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就是要“好看”

        ▌好摄女

        这些年,我在记录书店的同时,也买过不少书店的原创产品。一直想要做个总结,但一直觉得这是个很宽泛的专题,一篇文章说不清楚。今年疫情期间,有书店做直播引流,有书店卖会员卡,还有书店上线了原创产品。那我就找个小小的角度:以猫空书店和无早书店为例,它们在疫情期间是如何推出原创产品的?有哪些好的经验值得学习?

        首先,颜值要“好看”。在没有拿到实物之前,怎么定义书店原创产品的“好看”?那就是它的设计。今年3月,实体书店渐渐复工,成都无早书店在淘宝店推出了Hugs Matter 玛德琳下午茶礼盒。因为这是拥抱系列,插画里有五种亲密关系的拥抱,比如伴侣、母女、父子等。而最吸引我的,是一个小姑娘和一只猫咪的拥抱。

        无早推出的这个下午茶系列里,有白桃乌龙茶包、柠檬玛德琳,关键是把拥抱插画贴在了食物外包装上。其实这一款礼盒,淘宝里有提示可以购买拥抱系列的卡片。我因为心急,想快一点拿到实物,就没有特意定卡片。但在3月中旬,能推出治愈系的礼盒,我想书店业里只有无早吧。所以,我是为它的好看买单了。

        其次,拍得要“好看”。我自己是一名摄影师,也爱拍好物。但我认为最好看的书店原创产品,不只是技术上的“好”,还有审美上的“精致”且“入戏”。

        精致,就是能把产品和跟产品相关的物品“融合”好。依然以无早书店推出的Hugs Matter 玛德琳下午茶礼盒为例,创始人Rosa 会把白桃乌龙茶和她的白色茶壶放一起,也会把柠檬玛德琳和她的白色餐盘放一起,借助柔和的自然光,这样拍出来的下午茶,精致也入戏。

        “入戏”不是摆拍,而是还原生活的某个小细节。Rosa 是在自己家里的餐桌上拍摄下午茶礼盒的。关于无早书店的原创产品,偶尔她自己也会出镜,或者在无早小食以及咖啡馆里完成拍摄,这些都是接地气的“入戏”。也许找一个职业摄影师,也拍不到那种“感觉”。

        我所说的“感觉”,就是一个人的审美。审美的培养,既可以多看网书店创始人们在微博上的分享,也可以到书店买一些杂志多多熏陶。这几天回看我近年所拍摄的行摄记录,发现成都无早书店、上海衡山和集、北京的“言”(YAN BOOKS) 都能找到大量的日版杂志。

        书店好物,还需要创始人敢为“好看”站台。

        书店创始人首先是一个“店主”,或者叫商人,为自己的产品站台也是很自然的事情。猫空书店的全称叫“猫的天空概念书店”,创始人叫徐涛。两年前,一位在文创平台做运营的朋友跟我说,他们都看不上猫空,我当时呵呵一笑。很想说,看不上,肯定是看出了自家的好与别家的不好。但是从我泡过的书店来看,猫空书店是国内为数不多的具备自产自销文创产品能力的书店了。尤其是猫空的文具产品里,有自己的原创,比如Hello Kitty系列的明信片、纸胶带和贴纸等。

        猫空书店创始人徐涛做人低调,他的朋友圈很少转发自家的产品。疫情期间,他写了一篇被迫卖袜底酥的小软文,文章标题叫《帮忙一起笑着吃酥,我们一起笑着吃》。徐涛讲了疫情期间猫空书店的“难”,但更多的是袜底酥的故事。

        文章里徐涛那句“不喜欢,找我,绝对退货,哈哈”,让我看哭了。虽然我知道这是一篇小软文,这是创始人在网络上的一种“人设”,但会哭是因为我知道,徐涛平时不是把情怀挂在嘴边的人,他是在完成书店的自救啊,却还在标题里写着“我们一起笑着吃”。

        书店原创产品也要“好买”。作为书店深度体验者,我当然愿意为实体书店买单。但是在三月中旬,网购还没那么方便的情况下,无早书店用微博发图文分享,并附上淘宝链接,猫空书店有了创始人的小软文,并在文章末端放上微商城的链接。这些细节,都在告诉我,看完书店原创产品的文章,我是需要马上下单的。

        下单时,那我对“好看”的定义,也多了一个:必须是“刚需”。疫情期间,无论猫空书店的袜底酥,还是无早书店的下午茶,都成了我宅家必备的囤货。等我真的拿到它们,品上之后,我的标准是不难吃、不难喝就好。可见我对书店是有多“偏爱”。

