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涉疫生活垃圾收集转运纪实

        眼下,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形势依然严峻。接触过新冠肺炎确诊和疑似患者,以及从高危地区返京的人员,均需要居家隔离14天。那么,这些密切接触人员在居家观察期间产生的生活垃圾将如何处理?怎样杜绝二次污染问题?丰台区通过建立涉疫情生活垃圾划片存放点,制定严格清运流程,科学、高效、安全做好涉疫情生活垃圾处置工作。

        作为丰台区三处涉疫情生活垃圾划片存放点之一,西罗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承担着这些涉疫生活垃圾的存放、转运任务,管理范围包括西罗园、方庄、东铁匠营等8个丰台区东片街乡镇。涉疫无小事,为探清这一闭环究竟是如何运转的,近日,记者对该中心的涉疫生活垃圾储运过程进行了现场探访。

        收集

        日产日清专人看护

        下午4点,在丰台区一社区内,按照之前约定的时间,物业一名工作人员身穿防护服,佩戴口罩、护目镜及手套,来到密切接触者的家门口对涉疫生活垃圾进行首次消毒处理。

        这名工作人员已多次接受培训,只见他使用预先配制好的消毒液,首先对放置在家门口的垃圾袋进行喷洒消毒,随后,将垃圾袋放进双层医用垃圾袋中完成封扎。再次使用消毒液喷洒后,他将医用垃圾袋装入一次性耐压纸箱内密封,并在纸箱封口处贴上了涉疫情生活垃圾的标识。在填好收集时间、被收集人等相关信息后,工作人员说,“这些涉疫生活垃圾很快将被送往指定的临时贮存点存放,这些临时贮存点远离人员活动区域,并由专人看护。”

        根据涉疫情生活垃圾处理的相关规定,这些存放在临时贮存点内的生活垃圾,将在当天由丰台区环卫中心的工作人员进行消毒,再统一转运至三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之后,按照医疗垃圾进行下一步处理。

        2月初《丰台区居家隔离的密切接触者涉疫情生活垃圾管理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下发,区属三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便开始承担起消毒、转运这些垃圾的重担。西罗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涉疫生活垃圾处置工作负责人冷梅告诉记者,从准备物资、挑选场地,到培训人员,他们的工作紧锣密鼓地开展起来。

        冷梅介绍说,在处理涉疫生活垃圾这一闭环中,社区保洁员、卫生服务中心的医护人员,以及负责转运的环卫人员都不可避免地要与涉疫生活垃圾打交道。为了减少对居民以及清运者的影响,这些垃圾的每一个处理环节都有严格、明确的要求。

        “就拿这一闭环的起点来说,密切接触人员的生活垃圾需要投入无泄漏的普通垃圾袋中。为防破漏,每个袋子不能装满,达到总容量的四分之三时就要扎紧封袋,并与物业或社区联系,约定时间等待专人上门收取。”

        “涉疫情生活垃圾转入、转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时,还需要进行两次消毒处理。每箱垃圾的产生时间、地点,以及转运期间的相关信息,每次经手的工作人员都必须一一记录。”冷梅表示,按照这一流程进行处理后,这些涉疫情生活垃圾才能达到及时、有序、高效、无害化处置,防止二次污染的发生。

        接收

        清点消毒严把流程

        在尚未被确定为处理转运涉疫生活垃圾的定点机构前,西罗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医护人员们就一直在为抗击疫情做着各种准备。不过当中心入选涉疫生活垃圾存放点后,谁来直接承担这些垃圾的收纳和转运工作,一度让负责人冷梅有些犹豫。

        “2月4日接到通知,6日就要着手接纳第一批转运的涉疫垃圾。时间紧、任务重,除了要有决心,业务水平更要过硬。”思来想去,冷梅最终选择了口腔科护士卢艳君承担涉疫生活垃圾的收纳、转运及信息记录工作。“口腔科平时对消毒隔离有非常严格的管理规定,这些专业知识会让她在处理涉疫垃圾时更加得心应手。”

        “8个街乡镇密切接触者头一天产生的生活垃圾,第二天都会汇集到我们这里,并在当天中午前,由北京环卫集团固废物流公司统一收走。整个储运过程不超24小时。”指着卫生服务中心内一间临时医疗废物贮存间,卢艳君说,这里的涉疫垃圾一进一出都要进行清点和消毒,全都确认无误,工作才算完成。

        为了尽可能减少涉疫垃圾运送车辆在中心停留的时间,并减少工作期间与其他同事的接触。卢艳君每天早上不到9点便会穿好防护服,带着配制好的消毒液来到暂存点等候。从涉疫生活垃圾运至中心,到北京环卫集团固废物流公司的车辆完成转运,近两个小时的时间,她要一直待在户外。待到涉疫生活垃圾完成转运,并对临时贮存间完成3次内外消毒后,卢艳君才会在同事的帮助下完成自身消毒。

        转运

        守好安全最后防线

        在退伍11年后,牛喆以北京环卫集团固废物流公司医废处理中心工作人员的身份再次走上“战场”。作为涉疫医疗垃圾、生活垃圾的收运处置人员,牛喆和同事们很少出现在公众的视线中,但他们同样要冒着感染风险,在战“疫”一线默默奉献。

        昨天上午10点刚过,牛喆驾车驶入西罗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大门。他没有直接开向涉疫生活垃圾暂存点,而是找了一个合适的位置将车停下,之后,穿上防护服、戴上防护鞋套、双层隔离手套、护目镜,再戴上口罩,检查无误后,他和同事王记康来到涉疫生活垃圾暂存点的门前。十几个一次性密封纸箱子正码放在暂存点中。

        对这些纸箱逐一清点,数量和登记信息都核实无误后,牛喆接过卢艳君护士手中的文件夹签字确认,之后,他和王记康拿起喷壶,开始对着这些纸箱逐一喷洒消毒液,边边角角和与箱体间的缝隙也没有放过。喷洒完成并等待一段时间后,他们这才将纸箱逐一搬至车厢内。

        十几分钟后,经过消毒的纸箱搬运完毕,而此时牛喆和王记康的工作才刚刚完成了一半。来不及休息,二人再次拿起喷壶,开始对搬运路径、车辆内外以及身穿的防护服逐一消毒。再三绕车检查无误后,两人这才将防护服脱下,与运输车里的涉疫垃圾放在一起,驾车驶离卫生服务中心。

        “从前期的防护穿戴,到消毒搬运,再到完成搬运后的消毒转运,中间不能有一丝差错。”牛喆说,车里的每个纸箱都是涉疫垃圾,稍有不慎便有可能造成病毒传播。因此,在这些纸箱被焚烧处理前,他们是守护安全的最后一道防线。

        从1月23日返回岗位与涉疫情医疗垃圾“过招”至今,牛喆已和同事们在岗位上坚守了一个多月。“最初家人知道我去处理这类垃圾时非常担心,我也会经常给家人讲讲工作的经过,让他们多了解防护知识,只要科学严密,就不用恐慌。”牛喆告诉记者,作为一个北京人以及一名退伍军人,在这个时候站到一线,自己无怨无悔。

        本报记者 陈圣禹 实习生 傅丹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