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樱花盛开我们携手共赏

        白钰还是第一次看到丈夫邢正涛被这么多鲜花和掌声簇拥。虽然被包围在“祝福海洋”里的是他,激动到落泪的却是白钰:在战疫一线,邢正涛是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而在白钰眼里,丈夫更是她一个人的英雄。65天,她的英雄终于回来了。在人群中找到了妻子,邢正涛也忍不住红了眼眶,千言万语,都凝结在这长长的对视里。两个多月的“战斗”过后,夫妻二人终于迎来了花开疫散时。

        白钰和邢正涛都是宣武医院急诊科的护士。疫情发生后,医院发出驰援武汉的征集令。夫妻二人都报了名,决定并肩去一线。但出于对双职工家庭的爱护,院方最终决定让白钰留守后方,照顾不到2岁的女儿。

        邢正涛驰援武汉抗疫一线后,白钰也为战胜疫情坚守在医院。在急诊大厅分诊台,为患者测体温、了解病情、辅助分诊……这些都意味着她会与各类患者接触,在某种意义上说,这里是“第一道风口”。“每天接触各类病人,但我从不觉得害怕和困难,因为这是我的职责。”白钰说,在她心中,最好的爱情,就是与爱人并肩战斗。

        再坚强的女战士,回到家也会有脆弱的一面。邢正涛刚走的那几天,白钰哭过几次,“睡不好,也吃不下饭。总担心他没做好防护,会有危险。”可每次与丈夫视频通话,白钰总是笑着说:“放心吧,我和女儿都挺好!”

        妻子独自面对着高强度的工作和照顾家庭的压力,还要担心远方的他,其中的辛苦,邢正涛最能理解。知道妻子爱花,他在往返医院与驻地的路上,只要看到美丽的花景就会拍下来与妻子分享,“武汉的樱花开了,很美。等北京花开时,我就回来了。”

        “你我相距1128公里,待樱花盛开,携手同观。”白钰在朋友圈里许下与爱人的约定。盼着,盼着,北京的花开了,她的英雄也终于从武汉回来了。

        “花开疫散,卿已归!等和你正式重逢的那一刻,我要给你一个大大的拥抱,给你做一顿你最爱的红烧肉,我们再携手去赏花……”白钰眼角挂着泪,笑了。 本报记者 褚英硕

  • 打败病毒的
    “黑猫警长”回家了

        “妈妈把坏蛋病毒打败了,就要回家了。”“妈妈真厉害,比黑猫警长还棒,抓住了病毒!”一进家门,闫冬兴奋地抱起了双胞胎儿子。妻子马磊搭乘的航班已经降落,虽然一家四口还不能马上团聚,但闫冬悬了两个多月的心终于放下了。

        闫冬是同仁医院急诊科的一名医生,马磊是急诊科的一名护士。两人携手十年,有一对3岁的双胞胎宝宝。年初,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一家四口原本的过年计划,马磊请缨驰援武汉。出发的那天是大年初三,下了夜班的马磊回家匆匆收拾了行李。作为第一批驰援武汉的医护人员,由于走得匆忙,她甚至没来得及跟正在医院值班的闫冬好好道个别。“我知道她肯定会去,因为我太了解她了。”闫冬说,无论妻子做什么决定,他都会在后方默默支持。

        妻子离开后的两个多月时间里,闫冬体会到了什么是度日如年。“以前是她照顾我多一些,现在特殊时期,我在家也不能拖了妻子的后腿。”刚开始的时候,妻子在武汉抢救病人,闫冬很挂念。“说不担心是假的,但我也不能给她打电话,怕她分心。”后来,北京出现了新冠肺炎感染病例,马磊对在急诊科上班的丈夫也很担心,视频聊天成了夫妻俩相互慰藉的方式,哪怕只有几分钟。“至少我知道她在那边是平安的,她看到我们爷儿仨,也知道我们这边过得挺好,大家彼此放心。”

        马磊不在家的这段时间里,孩子们似乎也懂事了不少。闫冬每天下了班,便会赶回家陪伴孩子,他经常给孩子们讲故事,而故事的主角便是在武汉抗疫一线的马磊,故事里妈妈化身英勇的黑猫警长,和狡猾的病毒作战。如今病毒被打败了,英勇的黑猫警长也终于回家了。一想到这些,不善表达的闫冬腼腆地笑了:“也没有想为她举办什么特别的仪式,回家就好。”

        本报记者 李环宇

  • 悬了俩月的心
    现在放松了

        “郭军,我在这儿!”昨天下午3时,北京医疗队成员陆续走下飞机。终于找到自己日思夜想的身影,刘芃忍不住喊出了丈夫的名字。65天,夫妻俩的距离从上千公里变成了10米,四目相对,积攒了一肚子的话都哽在了喉咙里,只有不停地招手。

        郭军是北京清华长庚医院呼吸科医生,去支援武汉,刘芃早有准备。大年初三早上,她就开始为郭军收拾行李。“还没通知呢,不用现在收拾行李吧?”郭军说。“还是先准备吧,接到通知再收拾就来不及了。”刘芃回答。果然,当天下午郭军便接到了三小时后机场集结的通知。

        刘芃曾在国家疾控中心工作了五年,之后从事心理健康工作,她对疫情防控并不陌生。比起身体的劳累,她更关注丈夫的心理状况。她认为,丈夫支援武汉更加需要心理上的归属感,让他感觉家人很近,“跟在家里一样,彼此之间聊聊真实的感受。这样两个人的心很近,感受也很真实,没有负担。在高压抗疫的环境下,尽量减少他的心理资源损耗。”刘芃说。

        2月底时,北京医疗队做了一次调查,超过80%的队员都志愿坚守到疫情稳定之后再回京。闻听消息,刘芃由衷地钦佩这些医护人员的奉献精神。

        郭军支援武汉的两个多月,家中事务全由刘芃负责。兼顾家人的生活起居、大女儿的学业以及自己的工作,刘芃常常感到力不从心。丈夫回京了,她感觉希望就在眼前。而孩子的想法更加单纯,大女儿做了一张抗疫地图:“我要把武汉的病毒都消灭掉!”小儿子则总说:“我希望全世界的人都不生病,爸爸就可以回家啦!”

        本报记者 张群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