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嘉宾康震点评吸粉无数

        在微博上拥有23万粉丝,随手写写字、画点简笔画就能获赞数千。作为《中国诗词大会》和《经典咏流传》的嘉宾,康震的点评已经成了很多观众追节目的重要原因,甚至有不少学生粉丝的“追星方式”,就是立志“考上北师大研究生”,成为他的学生。

        给《中国诗词大会》作画

        登上央视舞台让康震火了,他满溢的才华再也“挡不住”了。《中国诗词大会》节目现场,他作画助力“看画猜诗”环节。《经典咏流传》里,节目海报中诗词的“金句”便出自他的手笔,让观众们见识了康震一手漂亮的毛笔字。不少网友都惊呼“康震老师还有什么不会的?”

        当《中国诗词大会》里的“诗词”真正变成了《经典咏流传》里的“诗歌”,康震的点评更是让观众沉迷到无法自拔:“《长相思》这首词寄托着多层情感:‘山一程,水一程’寄托的是亲人送行的依依惜别情;‘夜深千帐灯’催生的是‘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悠悠孤独情。能细腻捕捉到风、雪、灯、故乡与其中的复杂感情,全凭纳兰一颗纯洁的赤子之心。”

        点评《孙大圣》时,康震说:“孙悟空西天取经其实也是一个心灵修行的过程。在《西游记》最后一回中,孙悟空被封为‘斗战胜佛’。从此他便不再需要紧箍咒,因为不管曾经如何大闹天宫,如今他都已经不再是那个只会索取的男孩,而是变成了一个‘从心所欲不逾矩’的人,他会懂得‘将欲取之,必先予之’。”很多网友认为,这是他们“听到的对孙大圣最经典、最人性、最直戳心窝的评价”。

        “千秋文名不朽,万古文章风流。”对于康震来说,当诗词从书本成为综艺节目,其实才正是回归了“抒发情感、表达意志”的本源,无论庙堂之高或边塞之远,无论书香雅士或下里巴人,诗词无处不在,人人可吟一二。

        为《经典咏流传》写歌

        受《经典咏流传》节目组之邀,康震为节目写了同名主题曲,“我的歌词创作也遵循了传统与现代、文学性与音乐性相结合的原则。在我填词的部分,我将古典名句中具有代表性的意象提炼出来,并将我个人对古典诗词的感悟融进歌词之中。在填词的过程中,我深切感受到来自远方的诗人引领着我开启了一场古今对话。”

        康震表示,这样的对话不仅发生在他填词的过程之中,更发生在所有读诗词、唱诗词的人之中,“所以我们看到那英体会着百年之前同族词人纳兰性德的心境去演唱《山水又一程》,我们看到肖战用激情摇滚全新演绎郑板桥的《竹石》,我们看到痛失爱女的冯家妹在吟唱《赋得古原草送别》之中得到慰藉和勇气,以及身患脊髓性肌萎缩的孩子陈果毅、包珍妮在演唱和创作诗歌中展现出的令人无比动容的生命之光。”

        “宝藏教授”成表情包

        意大利安东尼亚诺儿童合唱团在《经典咏流传》第三季第一集的节目中演唱了杜甫的绝句;华尔街投资家罗杰斯的两个女儿再次作为经典传唱人,以标准中文生动演绎《西游记》唱段。在康震看来,这是当前全球各地兴起的“中文热”的缩影,也是中华文化在世界范围内更具风采的真实见证。“这就是经典诗词的魅力所在。历经千百年时光洗礼,历经千万人口口传唱之后,它已经不再属于某个作者、某个时代甚至某个国度,它的每一位对话者都会从中生发新的体悟和理解。尽管经典诗词人人读来皆有不同,但在代代传诵之中却凝聚了人们对于真善美、对于艺术光辉和文明信念的共同守护。”

        喜欢康震的粉丝已经把他在节目上的镜头做成了表情包,用这位收放自如说段子的“宝藏教授”斗图。在网站上,还有专门的问题是“如何评价康震老师?”获赞最多的一条回答确实是描画了康震的风骨:“有大胸怀,也有小可爱。一看就是喜欢李白和苏大胡子的人。豪情入骨、气势如虹、衣袂随风、山水重重。” 本报记者 邱伟 文并图

  • 观影线下转线上 流媒体迎来春天?

        袁云儿

        “宅在家里没事做,到后来就天天看电影,差不多一天一部,补上了很多以前没机会看的好片子。”利用这个“超长假期”,观众鲜于女士一口气看完了《半个喜剧》《流感》《阿丽塔:战斗天使》等之前没来得及去影院看的电影,还重温了《哈利·波特》《魔戒》等经典影片。受疫情影响,国内影院均暂停营业,观众看电影的需求则从线下转移到线上,这也给国内视频网站带来了新的发展机遇。

        淘票票相关负责人表示,2020年春节假期,优酷日活跃用户和用户时长创下了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以来的新高。而根据云合数据,疫情影响下的2020年春节期间,全网长视频的有效播放量均大幅增长,与去年同期形成强烈对比,电影的日均有效播放较2019年提升了32%。《传染病》《流感》等流行病题材的电影有效播放大幅提升,两部电影的日均涨幅分别达258倍、77倍。单片的有效播放市场占有率中,《宠爱》《半个喜剧》《肥龙过江》排名前三,前两部电影在2019年已经登陆院线,《肥龙过江》则跟《囧妈》一样采用网络首播的方式上映。

