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有事找我 诠释责任担当

        北京世纪坛医院医疗队援汉记

        在北京驰援武汉医疗队里,有一句响振全网的“战疫”宣言——“有事找我”!简洁有力的四个字,患者们看到的是医护人员的责任与担当,同袍战友看到的是信任与团结。而这四个字,就来自北京世纪坛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副主任丁新民。这是他第一次进入病区隔离病房时,在防护服上写下的郑重承诺。

        治愈人数最多病亡率最低

        北京世纪坛医院医疗队由13名队员组成,包括5名医生和8名护士。队员分别来自呼吸、感染和重症医学等专业。这个团队是医学领域内防控新冠肺炎病毒的最佳专业组合。

        在武汉协和医院西院住院楼12楼西病区,世纪坛医疗队成员与其他医疗队相互配合,靠着“有事找我”的担当精神,各展所长,使所在病区取得了治愈出院人数最多、病亡率最低的好成绩。12楼西病区,是北京医疗队接手并参与改造的第一个新冠肺炎病区。病区连夜改造完成后,北京世纪坛医院的队员们主动请缨,率先进入隔离病区。

        隔离病区无小事!感染科副主任医师苑晓冬在完成第一个班次的工作后,顾不上休息,连夜起草制订了穿脱防护服的规章制度,将安全防护制度化、规范化。在两个多月的工作中,苑晓冬每次都是到医院最早、查房时间最长的那一个。他往往会提前两个小时来到医院,就是为了仔细梳理病人情况,为查房做足准备。

        ICU主任医师陆非平还有两年就退休了,他参加过2003年抗击非典的战役。58岁的陆非平每天穿着厚重的防护服,数小时不吃不喝、不上厕所,三层手套里的双手被捂得肿胀发白,但这位“老战士”已习以为常。

        每个人都是合格排头兵

        呼吸内科主治医师张捷是队里的顶梁柱。他对病区里每一位患者的个人情况与病情发展都了如指掌,用自己的专业理论与技术功底,及时应对患者的病情变化。

        ICU主治医师臧学峰,作为队里年轻力壮的男医生,义不容辞地担负起长期值守凌晨一点班的重任。尽管每次都是深夜往返,他仍然坚持提前两小时到医院,有时等不及班车发车,自己骑着共享单车赶去病区。

        呼吸内科主管护师刘英,担任北京医疗队临时党总支委员。在队里,她为党员同志们义务服务;在病房里,她又是患者们最尽职尽责的“服务生”,打水、送饭、洗水果、剪指甲、协助上厕所……在戴着三层手套、防护镜又凝结出雾气的情况下,刘英熟练操作,应对自如。

        呼吸内科主管护师徐亦敏,是队里护士们的大姐姐,不但在生活中时刻照顾小妹妹们,还在工作中以身作则,用她多年的护理工作经验,帮助队友不断进步。ICU护师郑云辉有着丰富的重症护理经验;ICU护师李想,离开年幼的孩子两个多月,她将亲情化作对患者的柔情。

        医疗队中还有四名90后护士,她们分别是刘宇航、檀学兵、林雪、李群。在隔离病房里,她们随叫随到,别看四个人年纪小,护理老人特别有一套,病房里的老人都很依赖她们。

        北京世纪坛医院医疗队队长丁新民说,在武汉战疫一线,每一位队员都始终以“排头兵”的标准要求自己,很好地诠释了党员的榜样力量、医者的仁心担当,也让每个人看到了90后的成长。

        图为丁新民(右)在帮“战友”穿防护服。

        北京世纪坛医院医疗队领队 丁新民

        两个愿望

        如期实现

        如果用一个关键词来形容北京世纪坛医院领队丁新民的武汉战疫经历,那一定是“有事找我”。两个多月来,他以军旅之中磨炼的果敢和医疗专家的严谨,践行了一名共产党员的责任与担当。

        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之时,丁新民第一时间向院领导请战;在武汉协和医院西院,他又主动请缨带领队友首批进入隔离病房。头上顶着“有事找我”4个字的丁新民,是医护人员的定海神针,也是患者们的主心骨。

        作为医疗队的临时党支部书记,他坚持每周组织召开支部党员大会,带领党员们学习中央的决策部署,鼓舞士气。在他的感召引领下,医院6名队员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

        他从医30年仍满怀热情,每次进入病房,要连续工作八九个小时。下班后,还与其他医生交流病情和治疗方案。他嘱咐队员们每天晚上10点半必须休息,但做不到这一点的恰恰是他自己。

        面对父母相继去世的患者,丁新民耐心安慰:“我瞒着老人孩子从北京来,冒着危险,不就是为了救你吗?你也要给我个机会。你把命交给我,我拼了命也会让你活着走出医院啊!”

        在每个病人出院时,丁新民都会将他们加进自己所建的医患交流微信群,在微信群里为病患解疑释惑。

        在武汉,丁新民最大的心愿有两个:一是尽己所能,救治更多患者;另一件就是作为队长,把13名队员平平安安地带回去。如今,这两个愿望他都做到了!

        本报特派记者

        和冠欣 景一鸣 王雅贤

        本版摄影 特派记者 和冠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