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返京前夜他们申请转战小汤山

        本报讯(记者刘欢)返京的前一天,是北京天坛医院驰援武汉医疗队队长顾怡明上的最后一个白班,让她感到开心的是,当天有一名住院近40天的患者痊愈出院了。“谢谢你!感谢您们救了我一命!”临走前,这位66岁的老人非常激动。因为同时患有高血压、糖尿病,刚住院时,老人情况很不好,由于呼吸困难、长时间卧床,还一度出现下肢血栓、脑供血不足等合并症。

        “经过大家的努力,现在老人不仅核酸转阴,还产生了保护性抗体。”送别时,顾怡明耐心叮嘱老人:“您回家后一定要按时吃抗凝药,多做一些深吸气的动作,适当运动一下,这有利于您呼吸功能的恢复……”

        “今天查完房,我发现在我们负责的病区里,还有3位患者明天就可以出院了。现在患者数量已经降为个位数,应该说,我们圆满地完成了任务。”在返京的前一夜,队员们共同做了一个重要决定——由顾怡明执笔,代表天坛医院医疗队全体队员写下了一封奔赴小汤山医院的请战书。“在武汉抗疫一线的日子里,大家在医疗、护理方面都有一些经验和心得,特别想回去分享给北京的同仁们。”顾怡明说。

  • 最难忘并肩作战的日日夜夜

        亲手采下东湖樱花,送给最亲爱的白衣战士;返京的大巴车上,援助武汉的北京医疗队队员哼唱起自改编歌曲《武汉》……长达两个多月的并肩作战,让两地医务人员建立起深厚的友谊。离别之际,他们用不同的方式表达友谊,笑着告别。

        武汉樱花赠予北京队

        作为北京市属医院驰援武汉医疗队的医疗组组长,在武汉的60多个日日夜夜,北京友谊医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刘壮独自撑起了一个“战地医务处”,建章立制、病区间协作、与受援医院对接等,只要和医疗救治相关的事儿,全都由他来安排。北京医疗队撤离前的最后一天,刘壮参与了最后一次医疗工作会,完成了病区合并、查房等工作交接。之后,刘壮开始组织队员们收拾行李,打包物资。

        在收拾行装时,他小心翼翼地将一个镜框收进行李箱里。仔细看就能发现,这个精致的相框里装裱了一封信,下方正中间还有一朵美丽的樱花标本。信里这样写道——致伟大的你:你从人群中走来,身披白色战袍,你毅然转身,选择逆行……愿用这朵亲手采摘的东湖樱花,印一个约定……永远爱你的武汉人民。

        这份珍贵的礼物来自武汉当地的志愿者,目的是为弥补队员们不能去看樱花的遗憾。“收到礼物时特别感动,这份心意我们一定会带回北京,好好珍藏。”刘壮说。

        大巴上唱起《武汉》

        “战役总是会结束,分别就在今天,我们一起走过了,武汉的雪雨热,在这座温暖的城市里,我从未忘记你,武汉,带不走的,只有你……”在开往武汉天河国际机场的大巴车上,北京安贞医院驰援武汉医疗队队员郝国云和队友们轻声哼唱着她自己改编的歌曲《武汉》,有的人忍不住红了眼眶。

        在一个夜班后的凌晨,郝国云得知了医疗队第二天将撤离的消息。那一夜,她几乎彻夜未眠,连夜将那首脍炙人口的民谣歌曲《成都》,改写成车上唱的这首《武汉》。她把这两个多月来的点滴感受,一字一句写进了歌词里。每一次全副武装地走进隔离区,每一场分秒必争的紧急抢救……与当地医务人员并肩作战的每一个画面,都深深留在了郝国云心中。

        告别武汉,她和队员们除了不舍,还有更多美好的期待。她憧憬着,待疫情结束之后,挽着爱人的衣袖,“走到江汉路的尽头,坐在小酒馆的门口……”

        阴霾终将散去,阳光依旧温暖。她轻声唱着:“我们永远都是家人,一起度过最难时刻,走到胜利的最后,相约在武大的门口。”

        签名T恤送给武汉战友

        “听我说谢谢你,因为有你,温暖了四季;谢谢你,感谢有你,世界更美丽……”在临别的欢送会上,当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的医务人员伴随着歌曲翩翩起舞时,北京医疗队里不少队员都落泪了。

        “能够圆满完成驰援武汉的任务,顺利回家,我心里其实很高兴,但同时也很舍不得这里的战友们。”北京中医医院驰援武汉医疗队队员张芳芳说,长达两个多月的并肩作战,让两地医务人员建立起深厚的友谊。突然要分开了,心里真的很难受。作为离别的礼物,北京中医医院的队员们将一件特殊的T恤衫送给了在同一病区工作的当地医院护士长胡娟娟。这件T恤衫的正面是北京中医医院10名队员的卡通形象,背面则有他们每个人亲笔签下的名字。“这是我们友谊的象征!”张芳芳说。本报记者 刘欢  

  • 如今谎言可以坦白了

        “队长来通知回京的那一刻,我听到酒店里楼上楼下都要炸锅了!”北京市清华长庚医院驰援武汉医疗队队员孙姝妍说,能回家自己真的特别开心,因为一个压在心底两个多月的秘密,终于可以一吐为快了。

        出生于1995年的孙姝妍是家里的独生女,从出发那天起,她就向父母隐瞒了自己奔赴武汉的消息。“他们年纪大了,如果知道我在重灾区,每一天都会过得提心吊胆,我舍不得让他们担心。”于是,孙姝妍开始了这段漫长的“善意谎言”。为了不让远在哈尔滨的父母疑心,她平时都照常和他们视频,但会花点小心思,比如自己只露出一个脑袋,要不就躲进卫生间里,不让他们看到周围的环境。她说:“我们驻地的卫生间跟我在北京宿舍的很像,连门的颜色都一样,特别巧。”

        “战疫”期间,北京清华长庚医院组织的一次特殊党员发展会,差点让她露馅。会上现场接收孙姝妍为中共预备党员的消息被部分媒体播出,好在她父母并没有看到。

        武汉隔离病房里,时常会上演令人心碎的生离死别。每次值班时,除了必要的护理,孙姝妍会努力陪患者聊天,帮他们排解压力,增加战胜疾病的信心。这个贴心、善良的女孩和病房里许多上了年纪的爹爹(叔叔)、婆婆(阿姨)都成了忘年交。昨天得知她要离开,一位已经出院的老人主动提出要回来送她一程。孙姝妍说:“武汉留给我很多珍贵的记忆,更让我懂得,在能珍惜的时候,一定要好好珍惜身边的人。”

        回京的前夜,孙姝妍终于在视频电话里跟父母坦白了真相,她母亲当时就哭了。“这次回去后,如果能有假期,我很想回家好好陪陪父母,带他们去旅游。”孙姝妍说。

        本报记者 刘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