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定制歌词 温暖出院患者

        北京朝阳医院医疗队援汉记

        在武汉协和医院西院10层新冠肺炎病区,每一位康复出院的患者,都会收到两件特别的小礼物——一封朝阳医院医护人员的全体签名手书,和一段为每名康复患者“量身定制”的手写歌词。

        “手牵手我的朋友,爱永远在你左右”“岁月静好,生生不息”……签名手书和歌词,连接了北京朝阳医院医疗队员和患者们的心,让武汉残酷的战疫一线,多了一分医患关系的美好与温暖。

        查一次房要3个多小时

        北京朝阳医院医疗队由5名医生9名护士组成,领队为急诊科副主任唐子人。

        朝阳医院西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张黎明已经56岁,他和年轻医生一起查房诊治,40个患者查一遍要花3个多小时。平时,他还不吝惜时间和精力指导年轻医生,他独特的“山普”(带有山东口音的普通话),平实当中带着一点幽默,是医疗队里最受欢迎的声音。

        呼吸与危重症科副主任医师王峰,是朝阳医院医疗队的副队长。他不仅要在病区诊疗,还负责整个北京医疗队的排班任务,为平衡医疗队伍的工作强度,他反复衡量,牺牲了自己的休息时间。

        呼吸与危重症学科主治医师冯晓凯被称为“全能型”的大夫。“23床患者要多关注,最近的化验结果不太好。”“61床需要多沟通,他有些焦虑。”和他配班的护士都开玩笑说:“冯大夫,护士的活都让您给抢了!”

        呼吸与危重症学科主治医师姜纯国,来自医务工作者的双职工家庭,也主动请缨上前线。

        每次大家进入隔离区前穿戴防护用品时,呼吸与危重症科主管护师秦立宁则一定会亲自监督,保证安全。

        工作不惜力总是“我能行”

        刘小娟是朝阳医院医疗队中年龄最大的护士,她是护士长,同时还担任队里前线临时党支部书记。来到武汉后,她主动请缨前往隔离病房。已经54岁的她,在病房工作时完全不惜力,她的口头禅就是“我来”、“我去”、“我能行”。

        医疗队护理副队长赵路是一名男护士长。在病房里,他想方设法让食欲不佳的患者吃饭喝水。同为男护士的李秀男是个90后,他的细心与耐心不输任何一位女护士,他经常帮患者解开心结。

        医疗队中有一个“QQ组合”,是急诊监护李倩倩和呼吸监护尹茜的名字拼音缩写。两位“QIAN”姑娘,业务过硬,责任心强。她们几次用冷静的判断、娴熟的业务技术赢得了时间,挽留了患者的生命。

        来自风湿免疫科的护师王美玉,之前极少涉及有创通气治疗。面对困难,她上网查资料,并和队友探讨。很快,她就可以熟练操作呼吸机,独立救治患者。

        来自心内科重症监护室的护师黄菊梅,有10年重症护理经验。一次,病区中转来一位自带PICC导管的患者,黄菊梅对这位患者倍加注意。几天相处下来,原本不太信任她的患者禁不住为她点赞:“北京朝阳医院的护士能力真的强!”

        1991年出生的任一,是呼吸与危重症科护师。在隔离病房内,她是患者们的“暖宝宝”。她照顾的91岁高龄患者出院那天,一个军礼,两行热泪,曾感动了无数人。

        医疗队队长唐子人如此评价自己的团队:团结一致,阳光向上;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对内凝聚力强,对外乐观自信;将救治护理工作做到了极致!

        图为在武汉协和医院西院病区,中央指导组专家、北京朝阳医院副院长童朝晖(中)向一位产妇患者详细了解身体恢复情况。

        朝阳医院医疗队领队 唐子人

        治病救人

        传递温暖

        在援鄂北京医疗队,唐子人大夫应该是知名度最高的。他是2015年的“北京榜样”,曾是在美旅游期间紧急救助心脏骤停游客的“最美网红医生”。

        唐子人是北京朝阳医院急诊医学科副主任、心肺脑复苏北京市重点实验室副主任。他从事急诊医学工作近30年,擅长急危重症抢救,圆满完成过SARS战疫、玉树抗震救灾、奥运会医疗保障。他常说:“医生不光要治疗疾病,还要传递温暖,做一个有担当有温度有能力的医生。”

        在朝阳医疗队负责的10层病区开始收治患者后,唐子人身先士卒,坚持每个班次都到隔离病房内为每位患者查房,急难险重操作他亲自上手。

        有一次,为了挽救病区一位无法进食的危重患者,唐子人亲自为患者进行锁骨穿刺治疗。这一操作暴露风险极高,于是,他将医护人员都“赶出”病房,独自冒险。凭借着多年以来手指形成的肌肉记忆,唐子人戴着四层手套,一针锁骨下静脉穿刺成功,有效地避免了并发症的产生。恰当的治疗帮患者降低了呼吸机支持,患者的血氧饱和度有升无降,唐子人的一招儿“锁骨下静脉穿刺”,为稳定患者病情带来了极大帮助。

        病房内,唐子人将患者也视为“战友”,他极为擅长调动患者的求生欲和配合度。他经常和患者谈心。他说:“我们要站在患者的角度思考,想患者之所想,急患者之所急,用‘心’治疗”。

        本报特派记者 景一鸣 王雅贤

        本版摄影 特派记者 和冠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