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半张脸”下的美业寒冬

        戴上口罩,化妆会蹭脏;摘掉口罩,“做脸”有顾虑……几个月的疫情,让人们不得不习惯“出门只露半张脸”,也为美妆销售与美容行业带来巨大冲击。

        昨日,北京市美发美容行业协会发布《新冠肺炎疫情对北京美业财务及运营影响调研报告》。参与调研的所有门店、连锁店均表示未来一年将出现资金入不敷出的情况,其中40%的企业目前已存在这种情况;60.2%的门店、连锁店表示客源降低超过60%;66%的企业预计一季度收入与2019年同期相比降低超过70%。而艰辛生存的同时,美业也在细致挖潜、静盼机遇。

        // 彩妆遇挫 //

        会蹭口罩的产品没人买

        “E大饼、光缎粉底……”春节至今,美妆爱好者小婷的好物清单上,已林林总总列了十几样“长草”产品,但只在一次看淘宝直播时“实在没忍住”,下单了一支口红。“其实买了也涂不出去,纯粹是缓解购物欲吧!”小婷笑言,因为“心疼”闲置的化妆品白白损失了保质期,有时手痒她甚至会在家化个妆,自我欣赏一番后再卸掉。

        童洁(化名)是化妆品零售连锁店丝芙兰的店长,她告诉记者,疫情对她所负责的店面生意影响很大,到店客流下降了70%至80%。

        丝芙兰店内集成了众多品牌美妆产品,按功能分为护肤、彩妆、香水、美容仪器四个品类。具体而言,护肤品类的销售变化不大。“即便是疫情期间,顾客早晚在家还是会正常使用保养品。”童洁介绍,缩减最多的是原本的销售“大头”彩妆品类。“以前每卖货100块钱,得有55块钱是彩妆,现在也就不到10块钱。因为口红、粉底、腮红这些产品涂抹后会被遮挡,美丽无法展示,还会蹭脏口罩。像二三月份那会儿口罩还比较紧缺,顾客就更不会用了。”

        即便到了现在,彩妆类主要售卖的也只是隔离防晒产品,或眉笔、睫毛膏这些涂了不会被遮挡的产品。“口红如果说以前每天卖100支,现在也就不到10支,还得是品牌有新款新色推出才行,否则一天可能一支都卖不出去。”

        此外,香水品类销量也有明显下滑。童洁分析,虽然不涂在脸上,但戴了口罩喷香水,“自己闻不到,别人闻不到,喷了也是浪费。”

        从销售额看,以往每月能卖出300万到400万元货品的大店,疫情期间在200万元上下,小的店面则普遍减至不足以往一半。身为管理层,童洁工资中固定部分占比较大,收入减少程度不算明显。底薪较低,收入主要靠提成的店员,状况则拮据了不少。“不过我们店员还没有辞职的,外面就业形势也很严峻,在店里工作还有基本收入,以及比较完善的保险、补助,已经算难得了。”

        // 仪器走俏 //

        要摘口罩的商家没人去

        当然,美妆类产品的生意好坏,不能完全以店面顾客多少来衡量——商品本就适合线上销售,人们通过网络也可以方便地购买。事实上,不少美妆品牌早就推行了线上小程序,打造全渠道销售模式。

        “有顾客到店的时候,美容顾问都会推荐扫描二维码。”在童洁看来,网络购买渠道受疫情影响不大,销售量却还是明显下降,正说明了顾客自身购买意愿不足。“一是不方便化妆,另外几个月的疫情影响之下,顾客可能也有了一定经济压力,暂时不太想买化妆品了。”

        出人意料的是,在护肤品类销售情况基本不变,彩妆和香水品类“断崖式下跌”的同时,美容仪器品类较同期竟有轻微上升,例如售价三四千元以上的高端射频类仪器卖得很好。她分析,这可能是因为一部分对护理有追求的顾客不愿意去美容院,倾向于购买美容仪器在家护理。

