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要钱不要命的真假代购

        每月固定飞韩国“人肉代购”的程璐这下“赔了”。3月20日,从首尔返京的她开始在石景山区集中隔离,其间费用由个人自理,发货计划也宣告泡汤。

        在3月24日的北京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北京边检总站副总站长吉利霞表示,北京边检严格落实北京市疫情防控政策,进一步发挥大数据分析排查优势,发现确有人涉嫌违反北京市疫情防控政策隔离规定,甚至有人往返疫情严重国家地区从事海外代购活动,北京边检将排查信息实时推送有关部门掌握。

        ▶代购◀

        3月仍多次赴韩补货

        在淘宝上,程璐的“人肉代购”店铺已经开了13年。点击“全部宝贝”,可以看到上百种在售产品。从口红、粉底液,到面霜、精华液,各大品牌的网红化妆品不一而足。按照她的说法,这些都是从韩国的免税店、专柜等渠道采购而来。

        在程璐创建的粉丝群里,除了不定期推送新品外,也会有粉丝主动询问她的行程安排。

        “亲,这个月还去韩国吗?”“我刚回来,在隔离中,14天……”程璐答复完,还配了张她在酒店拍的照片。

        对于这样的结果,程璐其实心里有数。上周,当她再次启程时,就已经在店铺的自动回复中留下这样一番话:“3月18日飞首尔,18到21日只接单不发货,后续看隔离情况……”

        面对韩国8000多例确诊病例,程璐倒是心很大,“其实还好,大邱我们也不去,其他地方感染不多。”而对于所有境外进京人员均转送至集中观察点进行14天隔离观察的最新规定,她也心存侥幸。即使是返京前夕,还觉得“明天看,才知道”。

        程璐曾于3月16日在她的朋友圈里晒出过当天在韩国采购化妆品的小票图片,并表示,“18日我可能去不了,因为回国要集中隔离费用自理,我怕14天酒店费用和吃饭挣不回来。”不过,当记者在3月19日以买家身份与其聊天,问到上一次是什么时候到韩国时,她并未提及此次行程,而是回答“1日”。

        3月18日,她还是坐上了飞往首尔的航班。她的朋友圈显示,短短一个月内,她至少曾在2月27号和3月1日赴韩补货。“之前回来可以居家隔离,不耽误发快递。”程璐坦言,自己会把快递放门口,让妈妈取走送下去。而这次,不仅货发不走,还要为集中隔离支付相关费用。

        ▶买家◀

        “现货”还是“假货”存疑问

        “3月以闭关开始……陆续刷一刷现货,这次真的是且卖且珍惜啦!”早在20天前,同样从事韩国“人肉代购”业务的丁薇就在朋友圈发出这样的广告。2月28日,她最后一次搭乘韩亚航空的航班飞往首尔。返京后,她便开始了“在家卖现货”的生活。

        “最近好多卖家虽然不再方便出国,可发货没闲着,也不知道究竟囤了多少。”前些天,林雅通过微信转账的方式从代购那里入手一款号称“现货”的面霜。到手以后,她还是有点不放心,就在网上搜索如何鉴定真伪,“感觉质地跟之前在专柜试过的不太一样,怀疑未必是正品。”

        事实上,这样的担心并非个例。3月15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官方微博就曾发布提醒,称最近越来越多的假代购瞄准了代购行业这块“大蛋糕”,妄图通过各种造假套路以更低廉的成本、更高的利润,知假卖假,欺骗消费者。据了解,假代购常见的套路包括定位造假、物流造假、小票造假,甚至直播造假等。

        前不久,北京一名代购也曾在朋友圈推销自己近期从韩国买回来的商品,同时晒出购物经历和韩国首尔等定位信息,结果被邻居举报。然而,民警并未查询到这名代购近期的出入境记录,造假行为随即暴露。

        此外,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依法办理市场主体登记,依法履行纳税义务,并在其首页显著位置,持续公示营业执照等信息。但记者调查发现,仍有不少代购未按要求执行,违规交易的情况依然存在。

        (文中程璐、丁薇、林雅为化名) 

