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出发!家庭医生投身防控一线

        北京市目前有社区卫生服务中心337个,活跃在这些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家庭医生团队,无疑是与百姓站得最近的贴心人。

        疫情发生以来,一个个家庭医生团队或与社区居委会、村委会各项防控工作相对接,落实对密切接触者的医学观察;或在线上随时答疑解惑,开展个性化健康指导。特殊时期,家庭医生们一手抓防控,一手抓服务,彰显出“健康守门人”的巨大价值。

        ▶入户访视◀ 防控专班严保“落地查人”

        戴上口罩、帽子,穿好白色工作服,“出发!”霍敏杰和同事互相点头示意,投入到又一次上门访视工作之中。

        他们要去的地方是魏善庄镇辖区内,湖北省来京、返京人员家里。自疫情开始发酵,大兴区卫生健康委与属地联合,第一时间成立疫情防控工作专班,其中一项举措即严格落实“落地查人”工作。

        自1月底,从湖北返京到达魏善庄镇辖区的人员,都要接受健康追访,做到外防输入,内防扩散。承担访视与监测工作的队伍,包括魏善庄镇中心卫生院的处理突发事件人员、企业复工健康指导人员,以及妇幼保健站医生、社区站医生等后备人员。而中心卫生院预防保健科科长霍敏杰与科里其他3位姑娘,则是这项工作当之无愧的“主力”。

        作为防保人员,平日里霍敏杰和同事主要负责接种、体检等工作,以及在各自的家庭医生团队中为辖区居民提供服务。特殊时期,她们则奔走在大街小巷,“变身”成了重点人群的健康监测者。每当拿到新的湖北返京人员信息,她们都会先通过电话核实,然后尽快与村委会工作人员一起入户,为当事人测量体温,并对其行动路线、接触者等情况进行详细调查。

        “请问您是哪天回来的?”“路上有没有戴口罩?”“您是去旅游还是探亲?”“抵京前您还去过哪些地方?”“有没有跟亲朋聚餐?”“接触的人中有没有发热者?”……霍敏杰告诉记者,这些都是监测人员上门时的常规询问。“通过梳理每一个细节,我们能够追踪到返京人员的旅行史、接触史,从而排查隐患、发现可能潜在的传染源。”

        ▶持续跟踪◀

        新增访视人群逐渐减少

        自展开健康监测工作至今,近一个月来霍敏杰和防保科的同事们始终奋战在访视一线。据她估算,目前已上门访视过一百余户辖区重点人群。“有的是一家五口,有的是一家三口,还有单独自驾从湖北回来的,情况多种多样。”

        从动态上来说,2月初辖区返京的重点人群是最多的,一天需要访视十余户。今冬北京多雪,大伙儿常常顶风冒雪奔波忙碌,两头看不到太阳,全然模糊了上下班的时间概念。

        到了2月中旬,新增访视人群逐渐减少,目前每天降到一两户。但由于信息获取时间不定,有时候晚上才拿到待访视信息,那就要及时与对方取得联系,迅速去入户查访,“通常信息是不能过夜的。”

        经上门访视过的人员,并不表示不再需要关注。“接下来我们会每天打电话,询问他们的体温、生活情况。”霍敏杰表示,在访视过程与健康监测期间,大多数居民能够积极配合,有问必答,个别人员则显得比较恐慌。“比如认为自己是从疫区回来的,担心是不是已经在潜伏期了,压力非常大。我们会及时进行正面宣教,澄清一些谣言,告诉他有任何情况可以随时联系我们,24小时都会有人接听电话。”据了解,大兴区几乎所有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服务站,都有专人在各自辖区做着这些工作。用一次次的上门、一天天的追踪调查,实时筑牢疫情防控网。

        魏善庄镇中心卫生院预防保健科“四朵金花”承担健康监测工作的同时,她们的日常防保工作也没有停止。每周一、周四全天,其中两名防保人员会回到卫生院上班,完成接种、体检工作,这样压在另两人身上的担子就更重了。霍敏杰告诉记者,为尽量降低风险,团队固定两名健康监测人员不参与接种工作,她就是其中之一。“最令我们欣慰的是,不断有居民平稳度过14天医学观察期。只要健康监测工作还需进行,我们就会一直坚持下去。”本报记者 魏婧  

