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病人的暖心话给予我们力量

        今天是驰援武汉的第28天,武汉阳光明媚,风和日丽,是个难得的好天气。我们也迎来了好消息——确诊病例在下降。这是胜利的曙光在向我们招手,瞬间我们的心情不由地大好!

        这些日子,我们已经适应了武汉潮湿的天气。前几天,武汉下雪,对我们是个考验,队员们都有不同程度的不适感,我有时也会觉得喉咙不舒服。我一直告诫自己:“在这个关键时候千万不能生病!”队长唐主任知道后,给我们一个个筛查,最终全部排除了肺炎的可能。我们终于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肺炎,任何困难都阻挡不了我们战胜疫情的步伐。

        上班时穿着厚重的防护服,戴着护目镜,口罩雾气打湿了护目镜,口罩遮住了面庞,无法辨别是谁,同事间要交流、要交班,以往都会在防护服外写上名字,但有时来不及在防护服外写名字,我们不知对方是谁,所以我们学会了一个新的“技能”——听音辨人,患者对我们也是听音辨人。

        病人现在好转的多了,我们的交流也多了。在病房里,总能听到病人暖心的话,给予我最大的温暖。记得有病人曾对我说:“你们给我们治病,我连你们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只能听音识人,但我们病人都信任你们,你们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啊!”是啊,朴实的话语给了我们力量,让我们齐心协力,并肩作战,战胜疫情,没有什么困难能难倒同心协力的我们。

        纵使阴霾满天,何惧曙光不现,如今全国医护人员陆续增员驰援武汉,可见歼灭疫情的日子不远了!朝阳医院 黄菊梅  

  • 平安归来是给爸爸最好的生日礼物

        今天是驰援武汉第35天了。这是我从出生起,第一次离开父母,离开家这么长的时间,虽然每天都有和父母视频通话,思念却是每分每秒。儿行千里母担忧,妈妈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一天没回来,我就一天不放心”。回想刚接到驰援武汉通知的时候,正赶上父亲的生日,我对爸爸说:“今年送您的生日礼物是我平安地从武汉回来”!

        1月31日,作为我院第一组进入隔离病房的护士,心情紧张、激动。穿上防护服的我们忘记了恐惧,很快投身到临床护理工作中。在我们眼里,新冠患者如同普通患者,但需要我们更细心周到的护理和关心!

        第一个班次结束回到驻地,我立即与父母视频报平安,妈妈仔细询问我工作和身体情况,最关心的还是自我防护问题,比如脱防护服,隔离衣后的消毒和洗漱,我认真地向父母描述过程,让他们放心,妈妈最后问我:“你带牙刷了么?”我说:“带了,还好好地刷牙了。”她又问:“那用牙刷刷指甲了么,指甲容易存留细菌。”我说:“还真没想起来。”没有医学知识的妈妈居然能想到要刷指甲的问题,真是让我自愧不如。之后的每个班次结束,我都在消毒手后,用牙刷认真刷洗一下指甲缝。

        记得有一次晚上9点下班,回到驻地洗漱完毕已经12点多了,想着父母应该睡了,就没有打电话。第二天,从爸爸那里得知,妈妈等我电话一晚上都没有睡实过,又怕打扰我休息,没敢给我打电话,从那以后不管多晚下班,我都会给父母发个语音报平安,让他们安心。

        在家和父母每天生活在一起,并没有觉得他们的容貌变化很大。来到武汉这一个月,每天与父母视频,我发现他们的白发增多了,脸上的皱纹也变多了,父母慢慢地变老了。我很担心父母在家的情况,北京的疫情也很严峻,年岁大了的父母是否可以防护到位,我很不放心。每次视频我也会叮嘱父母一些注意事项,早晚一定要测体温,减少外出。每周都会有人给家里送去米面油粮、水果蔬菜等生活用品,给予生活保障,减少了我的后顾之忧,让我在前线可以安心地工作。医院领导和各界朋友们的关心和关爱都是我们在前线战斗的动力!

        从初到武汉的茫然,前期的紧张,中间的适应,到现在的熟练,队友们像家人一样,始终都在我的身边鼓励我、帮助我。在护理新冠患者过程中有过难受,有过遗憾,但看到绝大多数的患者经过治疗与护理病情好转,我们的喜悦溢于言表。难忘的战地生日、战疫前线剪发,每件事情都是终生难忘。

        请爸爸妈妈放心,请各位亲人们放心,我们一定会保护好自己的,抗疫尚未成功,我们仍需努力!不获全胜绝不轻言成功!请待我们凯旋!

        北京中医医院 马娜 

  • 我们的归期指日可待

        美好的一天从“0”开始,经过大家不懈的努力,武汉终于无新增病例了,大家开心得不得了。随着各地医疗队陆续撤离,亲朋好友都纷纷来信询问归期,谢谢这么多人的惦记。归期未定,战疫还没有结束,需要我们再坚持坚持,让重症患者们再平稳平稳,等到最后的胜利。看到这么多利好的消息,大家也是信心十足,隔离病区的患者逐渐减少,我们的归期也指日可待了。

        今天晚班,我和同事按部就班地进行着工作。白天室外温度达到了24摄氏度,大家都是轻装上阵,短袖短裤。我俩也脱去了厚重的大衣,身着短袖就去了医院。刚一穿完所有防护用品,后背感觉已经冒汗,汗珠子顺着脸颊流下来。我心里默默给自己打气:“加油,郝国云,再坚持一下,很快就胜利了!”

        巡视病房时,我发现93床奶奶恢复得特别好,神清气爽。她呼叫我们,希望帮助她给老伴打个电话。她的老伴住在另一个病房,明天就要出院了。奶奶对老伴些许不放心,所以想要叮嘱一下。我们拨通电话后,另一边传来了一声亲切的称呼:“喂,老婆”,奶奶听后开心地笑了,带着些许羞涩地嘱咐老伴出院后需要注意的事情。

        看着他们在平淡的流年里能够相濡以沫,彼此的生命相依相伴,到了花甲之年能够依然有句“老婆,我爱你”,让我更加明白了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深刻含义。愿奶奶早日恢复健康,与家人团聚。

        北京安贞医院 郝国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