面的护理,相对于内科区别很大。王岩深知这一情况,只要有机会见面便事无巨细,好一通叮嘱。现在俩人只要有时间在一起,几乎顾不上叙旧,话题从危重患者的护理到个人的防护措施,全都围绕着抗击疫情。

        此次北京医疗队驰援武汉,时间紧任务重,王岩没有时间提前告诉王源。她们的重逢还是一次偶遇。2月12日,虽然王岩当时戴着口罩,王源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如今,这对老同学已经在病区共同奋战多日,王源还没见到过王岩摘下口罩的脸庞。

        王源说,十年后的武汉变化特别大,希望尽快战胜疫情,和老同学好好叙叙旧,还要一起去逛街、赏樱花,看沿江的夜景,再吃一碗热干面。

        本报记者 景一鸣 王雅贤  

        本报记者 和冠欣 摄  

        本报记者武汉“战疫”日记

        2月18日 星期二 晴

        摘下口罩倒觉得陌生了

        我们跟随北京医疗队来到武汉,已经23天了,有一件违反常识的事情一直困扰着我们。

        23天来,我们和北京医疗队的医护人员一起奋战在一线,大多数人我们都已熟识。我们戴着口罩,医护人员还穿着防护服,即使是“全副武装”也能认出彼此,见面问候还能叫出对方的姓名。不过,只有在一个地方,大家却又变得不认识了,那就是驻地的食堂。

        吃饭的时候不得不暂时摘下口罩,一张张面庞就显得陌生了,本来应该叫某大夫、某主任的,一时犹豫,只好全改成了“老师好”。等我摘下口罩时,他们看着也有点儿蒙,完全不知道这个“小胡子”是谁。

        按照人们的常识,往往会因为口罩遮面而认不出对方,可在我们的北京医疗队里,偏偏只能认出对方的“半张脸”。我们是因为疫情相聚在一起的,所以自打一见面就都戴着口罩,大家共同奋战在一线,同样离不开口罩,最熟悉的是对方的眼睛。护士们摘下口罩的时候我发现,她们比我想象得还要漂亮。

        接下来,我要为明天的采访做功课了,资料中有采访对象的照片,看照片的时候,我也下意识地遮住了照片上的半张脸,这样才能“对上号”。本报记者 景一鸣   

  • 视频电话缓解家长“分离焦虑”

        “别担心,都是常见的病症,我们的医护人员很有经验。”

        2月17日上午10点,海淀区妇幼保健院新生儿病房门口,儿科主任雷燕喆柔声安慰着一位正在小声啜泣的新妈妈。这是孩子出生的第3天,医生在查房的过程中发现孩子出现了异常,即将入住新生儿重症监护室。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新生儿病房取消了家长探视的服务。面对与宝宝的分离,这位妈妈很难接受。

        “我也为人父母,你的心情我特别理解。你每天都可以给我打电话了解情况。”雷燕喆悉心地为患儿家长解释孩子病情,在她的耐心开导下,新妈妈终于宽了心。

        电话网络分流就诊患者

        雷燕喆介绍,由于疫情的原因,目前海淀区妇幼保健院的儿科门诊采取多种方式来分流就诊人群,比如开通了免费的电话咨询和线上问诊两条渠道。“特殊时期,能不见面就不见面,能不聚集就不聚集。”每天,会有数十个咨询电话打到儿科门诊,护士会对患者的姓名、电话、基本情况等进行登记,出诊医生会酌情抽出时间对咨询患者一一进行回复。

        “大夫,宝宝黄疸突然高起来了,您能帮帮我们吗?”这天中午午休时,雷燕喆接到了一个咨询电话,新生五天的宝宝突然出现了黄疸加重的症状。由于新冠肺炎疫情,许多医院儿科不能正常接诊,新生儿病房住院的床位也十分紧缺。而新生儿黄疸突然升高的情况存在造成严重后遗症的可能,必须及时入院处理救治。焦急的宝妈跑了几家医院未果,将希望寄托在海淀区妇幼保健院身上。