  • 用心!健康守门人筑牢防疫网

        东四环慈云寺桥西侧,八里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外的一个窗口上,挂着“一站式极简取药窗口”的牌子。签约居民可以在家通过电话等方式与家庭医生进行沟通,家庭医生根据患者用药需求,在保证用药安全的前提下为患者开具虚拟处方,发送至药房,配药后药品集中送至诊疗区外的“一站式极简取药窗口”。

        作为“健康守门人”的家庭医生,通过上门问诊、推送防疫知识、极简取药等方式编织防疫的“网底”,最大限度降低交叉感染的发生。

        线下一分钟▶▶▶ 400名居民享极简取药

        作为十个家庭医生团队的管理者,八里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生刘涛与家庭医生团队的工作正在发生着改变。疫情之下,医院的门诊量下降至日常的三分之一左右,但老年患者、慢性病患者寻医问药的需求仍然存在。

        “十个团队共需要面对两万多名签约居民,疫情前都是以门诊为主。”疫情发生后,八里庄家庭医生的工作重心开始发生转移。主要为诊断明确、病情稳定、长期使用同种药品的签约居民提供长处方和预约就诊取药服务。自2月5日起,社区医院开始实行“极简取药”服务,签约医生在了解居民用药需求后开出虚拟处方;居民通过自助设备挂号、缴费后,便可以从诊疗区外的“一站式极简取药窗口”立即取走药品。

        “也就是说,以前需要患者走的程序,现在都是由医生通过内部系统走完了,可以让患者更安全、更快捷地拿到药。”需要注意的是,患者要事先与家庭医生预约好,取药时需要用微信或支付宝缴费。刘涛表示,在充分借助信息化手段的同时,这项服务也利用了家庭医生对居民健康长期有针对性管理并了解情况的优势。

        截至2月18日,朝阳区已有19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为近400人提供该项服务。

        除了推广预约就诊,对于一些病情稳定的患者,家庭医生可以向其开出三个月的药量,从而减少患者外出取药次数,避免患者不必要的暴露。“及时的沟通,能够保证家庭医生对居民的了解,也保证居民的用药安全。”截至2月18日,朝阳区55家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共为38439人次提供长处方服务。

        线上多沟通▶▶▶ 防疫知识培训三万人次

        刘涛所在的家庭医生团队中共有5名医护人员,需要为2000多名居民提供服务,其中一部分为80岁以上的老年人。“这些老年人不像年轻人一样,可以通过手机去了解疫情,知晓如何防控。”刘涛和同事们开始给每位老年人打电话,详细告知在疫情之下该如何防控,出现哪些症状后需要进一步就医诊疗。

        家庭医生团队护士郝双也通过居民微信群推送防疫知识,只要一有空闲时间,她还会给签约的居民打电话、发微信,询问他们的健康状况,同时提供“健康咨询及时解答”服务,为患者提供更多的方便,让居民足不出户就能获得基本健康服务。

        与此同时,疫情发生以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加强了医务人员以及乡村医生的全员培训,使基层医务人员及时掌握疫情防控基本知识。同时,全市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对属地社区(村)干部、片警、物业人员等进行防控知识和技能培训,共培训近三万人次。

        根据朝阳区卫健委要求,家庭医生也加入到了各社区居委会的防控工作组,一起开展联防联控。在实际工作中,居委会干部常能遇到一些难解的问题。“一些外地返京人士,是应该居家隔离还是要集中隔离,我们也要和居委会共同研判,提供专业技术支持。指导社区开展公共场所消毒、个人防护、卫生培训等,向社区居民传播科学防控知识,避免恐慌,保障防控工作顺利开展。”八里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家庭医生胡宸介绍。

        在一些密切接触者进行隔离前,胡宸和保健科同事们还需要上门对隔离地进行现场评估。“调查是否符合集中或居家隔离标准,有无其他安全隐患。”

        本报记者 赵喜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