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足三代”追求快乐足球

来源: 北京晚报     2020年05月13日        版次: 22     作者:

    走进天坛附近的一片健身场所,举目皆是大树,令人心旷神怡。树荫底下,有人遛狗,有人跳绳,大家自觉不聚集地进行着体育锻炼。

    这片健身场所原本有两块五人制笼式足球场,平日里是足球青训俱乐部上课以及足球爱好者踢球的地方。由于疫情影响,这两块场地这几个月一直没有开放。在球场边的空地上,记者发现了一个独自练球的小男孩,身型匀称、装备齐全,正在专注地练习射门和颠球。

    记者询问陪在一旁的小男孩母亲才得知,这个小男孩竟是中国足球名宿戚务生的爱孙,名叫戚本堂堂。

    堂堂今年10岁,从4岁多开始正式接触足球,至今已有5年。疫情暴发以来,堂堂只能在家里练习核心力量、球感、身体协调性等。“这可把堂堂憋坏了,但又没办法。直到4月底,我才敢带着他出来练球,但很遗憾现在球场还都没开门。”堂堂的母亲说,“不过幸运的是,我找到了这块人少的空地能让孩子训练。这可把他高兴坏了,因为没有了场地限制,他终于可以畅快地射门了!”

    除了爷爷是足坛名宿之外,堂堂的奶奶和父亲都曾经是田径运动员。现在,堂堂的姐姐也在练习田径,堂堂自己则练习足球。堂堂的妈妈说:“从一岁多起,堂堂就展现了他的足球天赋。我们抛起皮球,皮球无论是不落地或者弹地后,他都能准确地踢中。后来堂堂喜欢上踢球好像也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

    记者采访过程中,戚本堂堂非常活跃,一直在笼式球场边爬上爬下。他的母亲说:“他充分遗传了他父亲的身型,身材修长,跑步特别快,在学校里的跑步比赛永远是第一名。”

    不过,对于堂堂的足球基本功,母亲认为还有提升空间:“拿颠球来说,他现在通常能颠两三百个,基本功算不上扎实。不过,堂堂的快乐肯定是摆在第一位的,我希望他能快乐地玩足球、享受足球,不要因为是足坛名宿的孙子而背负压力。”

    堂堂母亲还转述了戚务生对孙子足球之路的观点,戚老认为,先让孩子爱上足球、享受足球是最重要的,不必施加太大的压力和限制,更不该将家长的意志强加于孩子身上。一个孩子能否成为职业球员可以看12岁、14岁、16岁等几个重要节点。“等到堂堂16岁时,如果他确实有成为职业足球运动员的能力和意愿,那时再考虑进行完全的职业训练也不迟。”母亲说。

    采访的最后,堂堂向记者表达了他的愿望:成为一名职业球员,去踢职业足球比赛。但愿这个在疫情期间克服困难坚持训练的孩子,能够实现他的梦想。实习记者 邓方佳 文并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