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公交司机站好“两班岗”

        检查车上人员的出入证、测量体温,详细询问村民的出行情况并登记,还叮嘱他们做好日常防护,一连串的流程已经做得格外熟练。“起初也有村民不配合、不理解,说我们是‘拿着鸡毛当令箭’,我这心里也挺不好受。但疫情不是儿戏,经过努力劝说,现在能听到一句‘辛苦了’,我这心里暖乎乎的,感觉做的都值了!”老刘说道。

        自疫情暴发以来,老刘已到村党支部报到,参加疫情防控值班5次,共计服务10余个小时。老刘说:“入党那天,我就面对党旗郑重宣誓‘时刻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在这个特殊的时期,我更要坚守初心,站好党员先锋岗。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我要担负起共产党员的使命,坚守在疫情防控第一线。” 

        本报记者 褚英硕  

        “书记,明天我公休,我去值勤守门岗。”昨天下午,北京公交集团客七分公司第一车队915快公交车驾驶员刘春生在结束了一天的运营后,没顾上休息,就向村支书报名了第二天的村口检查岗的值勤任务。

        今年50岁的刘春生,是一名有着10年党龄的共产党员。疫情暴发后,他不仅立足本职岗位,发挥党员模范带头作用,还利用下班后和休息日主动到村里报到,参与疫情防控值守工作。

        自从疫情暴发开始,老刘第一个向车队党支部递交了“请战书”。作为一名公交驾驶员,守护乘客的安全

        他的责任。每次发车前,老刘都会仔仔细细地清洁车厢,用消毒液喷洒车厢地板,用毛巾蘸消毒水擦拭扶手杠。每结束一趟运营,再完整地对车厢进行一次清洁、消毒。

        结束了一天约8个小时的运营,下班后的老刘戴好口罩、裹上大衣,按要求准时出现在顺义区杨镇东庞村的值守岗位上。夜晚寒风刺骨,回村的人和车渐渐多了起来,老刘逐

  • 西城法院线下诉讼全面转至线上

        本报讯(记者孙莹)昨天上午9时,西城法院院长刘双玉担任审判长敲响法槌,与两名法官组成合议庭通过“北京云法庭”远程开庭审理了一起买卖合同纠纷案。据悉,西城法院于今天启动院长互联网办案示范周活动,院领导班子带头通过互联网审理案件、接诉接访,推动互联网审判工作全面推开。

        刘双玉院长审理的这起买卖合同纠纷的原告是广州的一家科技公司,该公司于2015年8月与北京某建筑公司签订合同,出售7套总价值131万余元的冷却塔设备,但至今还被拖欠着26万元货款。科技公司提起诉讼,索要欠款及相应利息损失等。

        “现在争议焦点主要在于利息损失,双方是否有调解意向,更迅速解决纠纷?”通过远程视频,审判长刘双玉引导双方当事人有序完成了法庭调查、法庭辩论后,向双方释法析理、主持调解。

        一个小时后,双方就货款及利息金额、支付方式和履行期限等当庭达成调解协议,在线“握手言和”。双方当事人通过“云法庭”核实庭审笔录,并在手机上签字确认,自动回传至“云法庭”,至此庭审圆满结束。

        西城法院院长刘双玉表示,疫情防控期间,该院将线下诉讼活动全面转至线上,引导当事人申请网上立案、调解、开庭、执行,将符合在线庭审条件的案件全部通过“北京云法庭”开庭审理,最大程度避免人员聚集,保障审判执行工作有序进行,切实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据统计,自2月3日至17日,西城法院已通过互联网办案162件。

  • 顺义法院看守所里远程受审

        本报讯(记者刘苏雅)昨天上午,顺义法院院长李旭辉敲响了该院刑事案件远程审判的第一槌。通过远程视频系统,被告人刘某在看守所内的数字化法庭参加了庭审,该案经审理后当庭宣判,刘某因犯交通肇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今年年初,顺义看守所刚刚完成搬迁,新址距离法院30多公里,单程需奔波40多分钟。为了提高刑事审判效率,顺义法院与看守所协调后,在看守所新址建成了三个法庭。疫情暴发以来,考虑到防控需要及工作不停摆之间的矛盾,顺义法院用3天就完成了对看守所内法庭的信息化改造,使其具备了远程开庭条件。上午10点,被告人刘某坐到了顺义看守所数字化法庭内。检察官、辩护律师则分坐在顺义法院第30法庭的两侧。

        刘某因涉嫌交通肇事罪被顺义检察院提起公诉,其对公诉机关的指控表示认可,并自愿认罪认罚。庭审中,李某的辩护律师向法庭提交了一份收据,用以证明被告人赔偿过被害人损失。书记员将收据放到投影仪上,收据的影像随即出现在刘某面前的屏幕上。