        为提升观众在家看电影的体验,各视频平台也没少花工夫。“面对疫情,优酷电影频道推出了‘共克时艰紧急救援策划——致敬勇敢逆行者’英雄题材类电影,包括《烈火英雄》《中国机长》《流浪地球》等正能量大片。此外,围绕亲子教育推出‘在家看片长知识’专题;从英语听说、成长教育、天文自然等学科角度出发,推荐《圆梦巨人》《头脑特工队》《星际穿越》《摔跤吧!爸爸》等。我们还联合百位电影人推出‘每日一部好电影’打卡计划,从2月17日上线至23日,每天一部佳片推荐,让更多用户感受到电影的力量。”优酷电影频道相关负责人说。

        爱奇艺电影频道相关负责人介绍,平台在此期间限时免费放映《龙猫》《千与千寻》《惊涛飓浪》《大师兄》等61部优质电影,免费播出《芳华》《妖猫传》《断片》等国产电影佳作。

        近年来,奈飞等流媒体平台正在通过线上放映电影的方式颠覆西方电影行业,但在中国,影院观影仍然是许多观众的第一选择,超过600亿元的年票房也见证着中国电影市场的崛起和繁荣,但2020年春节,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踌躇满志的春节档市场,所有春节档大片都宣布撤档,影城暂停营业,也就在这特殊的关头,电影《囧妈》《肥龙过江》先后宣布在网络平台首播,且均取得了不错的效益。

        流媒体是否会给国内影院造成巨大冲击,甚至取而代之?爱奇艺电影频道相关负责人认为,超前点映是疫情期间采取的特殊处理方式,这种模式能够兼顾用户、电影出品方、平台三方利益,长远来看有助于实现平台、优质影片与用户的良性互动。但在流媒体和传统影院的关系上,他认为,“互联网只是为电影产业带来了增量,互联网完全可以和影院共同做大产业蛋糕,二者是线上线下互为补充,融合共生的关系。”

        对中国观众来说,影院观影目前在他们心中有着不可取代的地位。“疫情结束之后我肯定会重返电影院看电影啊,影院观影还是首选,观影效果、氛围都是在家用电脑看没办法比的。”鲜于女士说。

        面对流媒体的来势汹汹,影院方面则深感危机重重。影院从业者刘建新认为,不排除将来会有越来越多的片方尝试和选择线上线下同步,甚至直接以线上为主,这样全国影院的观影人次、票房收入将逐步收窄,影院将面临空前的运营压力。“大片线上首映,是片方的自由选择,影院也无权干涉,但这种趋势一旦形成,就会给全国影院带来巨大冲击,因此影院方要早做准备,疫情结束后要迅速把观众拉回影院。” 

  • 张学友周杰伦方文山合作“战疫”新歌

        本报讯(记者高倩)“等风雨经过,等我们相见,你微笑仰望着天,我们一起种下心愿,等花开等它实现……”熟悉的“周氏”旋律,这一次为前线的医务工作人员而唱。昨晚,由张学友演唱、周杰伦作曲、方文山作词的歌曲《等风雨经过》MV在各大网络平台一夜走红,张学友、周杰伦、方文山的合作也被网友称为“神仙组合”。

        《等风雨经过》的MV由新闻片段剪辑而成,朴实真挚,镜头中的医务工作者告别家人,为救治病患日夜奋斗,“在爱面前需要什么字眼,对你的承诺我一定实现”等歌词则唱出了大家的心声和祝愿。

        MV最后,张学友说:“谨此向所有勇敢在前线抗疫救人的医护人员致以最崇高的敬意,大家一定要平安健康回家。”周杰伦在社交平台上写道:“新写的这首送给所有朋友们。”

  • 周星驰“声援”援汉医疗队

        本报讯(记者王金跃)前天,电影频道融媒体中心推出了第一期“我们的战疫故事”直播活动。一向低调的周星驰首次用一段录音向正在直播室中的西南医科大学附属中医院驰援湖北的救援队长雷波致敬,“你们是我心中的盖世英雄,请让我亲你们一下。”说完,星爷真的用声音“亲”了一下。

        四川医疗队是此次疫情中抵达武汉的第一批医疗队。2月7日,雷波发朋友圈鼓励自己的“战友”们,“你们说为了防护,每天上班头都被勒得疼痛欲裂,就像戴上紧箍咒一般。可是戴上紧箍的你就再也不是凡人,等全面胜利的一天,头上的紧箍就自然没有了”,他还在这段话中配上周星驰电影的剧照。

        没想到雷波很快就听到了周星驰的声音:“雷波医生你好,我是周星驰……你们一定要保重,一定要平安归来,祝你们一切都好,加油!”

  • 王蓉蓉给武汉同行捐口罩

        本报讯(记者牛春梅)昨天,武汉汉剧院、武汉剧院、武汉市演出公司收到了一份来自北京的爱心支援——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王蓉蓉捐赠的5000个口罩。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身在北京的王蓉蓉一直关注着武汉的情况,王蓉蓉和汉剧、武汉汉剧院有着不解之缘,她曾拜汉剧大师陈伯华为师,近年来几乎每年都会带团到武汉演出。疫情暴发后她总想为武汉的同行们做点什么,最后终于有机会委托武汉朋友想办法购买了防护口罩5000个,其中4000个捐赠给汉剧院在一线服务的演职人员,另外1000个则捐赠给武汉市演出公司和武汉剧院的演职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