        本报记者 宗媛媛 

        相关新闻

        北京口岸入境

        内地居民超九成

        本报讯(记者贾晓宏)昨天,在北京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北京边检总站副总站长吉利霞介绍,自3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新冠肺炎疫情具有“全球大流行”特征以来,北京口岸入境人员7.5万人次,日均6000余人,中国内地居民占比九成多。

        在口岸入出境查验工作中,遇有中国内地居民在规定的隔离期内拟出境的,根据有关部门作出的不准出境决定,边检机关依法不准其出境。遇有来华外国人出境后在规定的隔离期内拟再次入境的,北京边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境入境管理法》第二十五条规定,依法对其作出不准入境、退运出境处理。近日已对4名涉嫌违反北京市疫情防控政策规定的外国人作出不准入境处理。

  • 疫情之下 别松了防跑路这根弦

        3月16日凌晨0点,儿童体育教育机构趣动旅程向全体学员和员工发布公开信,称现金流枯竭,正通过破产重组寻求各种可能的机会。据最新消息,趣动旅程自称已经与另一早教机构达成托管协议,而家长们则开始寻求法律援助。

        与以往的预付费消费纠纷不同,这次趣动旅程将疫情影响作为经营困难的主因。律师提醒,即使是疫情期间,消费者也别松了防跑路这根弦。

        怪

        头天还直播转天就破产

        趣动旅程的破产几无征兆。

        3月15日晚上7点,趣动旅程还在抖音上进行了线上课程的直播。3月16日凌晨0点,一封公开信就发布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上。“我们家长真是万万想不到啊,完全看不出迹象。而且,他们年前还在搞大促销。”穆先生在趣动旅程望京店办的卡里还有两万多元的余额。“其实我一直都对这种预付费的方式有抵触心理。”穆先生说,孩子已经形成习惯,家长都不愿意随便换地方,“除了继续预付费,也没办法。”

        傅小姐同样在趣动旅程望京店消费,她在2019年10月刚续了一万多元。刘小姐2019年10月在趣动旅程门头沟店新办了会员,预付了19800元。她们都表示2019年10月到年底,趣动旅程的优惠幅度非常大,而新续的费,绝大部分还没有消费。

        趣动旅程在全国的直营门店达到49家,北京就有18家门店。记者拿到一份家长们自己统计的北京门店剩余金额数据。截至发稿时止,共有3854名会员报告有179583个课时剩余,涉及剩余金额4000多万元。

        “疫情对很多行业都有影响,我们理解。但早教的收入来源几乎100%是预付费,而且数额巨大。”穆先生说,考虑到趣动旅程在2019年底就实际上收纳了2020年全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学费,2020年刚刚过去3个多月,就出现现金流枯竭,实属难以接受。

        疑

        “不可抗力”不应成为借口

        截至发稿时止,趣动旅程的官方联系电话一直无人接听。记者前往城乡世纪广场,发现受疫情影响,趣动旅程和其他一些早教机构都未营业。通过前台遗存的招生广告,联系到一个趣动旅程的老师,她表示,“公司的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听说是在寻找资金和合作伙伴。”

        3月19日,趣动旅程发布最新公告,宣布与德柏教育达成《合作备忘录》,接下来将由德柏教育整体托管趣动旅程现有门店及会员服务,双方成立工作组,制定具体包括改造、就近装换场地和继续经营等事宜,根据不同门店采取不同的处理方式。

        但是,家长们对托管缺乏信心。托管公告发出后,3月21日和22日,都有家长到辖区公安机关报案。穆先生说,体育早教有其特殊性,线上与线下差别极大,“家长的诉求,是希望趣动旅程能在原址、原店继续经营下去。这家机构,也是我当初带着孩子一家一家筛选下来的。突然换成由其他机构托管,有太多不确定性。”

        “机构所说的现金流枯竭,到底是不是受疫情影响,会成为之后走法律程序的关键。”北京市隆安律师事务所杨晓波律师表示,法律上确实存在不可抗力导致的互不违约责任。但像这种大型预付费机构的纠纷,是否适用“不可抗力”,需要重点探讨,尤其大部分家长实际上都缴纳了2020年的学费。

        一直关注预付费机构问题的杨晓波建议,在消费时一定要多做功课、留意机构变化,如果发生问题,第一时间报警,“跑路并不是完全无迹可寻,还是应该委托专业人士去办理,借助公权力去查询资金走向。”

        本报记者 孙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