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你们回来 我们终于放心了

        离开时银装白雪,再归来已春花满地。昨日,历经65天奋勇鏖战,北京医疗队回家了!

        肃然敬礼的交警、热情挥手的市民、鸣笛致意的私家车……从机场降落到进入休整驻地,人们竞相表达着对医疗工作者浓浓的敬意。最动人的,莫过于队员家属的真情流露。终于等回了你,你可知道我有多么欢喜!

        三道“水门”化彩虹,迎白衣战士凯旋

        昨日中午,北京医疗队乘坐CA042航班从武汉天河国际机场返京。14时41分,飞机顺利降落在首都国际机场。机场以“过水门”的方式,迎接援鄂英雄们凯旋。六辆红色水车两两相对,喷射出高耸的水柱。隆重的三道“水门”,在缓慢滑行的飞机上方勾勒出绚丽彩虹。

        据了解,“过水门”仪式为民航界最高礼遇,因两辆或两辆以上消防车在飞机两侧喷射水雾时,会出现一个“水门”状效果而得名。形式类似于国外军队列队红毯两侧的仪仗兵用军刀搭建的“门”,寓意接风洗尘,具有很高的礼仪级别。

        3月以来,湖北疫情态势大幅向好,医疗队各自返程,多地机场纷纷用“过水门”仪式来迎接。希冀通过清澈的水雾为飞机上的医护人员洗去尘土、洗去疲倦,并致以崇高敬意。

        飞机停稳后,铺着红毯的客梯车缓缓靠近舱门,乘务员为每一位医疗队员献上鲜花。而在机场迎接医疗队的,是等候多时的医护人员代表、队员家属代表、机场工作人员代表等。大家翘首以待,共盼英雄回家!

        我来不及想说什么,只想抱住妈妈

        “之前听到妈妈要回来的消息,我都没睡好觉”。在机场出口,种栋带着儿子种岳泽等候良久,他们各自拿着一张粉色的纸牌,上面分别用可爱的字体写着“欢迎英雄老婆回家”、“欢迎英雄妈妈回家”。

        种氏父子等待的,是北京中医院主管护师张芳芳。一别65天,小岳泽不知多少次盼着妈妈回到自己身边。“想要和妈妈说点什么?”面对现场记者提问,小家伙有些腼腆,脸上却满是期待。“我来不及去想说什么,我现在只想抱住她。”

        下午近5时,数辆载着北京医疗队队员们的红色大巴车缓缓到达昌平某酒店。接下来,医务人员将要在此进行14天的休整。

        酒店栏杆外,种家父子已提前自驾抵达。待医务人员下车进院后,他们踮着脚使劲张望着。“确实太想念了,这段时间他们太不容易了!”种栋感慨,并在旁人鼓励下对妻子大声“表白”。

        “我也爱你!”远处传来张芳芳的回应。这场隔空的真情流露,引得人群中响起一片笑声和掌声。

        父亲路边等候,盼见女儿平安

        目送大巴车驶入酒店,站在附近路口处的钱老爷子难掩激动。“我已经在这里等了两个小时!”他表示,自己的闺女就在车上,虽未有机会和她说句话,但能目睹医疗队员们平安返京,“心里的石头就算落地了”。

        钱老爷子介绍,女儿名叫钱蕾,是同仁医院的一名护师。当初得知女儿要去支援武汉,每天确实是又担心又思念。“做父母的,怎么会不想孩子呢?每次打电话都在担心,可以说是天天担心……”老爷子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虽然心有不舍,老人却也知道这是女儿的职责所在。“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国家需要、人民需要,我们做家长的当然要支持了。给她做好坚强的后盾,帮她带好孩子。”他抹抹眼泪,隔着口罩绽出笑容,“这回她回来了,我们终于可以放心了,高兴!”

        本报记者 魏婧  

  • 煎炒烹炸中 满满的都是思念

        本报讯(记者贾晓宏)昨天,北京医疗队凯旋回京。接机队伍中也有家属代表,有“90后”抗“疫”夫妻档中的妻子白钰;有“长大后我就成了你”的护士刘宇航的妈妈。她们给亲人准备了什么接风洗尘?答案一样,都是一桌饭菜。

        传统的红烧肉,网红的牛奶麻辣烫,还有清蒸扇贝、生蚝……这是宣武医院急诊科护士白钰为昨天返回北京的爱人准备的“接风宴”。她的爱人邢正涛也是宣武医院急诊科护士,1月27日,他跟随北京援鄂医疗队出发前往武汉。小夫妻已经65天没有见面了。这个清晨,得知自己可以去机场作为家属代表接机,白钰早早就开始准备这顿接风宴。

        厨房里的小锅里,牛奶麻辣烫已经在收汁。空气里,飘着牛奶的甜蜜,和着麻辣烫的冲劲,就像他们的生活与工作。邢正涛在武汉工作期间,留守北京的白钰战斗在北京的一线——急诊科,为前来就诊患者进行分诊预检。这对“90后”抗“疫”小夫妻经过65天的分离,就要见面了。邢正涛说:想媳妇做的饭菜了。于是,这个能干的“90后”护士,变身为最美“小厨娘”。煎炒烹炸中,满满的都是思念。早上9点,白钰把四道菜打包装在了保温盒中,“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交到他手中,但一定先让他看看图片解解馋。”

        下午,白钰来到机场。风很大,白钰拎着粉色的餐盒,一眼就看到了她的“涛哥”。两三米外,就是她思的的亲人,但是因为隔离要求,白钰不敢上前。两个人隔着“空气墙”,看了又看。她把餐盒放在地上,憨憨的“涛哥”带上了接风宴,“晚上有口福啦!”

        刘宇航是北京世纪坛医院的一名护士,也是北京医疗队里年龄最小的队员,今年只有25岁。疫情暴发后,刘宇航第一时间就主动报名来支援武汉。17年前,刘宇航的妈妈作为一名护士也主动报名参与一线非典抗疫。刘宇航刚刚出发时,妈妈还是有些担心。有一天,妈妈和女儿连线,看到她的鼻子被口罩压破了,建议女儿贴个创口贴。没想到女儿拒绝了妈妈的建议,说这样不利于“感控”。“那一瞬间,我觉得女儿长大了。”昨天下午,医疗队抵京。刘宇航的妈妈带着女儿的一双运动鞋去了机场,“我本来想买束鲜花,女儿不同意。带上一双运动鞋,她准备在隔离期间好好锻炼一下。”刘妈妈说,等到女儿回家,就给她做一桌菜,女儿最爱的菜是烧茄子和炖鸡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