        “您赶快带着宝宝过来吧,事不宜迟!”了解到患儿是早产的低体重宝宝,存在不少高危因素,雷燕喆当即决定克服困难将他接收入院。雷燕喆立刻协调病房腾挪床位,两小时内,患儿就住进了海淀区妇幼保健院新生儿病房,及时接受救治。

        搭建开放暖台抢救急症患儿

        上周二,一个出生11天的新生儿突然出现了严重的感染,来到海淀区妇幼保健院就诊。由于感染引起体温不升,孩子来时浑身冰凉,情况十分危急。“出现感染的新生儿,特别是出院居家养育过的患儿,是需要住进隔离间救治的,但新生儿病房确实没有多余的隔离间了。”怎么办?雷燕喆陷入两难的矛盾中。鉴于孩子病情危重,每况愈下,雷燕喆很快做出了先收治抢救,再帮患儿联系具有收治条件的医院的决定。

        为了安全起见,门诊医生亲自将患儿送到了新生儿病房。由于没有隔离间,医护人员在护士站搭起了一个开放暖台,将宝宝临时安置在那儿。当务之急是让患儿恢复体温,医护人员在做好保暖措施的同时,对宝宝进行抚触以帮助她复温,并进行生命体征的实时监测。一个小时后,宝宝的体温终于有了回升,暂时脱险了。

        此时,海淀区妇幼保健院的医护人员已协调好了具备收治条件的北京儿童医院,待患儿情况暂时平稳就立刻送她转诊。担心宝宝转诊路上着凉造成体温回落,医护人员们把几个一次性医用胶皮手套灌入热水,扎紧袖口当做热水袋围在宝宝的包被外面进行保温。在医护人员的协作努力下,患儿被安全送到了儿童医院的新生儿病房,病情稳定了下来。

        视频电话缓解家长分离焦虑

        “今天,小豆儿从NICU转进普通看护病房啦!这两天小豆儿表现得非常好,吃奶有规律,体温很稳定,运动也变多啦!请妈妈放心吧!”护士长马燕霞正在给住院患儿的家长打微信视频电话,她轻柔地拉住小宝宝的手,向电话那端的宝妈打了个招呼。

        为防新冠肺炎疫情蔓延,海淀区妇幼保健院新生儿病房取消了家长探视时间,这让很多家长产生了“分离焦虑”。为了缓解家长焦灼和思念的心情,医护人员们每天主动打电话给家长沟通住院患儿情况,让家长了解医院下一步的安排。对于病情比较严重的宝宝,家长往往更加忧虑,这时新生儿科的护士会主动跟她们添加微信,不定时发送宝宝的照片或视频,为家长“宽心”。

        比如眼前的小豆儿,是一个34周出生的小体重早产宝宝。由于肺部发育不完善,小豆儿频繁出现呼吸暂停,一出生就需要呼吸设备支持。因为一出生就住进了新生儿重症监护病房,宝宝的爸爸妈妈还没来得及给他取个名字,“小豆儿”是照顾他的医护人员给他起的昵称。

        今天是小豆儿出生的第8天,在医护人员的悉心照护下,他终于可以脱离呼吸机自主呼吸了。同时,身体日渐强壮起来的小豆儿也从新生儿重症监护病房转入了普通病房。接到医护人员打来的“报平安”视频电话,小豆儿爸爸妈妈悬着的心踏实多了。

        “我们的新生儿病房里住着26个小宝宝,18名护士轮流照顾。科里加上主任一共有7位医生,她们不仅要照顾病房里的危重患儿,还要随时去产房和手术室看台抢救,同时也要保证产区母婴同室近100个宝宝的安全。每一个孩子都是全家的宝儿,交给了我们,我们就不能辜负这份重托!”马燕霞说。

        本报记者 孙乐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