        家住亦庄的顾女士是位比较注重身体和面部护理的“办卡爱好者”,手中握有多张足疗卡、减肥卡、美容卡。可从春节后,这些机构她一次都没再去过。“美容院这半个月给我发好几次微信了,说换季了要注意保养,让我来店里做美容。”虽然对方多次邀请,但顾女士均婉言拒绝。“做美容肯定要摘口罩,又不是必须的,干吗冒险呀?还是等疫情过了再说吧。”

        不去店里做美容,顾女士的仪器倒没少买。陆续收入了四五款美容仪器。“觉得在家里做美容也不错,频率更高了,去法令纹很有效。”记者在淘宝上看到,多款美容仪均有不菲销量,有的还针对长时间戴口罩的状况,打出控油战痘,“拯救口罩脸”的宣传。

        // 院所维艰 //

        普遍将现资金入不敷出

        必须到店才能享受服务、无法随意购买带走……如同顾女士的犹豫,相较美容美妆类产品销售,美容院所提供的服务因具有一定局限性,疫情对其影响更大,情况也更为复杂。

        天眼查数据显示,我国所有企业注销和吊销时间在2020年1月1日至5月12日之间,经营范围中包含“美容”关键词的企业数量为22477家。

        具体到北京,市美发美容行业协会于2020年4月开展了“新冠肺炎疫情对北京美业财务及运营影响”专题调研。行业协会秘书长杨京云介绍,参与调研的门店兼顾中小微企业规模,连锁、专业店、综合店等企业形态,除延庆、平谷及通州区外遍布北京市。

        昨日,该专题调研结果“出炉”。数据显示,60.2%的门店、连锁店客源降低超过60%;66%的企业预计一季度收入与2019年同期相比降低超过70%;所有参与调研的门店、连锁店均表示未来一年将出现资金入不敷出的情况,其中40%的企业目前已存在这种情况。

        在行业协会官网上,多家美容机构刊发自身“战疫日记”,给客人送温暖、表达关心等维护客情的重要意义被反复提及。对2020年的预测,“艰辛”则成为关键词。如“和合美”已将年度营业额目标减半,称“目前日客量为5至8人,正常是25至30人。4月至5月系亏损状态,预计6月份开始复苏。”

        “四美国际”在疫情发生前,日客流为600至800人,复工后平均为40至60人,不足十分之一,营业额下降70%。企业预计6月份后,情况会发生转变。“今年是最艰难的一年,相信度过这一年会迎来更好的明天。”

        // 行业判断 //

        最早9月份才迎恢复期

        五一前夕,北京市美发美容行业协会发布了关于经营防疫规定执行的07号公告,标志美业不再对开业做技术限制,只做消毒、通风、预约等疫期要求。营业环境方面已无明显障碍,目前美业面临的主要困难在于顾客消费意愿。

        “一方面消费者对安全仍有顾虑,另一方面市场经济不景气,对消费者可能也会产生抑制作用。”杨京云表示,美业通常会在春节前预售一些卡,恢复经营后,到店顾客基本都在用卡里原有资金,卖卡和拓展新项目比较难。“美容是奢侈性项目,经济收缩肯定会先影响这个行业。”

        五一小长假以来,美容院经营状况有所回暖,但在他看来,并不能简单据此认为形势已经好起来了。“之前理发店刚复工时,曾掀起了理发的小高峰。美容院复工之初,不排除太久没有美容的顾客,出于‘补偿’心理实在忍不住非得美容。可能要等到六七月份,才能看出疫情对这个行业影响到底有多大,预计那时关店会比较多。”

        杨京云认为,客单价在200元以上至四五百元的中高端美容机构,适应风险能力会比较强,即便疫情期间收缩一部分店面,对基本经济结构影响不会特别大,客单价低的小店就比较危险了。“现在已经有机构在收店、收卡,其实就是在收客户。对这种行为我们是支持的,至少能保证客人仍有地方消费。”

        什么时候美容业将真正迎来恢复期?杨京云认为在国外疫情态势明朗的前提下,最早也要到9月份,而且所谓“报复性消费”是没有的。“这个行业不像餐饮,可以天天吃。头发也好,面部也好,即便很长时间没有护理,也不可能连着做好几次。”目前行业能做的就是努力维护客情的同时,发展细分项目,进行市场挖潜。本报记者 魏婧 制图 王金辉

        (图表详见本版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