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我把“星星”盼回来了

        “妈,我回来了!”在鲜花和掌声中,北京胸科医院驰援武汉归来的护师刘继星露在口罩外的眼睛弯弯的,对离自己几米远的母亲刘丽平傻傻地笑着。看到儿子熟悉的眉眼,刘丽平再也忍不住,泪水噼里啪啦往下流。65天,她终于把她的“星星”盼回来了。

        看到母亲哭了,刘继星也红了眼眶。“妈您别哭,再过两周我就能回家了,真的好想喝您做的羊汤!”刘继星望着人群中的母亲,张开双臂给了她一个隔空的拥抱。刘丽平努力平复情绪,连声答道:“好好好,等你隔离完回家,想吃啥妈都给你做!”短暂相聚后,刘继星就要随医疗队进驻隔离点,望着儿子的背影,刘丽平心里五味杂陈。

        “丈夫去世以后,我的心就掰成了两半,一半是儿子,一半是女儿。”疫情暴发后,儿子刘继星去武汉抗疫,女儿刘继月作为北京地坛医院ICU护士留下“守城”,一对儿女都在一线,让这位母亲时刻牵挂。“我了解他们,拦不住,就和当年的我一样!”退休前,刘丽平也是一位医务工作者,经历过非典,她知道这时候国家比自己更需要他们。

        尽管心中有大义,但对儿女的牵挂常常让刘丽平睡不好觉。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一次视频时,她发现儿子的脸和脖子通红,也没什么精神,她的心立刻揪了起来。“那时总能听到有医护人员被感染的消息,我尽量往好处想,但就是睡不着……”度过漫长的一夜,刘丽平终于等来儿子体温正常的消息。“妈,我就是累的,睡一觉就好了!”听了这话,刘丽平特别想抱抱千里之外的这个阳光大男孩。

        每当儿子问起她的状况,她都会说:“一切都好,在前线多学点知识,不用惦记我!”为了减少彼此的牵挂,母子俩后来的视频通话总在特定的场景中进行:比如儿子在那边做俯卧撑,母亲则在这边吃小火锅。他们都清楚,这是对彼此的安慰。

        这段时间里,刘丽平养花种草打发时间;如今儿子平安归来,她又有的忙了:“我要把房间大清扫一遍,等他回来一切都是新的!”刘丽平脸上浮现出幸福的微笑。     本报记者 曲经纬 

  • 见面时亲口告诉她
    “妈妈也爱你”

        “妈,我落地了,长这么大,没想到我也能体会到机场‘三道水门’的最高礼遇……回家的感觉太好了”,控制不住哽咽,姚洁林哭了出来。电话那头,听着女儿的声音,高淑敏又高兴又心酸:“哎哎哎,平安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姚洁林是北京清华长庚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住院病房的护士,也是驰援武汉北京医疗队的一员。她“先斩后奏”,瞒着母亲来到武汉,十天后才告诉家人,但接到母亲的短信她才知道,善意的谎言早已被母亲识破:“你以为我不会看朋友圈,瞒着我,那我就装作不知道吧。”

        为了让彼此放心,身处京鄂两地的母女都用自己的方式爱着对方。一次视频,姚洁林随口说了句“穿着防护服,出汗多,都快脱水了”。那一瞬间,她注意到母亲心疼的眼神,赶紧把话题岔开了。之后的日子,她说得最多的就是“挺好的”,不再提工作多忙多累,而是跟妈妈讲自己如何照顾病人,给他们喂饭、拍背、理发……

        “我知道,女儿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怕女儿担心,高淑敏一直报喜不报忧:“前一阵有点小感冒,怕她分心,我就瞒着没说。”

        “女儿是我的心头肉,怎么可能不想,但我得支持她的工作。”高淑敏把思念埋在了心里。想女儿时,她就一遍遍地刷疫情新闻,“看着新闻中频频出现女儿的名字,我既骄傲,又欣慰。”言及此,高淑敏的声调提高了不少,眼里泛起泪光。

        在姚洁林的家书中,她第一次跟妈妈说了“爱你”。“农村的孩子,说‘爱你’挺逗乐的。”高淑敏不好意思地笑了。还有14天就能见面了,高淑敏兴奋地规划起来:“到时候我一定要亲口告诉她‘妈妈也爱你’,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再做一大桌她爱吃的菜……”高淑敏笑着笑着,泪水却从眼角流了下来。         实习记者 师悦

  • 我要烧一桌好菜,
    好好犒劳我们家的英雄!

        昨天下午3点多,正在社区门口值守的常磊整个人都笑吟吟的,因为他的妻子——北京安贞医院急诊重症监护室主管护师孔万利,刚刚从武汉返回北京了。

        时间转回到大年初三,孔万利主动请缨,成为了安贞医院首批支援武汉医疗队的一员。“非典暴发的时候,她正好考上北京协和医科大学,我知道,她心里一直有抗‘疫’的情结在。妻子这份工作很伟大,我很敬佩。”

        夫妻俩有两个孩子,大宝8岁,二宝3岁,都是活泼好动的年纪,给孩子喂饭、刷牙、洗脸都颇费功夫,常磊也体会到了妻子平日里照顾孩子的辛苦。“这段时间,她最牵挂的就是孩子,视频里也经常叮嘱孩子好好学习,我明白,照顾好家里人,就是对她最大的支持。”

        大儿子梦晨正在读小学二年级,陪孩子上网课成了常磊的日常任务。起初孩子会哭着找妈妈,常磊便耐心地解释:“武汉生病了,妈妈去前线打病毒了。”这段时间,梦晨懂事了许多,会帮忙安慰弟弟。“妈妈,加油!去武汉打败病毒吧!”不久前,兄弟俩手写了一张应援海报,令孔万利十分感动。

        结婚十年,常磊第一次与妻子分别这么久,不经意间思念就会涌上心头。“她不爱吃辣,不知道那儿的饭菜吃不吃得惯。”他整理出妻子的值班表,每天妻子一下班就打一通视频,为妻子讲家庭趣事,放松减压。每次看到妻子脸上口罩的勒痕,常磊都十分心疼,不断叮嘱她多抹一点护肤品。

        得知妻子平安归来,常磊高兴得不行:“家里终于能重新热闹起来了,她爱吃鱼,到时候我预备一桌好菜,好好犒劳我们家的英雄!”     实习记者 张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