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当好“守门人”要有72变的本事

        医疗救护分秒必争,离不开幕后保障,地坛医院保卫处处长马书岭就这样一直坚守在医院。他说:“特殊时期,我们要有美猴王的‘变身术’,特别是应急工作,必须随叫随到,啥都能干。”

        变身术1

        保证手术和透析

        变成管道维修工

        马书岭坚守岗位的第一个“大考”就是医院行政楼前的消防水管崩了。那是大年初六,天寒地冻,水立即在地面结冰,很快形成一块30多平方米的冰地。马书岭立即带人拿上铁锹、墩布和抽水泵往现场跑,安排人张贴防滑标语、在楼门口撒沙防滑。

        “这条水管供手术室、透析室用,白天修不了,只得等晚上!”夜里10点,两盏应急灯在行政楼前点亮,灯下是马书岭和同事们挖沟的影子。冻土难挖,他们四个人挖了一个多小时,才看到了爆裂的管道。

        马书岭一马当先跳进1.2米深的沟里,用电锯切割着管道,由于水花四溅,有触电的危险,工作不得不一次次中断。凌晨3点,眼前这个直径15cm的管道只被切割了三分之二,剩下的管线密集不能再用电锯了。“换小钢锯!”听着不可思议,但眼下没有其他办法。就这样,几个人轮流一点点干,磨坏了三双手套。

        清晨5点,医院行政楼前一切恢复如初,过往的行人或许不知道昨夜发生的一切,也不知道干完活的马书岭脸上溅得全是泥,衣裤都结了冰,春节新买的鞋子也成了“水泥鞋”。

        变身术2

        让医护车有地停

        变身道路养护工

        地坛医院是定点救治医院,由于疫情防护需要,停车场的空间被压缩了一半,而剩下的一半空间需要优先让患者及家属使用。那么医护人员的车往哪停呢?作为保卫处处长,这事让他头疼。

        “我首先想到了交通部门,很给力,临时协调周边六个点位停车,可还不够!”马书岭打起了“邻居”的主意:“那儿有空地,搞不好能行!”马书岭立即前往距离医院不到400米的东郊农场。“能不能借我们块平地,用来停车?”马书岭试探性地询问农场负责人。“没问题,走去看看哪合适!”农场领导的爽快让马书岭握紧双拳,感受到了力量。马书岭和这位农场的负责人实地勘探,终于找到了一处符合要求的地方。

        农场变临时停车场,还要经过一番改造。当夜伴随着铲车、平地机、轧路机陆续进场,天上下起鹅毛大雪。两家单位的12位职工变身修路师傅,铲地、平地、铺路,在大雪中“奋战”了整整一夜,终于辟出一块平坦的路面,能够同时容纳200辆车。

        变身术3

        遵守医院规定

        但也要有弹性

        疫情期间的基础保障陆续完善了,当前马书岭的重点任务就是做好“守门员”,守好医院的25道门。“现在普通病人压缩探视时间,不让集中探视。不过有一天我破了个例。”马书岭说。

        一天夜里9点多,一位六十多岁的大爷带着好几个家属来到肿瘤科说要探视住院的老伴,手里还拎着些吃的,正好被巡视中的马书岭拦了下来。

        “探视时间过了,其他病人也都休息了,你们这样上去不合适。”马书岭向老人解释原因。而老人情绪激动,说老伴病情严重,一定要看一眼,马书岭极力劝说,却被老人骂“没人性”。

        “我心里特别难受,但也感觉被骂醒了,是不是应该灵活点,是不是真的很危急?”马书岭答应老人向病房问问情况。不一会儿,马书岭得知,老人的老伴确实情况危重,同意老人一个人探视。得知允许探视,前一秒还吹胡子瞪眼的老人,立刻变得温和起来。

        马书岭武警出身,令行禁止是他的履职原则。但他做保卫工作十年,心中始终有杆秤:认死理儿也要有弹性,不然伤的是人心。

        本报记者 曲经纬

  • 这俩楼长想了不少好主意

        亦庄开发区青年公寓内有6栋楼,居住着来自京东方、华润等66家企业的5984名上班族,其中95%的住户老家都在外省市。随着开发区各大企业陆续复工,这里成了亦庄防疫的重点地区。记者昨天前去探访,发现园区秩序井然的背后,“双楼长制”发挥着巨大作用。

        所谓“双楼长制”,即每栋楼安排两名楼长,分别来自青年公寓园区和入驻企业,两人之间信息互通、联防联控,降低公寓内风险系数。“有事找楼长!”这句话已经在园区内流传开来。