        无早的下午茶,从预售到限量,我都有信心,觉得它们家的这款下午茶质量不会太差。后来,我尝了之后,也在每日一更里跟大家做过分享,还提到白桃乌龙茶热泡冷泡都好喝,这都高于了我的标准。在猫空书店买袜底酥,也是我第一次吃它。我之前对袜底酥是没有标准的,但是我在一个月内吃完了五盒袜底酥,可见它成为了我的刚需。

        最后我想说,“好看”的包装还要能二次利用。无早的下午茶礼盒,是简约的白色方形盒子。我把家里两三年都用不完的纸胶带贴在了白色盒子上,现在变成了我装各种茶包的盒子。猫空的袜底酥盒有红色和灰色,上面简约的插画很可爱,我拿来放这些年我收藏的橡皮擦们。

        疫情期间,无早书店和猫空书店推出了原创产品,也完成了它们的部分自救。据我观察,还有一些书店也在自救,能力有大有小,方法有适合或不适合,希望以上六个角度的解读,对书店业有一定的帮助吧。未来的书店,当然不只是卖“书”了。我个人觉得,在非书的原创产品上,就是要“好看”。

  • 在798拍书店

        ▌袁新雨

        上一次去798,还是去年秋老虎横行的时候,那阵子又是去采访,又是去看一些大型展览,跑得很勤。后来,天冷加上过年,之后又赶上了疫情,我快半年没去了。

        最近,我又去了798。与以往不同的是,一度成为了景点的这里,如今人烟稀少。

        在西门登记了电话、体温,出示了健康宝之后,我把车开进了园区。从西门向东走,过了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之后有一个丁字路口。人多的时候,我会继续向东走,直到找到车位。但是今天我知道,人不会太多,便从这里向北转,在一个往日车满为患的停车场里,很快找到了车位。

        适逢大风,纵然艳阳当空,空气里却仍有点萧索的感觉。不过我心里倒是有点激动,因为要去旁观书社拍视频了。

        旁观书社处在798的腹地,所以我经常会路过这里,跟店主吴敏老师也很熟悉。可人有时候就是这样,越是熟悉的人越不想去打扰,生怕让别人分出精力来招待。所以,如果不是想去书店的话,我来798的时候往往都会往里望一眼,不一定过去。

        2017年的时候,《北京晚报》五色土开设了一个叫“角落书香”的栏目,当时我采访了20余家北京的书店,旁观书社是我比较早便去了的。所以,拍摄那天,我小跑着到了书店,着急地进去看看这么长时间没来,书店有什么变化。

        店里空间和陈设上几乎没什么变化,倒是感觉选品更接近我的兴趣点了——也许,在之前采访来过之后,我就潜移默化地被书店影响了。吴敏老师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你瘦了,头发长了。她还记得之前我来采访的时候是圆脸,便用手在脸那里比划了一下。我笑道,这几年下来,瘦了快20斤。

        寒暄了一会,我们便开始了拍摄。旁观书社是《北京晚报》五色土视频产品的第一个拍摄对象,因为在我心中,这儿是一个既温馨舒适又不失冷静独立的空间,也是我心中理想书店应然的样子。

        拍摄快结束的时候,店长素素姐带着孩子来了。我当时没说,但是心里却很羡慕。因为在不能去学校的日子里,能在书店度过大半天的时光真的很幸福。想看什么就拿下来看看,看腻了就放回去,然后再找一本其他品类的书来读,多舒适啊。

        中午结束了拍摄,吃过饭,我和同事便去了同在798的佳作书局,路上风挺大,同事还专门从包里掏出了围巾戴上。好在,佳作书局很近,5分钟就走到了。这里的店主朱帅也是当年“角落书香”时期认识的老朋友了,他有点兴奋和神秘地告诉我:“我们又要开新店了。”下午拍采访视频的时候,朱帅还专门在2层做活动的空间帮我们打了光,我不禁对他赞道:“你这设备,比我这技术可专业多了。”朱帅答说,这些都是我们拍摄的时候用的。确实,给一家艺术书店拍东西,没有点专业的灯光设备哪儿行。在这个时代,没有可视化的技术和设备,也不行。

        佳作书局里也有个孩子,跟上午见到的那个差不多大,看样子、听说话应该也是店里员工的孩子,我同样觉得他很幸福。

        在佳作书局专业灯光设备的帮助下,拍摄很顺利地完成。一天的书店之旅竟然这么快就要结束了。细细回想这一天,我过得充实而安心。

        从佳作书局出来,风也小了很多。回想这一天的经历,再对比2月时候出门的紧张兮兮,我突然明白,书店和在书店的朋友们,一定是很多人在疫情中的避风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