        经审理,李旭辉院长对本案当庭宣判,被告人刘某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发生重大交通事故,致一人死亡,且负事故主要责任,其行为已构成交通肇事罪,应予惩处。鉴于刘某系自首,部分赔偿了被害人近亲属经济损失,且自愿认罪认罚,故综合以上情节对其从宽处罚,最终判决被告人刘某犯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刘某当庭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

  • 房山法院判决书“隔空”送达

        本报讯(记者张宇)“喂,你好,我是房山法院刑庭于妍法官,我将通过24小时自助材料双向收转柜向你送达判决书,收到后请确认签字。”疫情非常时期,北京房山法院实现了向非羁押被告人“隔空”送达刑事判决书。

        昨天上午,被告人王某来到了房山法院院外的24小时自助材料双向收转柜当事人端。一墙之隔,在房山法院院内收转柜的另一端,于妍法官电话指导王某刷个人身份证进入了收转柜当事人端。随后,于妍法官通过电话向其宣读判决结果,借助远程核对监控画面确定是王某本人后,她从法官端将案件宣判材料放入收转柜中。王某随即收到一条短信,按照提示内容,他从收转柜取出了全部宣判材料。

        这场“隔空”送达借助的是24小时自助材料双向收转柜。采用双面设计,分为当事人端和法官端。当事人和法官均可以24小时自助投递诉讼材料。同时,收转柜对各环节的材料流转会进行全流程记录监控,避免材料丢失。自投入使用以来,当事人、法官通过24小时自助材料双向收转柜存取材料累计2800余人次。

  • 昌平法院两周调解百起案件

        本报讯(记者王晓飞)“这是调解笔录,如果没问题,请大家在系统内签字确认。”为避免批量案件开庭引发的疫情风险,及时保障当事人的诉讼权利,昌平法院法官王磊,于春节后两周内,线上成功调解了100起服务合同纠纷案件。

        位于回龙观地区的某健身房因租赁场地存在安全隐患问题,于开业后不久就被相关部门勒令停业。100余名会员遂诉至昌平法院回龙观法庭,要求健身房退还会费。

        疫情突然来袭,打乱了法官开庭的节奏。原定于春节后对该批案件进行一揽子调解,但案件当事人来自五湖四海。王磊法官团队经过分工,对每个原告的情况进行摸排,对诉讼请求进行分类,并与被告电话沟通确定了调解方案细节。随后,为打消原告顾虑,法官迅速组织了在线调解。不到两周,100起案件调解完毕。

        疫情防控期间,昌平法院坚持诉讼服务不缺位、审执工作不打烊,把线上纠纷解决平台打造成特殊时期的“便民硬核”,实现批量案件线上快速、集中、高效化解,让人民群众感受到司法的速度和温度。

  • 人民调解员一小时调成两起

        本报讯(记者高健 通讯员王晓丹)面前一台笔记本电脑,键盘前放着“调解笔记”,右手握笔时而记录,左手拿电话细致地说理……“战疫”期间,不仅法官们云开庭,人民调解员也没闲着——海淀法院人民调解员刘赞,2月17日在家中不到一个小时,就高效调解了两起继承纠纷案件。

        第一起案件中,原告张某诉称,其父亲已过世,留有一张银行1万元的存单,其前往银行领取时被告知,需法院出具调解书,确认1万元归其所有后方可领取。于是,张某把三个妹妹起诉至法院,要求继承此笔款项。刘赞认为此案涉及金额较小,非常适合调解,于是分别联系了张某及三名被告。调解过程中,在刘赞主持下,原被告双方充分沟通,最终达成一致意见,案件顺利调解成功。

        第二起案件,同样也涉及到一张1万元的银行存单。原告黄某诉称,在其祖父在世时,其父亲以祖父的名义在银行存了1万元,后祖父、父亲相继去世,但是其母亲还在。因在父亲患病住院期间,其照顾最多,现在母亲也与其共同居住,因此将弟弟、妹妹、母亲诉至法院,要求继承全部款项1万元。

        刘赞在联系双方后,了解到黄某母亲对此无争议,黄某妹妹将此事全权交由黄某弟弟代理,因此只需要做通黄某弟弟的思想工作即可。经过一番耐心劝导,黄某弟弟终于表示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此案也调解成功。

        鉴于目前处于疫情防控的特殊时期,两起案件双方当事人的年纪都较大,前来法院较为不便,刘赞经与立案庭法官沟通后决定,待疫情结束之后,再出具书面调解书。双方当事人均对法院调解员能在此特殊时期,还积极帮助解决家庭纠纷、维护合法权益表示了感谢。

        “作为法院的一名人民调解员,面对疫情,我们也要有为法院减轻工作压力的一份担当。要有不畏险阻的精神,积极化解纠纷,减少矛盾,为促进和谐贡献自己的力量。”刘赞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