        孔强是青年公寓园区的一位负责人,也是2号楼的楼长,与他搭班子的戚伟,则来自亦城雅轩公司。在其他几位楼长眼中,这二人不仅是名副其实的黄金搭档,更是“楼长群”的领头雁,总能带大家想出金点子,协调多部门解决工作中的难题。按照本市疫情防控相关规定,所有返京人员到京后,均应居家或集中观察14天。这意味着数千名返回青年公寓的住户,都要接受医学观察。为了应对返京人流,孔强和戚伟在其他楼长的帮助下,一方面协调青年公寓疫情防控指挥部,与66家企业信息共享,建议企业合理安排员工错峰返京或延迟返京;一方面将10号楼开辟为集中观察点,并在园区入口增设红外热成像精准测温设备,对通过的人员进行热成像分析,快速掌握人体体温,提高效率。

        漫步在安静整洁的园区内,每一栋楼的入口处,都贴有三张蓝色的牌子。从左往右,第一张是楼长职责牌,“公共区域每天至少两次消杀”“人员行程登记”“安排人员24小时值守”等款项很是醒目;第二张是楼长信息公示牌,楼长电话、管理的企业,写得很清楚;第三张是楼长提示,“如需帮助,请及时联系我。”让人看后过目不忘。

        消毒灭菌、登记体温、发放餐饮、收发快递、拾掇垃圾……楼长的工作事无巨细,每天的步数都在2万上下。孔强和戚伟带记者走进了一间即将等待返京人员入住的房间,朝南开的窗户很大,阳光洒在地板上让人心情舒畅,床单被罩以及一切生活用品都是新的,书桌上,体温计、口罩、消毒液一样不缺,楼长还为住户准备了几本畅销书。孔强说,只要住户提出需求,楼长一定想方设法用最快速度解决,目的就是要让大家安心防疫,度过观察期。      本报记者 陈强 

  • 芳菲路社区给出安全样本

        疫情期间,许多小区实施了封闭管理,快递没法直接送到家,于是小区门外多出了一个个快递“摊位”。

        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办?丰台区新村街道芳菲路社区给出了一个解决问题的范例。小区大门外,快递小哥隔着栏杆和居民交接快递,居民不能接近快递堆放点。门内,居民依次排队,互相间隔一米以上,领完快递就走,不停留、不交流。

        高招·1

        快递分片 与居民不交织

        “小区是1月底封闭的,到现在已经一个多月了。”芳菲路社区党委书记李正琼介绍。

        芳菲路社区一共有三个门,南门和北门禁止一切人员出入,西门则留给居民通行。封闭管理的第一天,好几家公司都聚在了同一个门,快递员和居民都不太适应自取快递的节奏,人员也出现了聚集的情况。

        针对问题,李正琼和小区物业经理紧急开会,很快制定了管理方案。头一项工作,就是给快递公司“分片”:顺丰、京东等快递去北门,韵达、圆通等公司到南门,小区门外也贴上了标识,标明了快递员可以在这个区域卸货。

        还有几家公司原本被分配到了西门,但因为西门是小区唯一的出入口,实行几天后发现,取快递的居民容易跟出入小区的居民交织,这些公司随后也统一转到了南门和北门。

        现在,快递员会按照分配的地点卸货,通知居民取件。即使在同一个大门,不同的快递公司也会自觉分开至门的两侧,取件时互不干扰。

        高招·2

        分时通知 专人管排队

        区域分配好了,还有没有办法能进一步降低人员聚集的风险?李正琼和同事观察发现,快递取件的高峰期,大多是在上午10点到下午1点之间,还有就是下午4点到5点这一段。

        “我们能不能让高峰期不那么高峰呢?”为此,社区和物业专门召集快递小哥开了一次会,希望他们能够分时通知居民,“前一批取得差不多了再通知下一批,不然人太多,等着也是白等。”

        除此之外,为了保证取件时的秩序,社区里的一些老党员也承担起了管理的责任。取件高峰期,每个门都有党员志愿者值守,督促取件人排成间隔一米的队伍。居民发现,按顺序排队其实才能让取件更快更有效率,慢慢都养成了自觉排队的习惯。现在,即使旁边没有志愿者,取件队伍也排得十分有序整齐。

        高招·3

        发动商户 临时代收件

        分时、分片、有序排队,快递取件环境已经得到了很大改善,但因为小区人口众多,有时还是会出现取件取不过来的情况。为此,社区和物业与周边商户积极沟通,最终联系上了北门附近的一家房屋中介门店,这里也成了快递的代收点。

        走进店门,左侧就摆放着七八个多点的包装袋。临近中午,一位居民提着小车来到了店内,自报家门之后,工作人员用体温枪对他做了检测,并登记了信息。随后,工作人员还帮忙把两个袋子抬到了小车上。

        “现在每天有不少人来我们这取件。”工作人员指着里面的一个房间。原来,这里还开辟了一个专门的快递存放间,一排架子几乎已被快递摆满,“有些是搁了几天的,希望居民能尽快来取。”

        店家介绍,虽然快递存放是临时接到的任务,但居民对此反响不错。考虑到居民的需求,疫情结束之后,这里也有可能继续作为快递存放点使用。

        本报记者 莫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