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首批滞留湖北返京人员开始隔离生活

从北京西站到家全程无缝衔接

来源: 北京晚报     2020年03月26日        版次: 07     作者:

    “收拾好一切,开始新一波居家隔离14天。”昨晚10点40分,无双特意发了这样一条朋友圈。作为首批滞留湖北的返京人员,她顺利入住之前租房所在小区的一居室,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跟远在十堰老家的爸妈报平安后,无双还是有点兴奋。直到今天凌晨近3点,她依然在微博上热心回复着网友的提问。

    昨天傍晚6时许,熊师路乘坐G4834次列车、胡诺乘坐G488次列车回到了北京。透过车窗,看到站台上成群的接站者,他们内心的焦虑彻底得到了缓解。

    ■高效

    填报完申请次日就返京

    “之所以说是‘新一波’,其实是因为两个月前从北京回湖北的时候也经历过一次居家隔离。”尽管1月23日已经得知武汉封城,但考虑到独自留京过年太过孤单,无双还是选择搭乘除夕的最后一趟航班回到湖北十堰的老家。当天,十堰也宣告封城,无双跟爸妈一起开始了居家隔离14天的生活。

    老家同样在十堰的熊师路,在京从事考研培训辅导工作,被学生亲切地称为“大熊老师”。滞留在老家的两个月,因设备条件不足,不少课件、直播等工作都没法顺畅开展,熊师路非常关注返京的动态。

    3月24日,熊师路看到湖北人员将可返京的消息,马上点开“京心相助”小程序,填写了返程申请。“但老实讲啊,我觉得通知刚发布,不可能那么快就有车吧!填完后手机一直显示‘审核中’,我就也没太当回事儿。”

    出乎意料的是,当晚10点多,一家人马上要睡觉了,熊师路接到一个电话,问他明天中午有返京高铁,要不要走?“我当时还以为是骗人的呢,这也太快了吧!结果一看是北京的号码,就有点相信了。”熊师路告诉对方自己可以走,对方便嘱咐他关注手机短信。

    昨日清晨6点多,熊师路被手机短信震醒,是一条来自12306的短信,通知他可于12时20分到十堰东乘坐G4834次列车,连座位号都安排好了。“我赶紧登录12306网站,确实已经有这张票了,这才相信是真的!”

    和熊师路的“节奏”类似,无双是在24日晚上8点左右,接到北京防疫办公室打来的电话,确认回京信息后,她于25日凌晨2点,接到了具体车次和座位信息。25日中午,无双和熊师路在同一个车站,支付票款后乘上回京的同一班列车。

    同样在“京心相助”上填报了返程申请的胡诺告诉记者,自己在北京学习工作8年,春节前回家探亲,没想到一待就是两个多月,“妻子和岳父母都在北京的家里。”

    昨日早上8点多,胡诺接到一个来自北京的电话,他所在的社区居委会工作人员询问其是否在当晚6时左右达到北京西站。“这时我才意识到,我成为首批返京的人了。”

    收拾好行囊后,胡诺按照发车前两小时的要求到达黄石北站。车站内陆续聚集起了人群,一些返京者与胡诺一样,护目镜、口罩、手套全副武装。

    车站按照返京者所在区进行组队,逐一进行购票。中午12点多,列车缓缓启动,每名返京者都有固定座位,以备工作人员进行登记,不能随意换座。

    ■安心

    从西站到家无缝衔接

    25日上午,无双分别与租房所在的社区和租房平台的管家联系,落实返京后的隔离安排。“我之前是跟别人合租,对方已经回来,不符合居家隔离的要求。”无双没想到,租房平台主动提出可以在同小区内免费提供整租房源,供她居家隔离14天使用,并向居委会提交了相关证明,由居委会审核确认是否达到相关标准。

    下午6点多,无双抵达北京西站,远远看到各区都有工作人员举着牌子等候,内心顿时觉得温暖。对照表格上的信息逐一确认后,无双乘坐大巴车回到大兴区,再由所在社区接回。一到小区,居委会、物业和租房平台的工作人员就一起将无双带进去。

    “可以说是全程无缝衔接,准备工作很到位,区里还给我们发放了‘爱心包’,里面有口罩、酒精消毒液和消毒湿巾等,挺贴心的。”无双填写了承诺书,确认14天不出门后,开始了居家隔离的生活。

    ■温情

    隔离期间生活物资有保障

    “由于这套一居室是空房,里面并没有生活用品,我下午就跟姐姐打电话,请她帮忙把我原来合租房里的洗漱用品、床上用品和厨房用具等提前拿过来。”无双了解到,隔离期间,会有人专门联系确认需要哪些物资,平时也可以自己在网上下单,等送到小区门口后,由物业的工作人员帮忙送上来。

    “返京这一路,爸妈其实都挺担心的,下午妈妈还一直在跟社区那边联系。”入住以后,无双立即给家里报平安,同时也跟公司报备,“这边有网络,所以不影响继续‘云办公’,等到隔离结束后,一切就能回到正轨了。”

    同样在傍晚抵达北京西站后,胡诺也乘坐大巴车直奔位于朝阳公园附近的转接点,再由社区车辆接走,送至居家隔离的地方。

    “在‘京心相助’中登记时,我写明隔离地点在单位的一处基地房中,因为我如果回家隔离,家里人也要跟着一起隔离。”胡诺的申请最后审核通过。一路奔波后,胡诺有些疲惫,但是心情却放松了很多,焦虑的情绪也几乎消失。“在家待久了,因无法出门、工作效率不高等原因就会出现心理焦虑,急切返京的心情从2月底开始。对我来说,这是期待已久的返程。”

    本报记者 宗媛媛 魏婧 赵喜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