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中青年开“老代”,赶紧踩刹车

        张丽

        日前,一名40岁男子驾驶老年代步车在京藏高速辅路逆行并发视频炫耀,引发舆论关注。本报记者调查发现,涉嫌非法上路的老年代步车比比皆是,且驾驶者中,这样的中青年占比越来越大。此外,对老年代步车违规改装以迎合客户需要的店铺,不仅越来越多,而且明目张胆。各种“老代”失控行为,无疑在马路上埋下了一颗颗令人心惊胆战的“雷”。

        作为无牌、无证、无保险的知名三无车辆,老年代步车多是不具备机动车生产资质的企业生产,达不到现行机动车安全技术标准要求,给城市交通带来严重隐患。不仅安全性、防护性差,多数驾驶人更没有经过正规驾驶培训,上路后不遵守交通规则,是实打实的马路杀手。多年来,老年代步车交通事故频发。

        因为可以满足部分老人出行需求,比如买菜和接送孩子,所以老年代步车一直颇有市场。虽然按照《北京市非机动车管理条例》、《北京市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办法》,老年代步车已经被明确按机动车管理,上牌照才能上路,但在具体细则和执行层面,遇到不少现实难题。没想到,老年代步车尚未“刹车”,居然又有中青年人打上老年代步车的主意,这股歪风更是必须刹住。这些被做成缩小版宝马、吉普的三轮四轮电动车,连徒有其表都说不上,安全防撞系统更是均付阙如。中青年人将其当作机动车开,一旦有什么危险,简直就是灭顶之灾。一老一小,原本都是家里的重点保护对象。负责任的中青年应该做的是劝阻老人驾驶这种车辆。如今,自己反倒买了开上路,还炫耀嘚瑟,这是不要别人的命,也不要自己的命了?

        诚然,很多家庭都有用车需求,所以,不用驾照的老年代步车,就被某些人当成了替代品。但是只要出行,交通安全就是第一位的。老人驾驶已经令人提心吊胆,年轻人购买老年代步车,很大几率已经脱离买菜接孩子的使用范畴,更令人对其用途心存疑虑。记者调查发现,有些“老代”已成为拉活的黑车。如何规范老年代步车的管理,如何确定老年代步车的路权,还可以在城市管理中进一步寻找对策良方。但无论如何,要对老年代步车已经发生的种种违法违规行为及时查处,老年代步车车主年轻化现象尤其值得警惕。如果不严加管理、明确处罚,那么多拉快跑、横冲直撞将更为普遍,破坏日常交通管理,危及人民生命财产安全。

        不容无牌老年代步车违规上路,更不能任由“中青年代步车”违规狂奔。

  • “独不尊”

        5月10日,网爆一名男性游客站在泰山“五岳独尊”的标志性石刻上拍照留念。如此不文明行为,不仅引发网友抨击,公安机关也已立案调查。又是一位爬上景区文物拍照的“牛人”,将“五岳独尊”踩在足下,是觉得自己重于泰山,还是有眼不识泰山呢?李嘉  

  • 组织学生应援艺人,荒唐!

        贾亮

        5月10日,一位网友挂出了一段宿迁市某校老师带领学生为艺人肖战应援的视频。视频中孩子们整齐地做手势,跳着肖战歌曲的舞蹈,并喊着口号:“肖战哥哥你很好,我们很喜欢,冲啊!”目前,学校已对当事老师作出停职停课处理。

        老师组织学生应援艺人,荒唐!

        学校是知识殿堂,是教书育人的地方,不是为明星应援的粉丝加工厂;老师的职责是传道授业解惑,而不是粉丝加工厂厂长。组织学生搞应援活动,既背离了老师的职责使命,更容易引发或者助长学生的明星崇拜。

        学生有喜欢明星的权利,只要适度,不仅有利于放松身心,还有可能产生激励的力量。但身在学校,谁才是学生最该学习的榜样,什么才是学生最需努力的方向?教育部曾多次发文严禁商业活动进校园,严禁商业广告进入课堂,其实对于各种形式的明星崇拜、粉丝应援等行为也要纳入禁区。中小学生决不能成为商业娱乐活动的利用对象和非理性明星崇拜的新生力量。这段视频疑为去年9月拍摄,这么长的时间内没有删除,说明这名老师并没有意识到不妥;教育部门事后追责,体现的则是不能放任的态度。

        对此事件,应援对象肖战的认识比较理性。肖战深夜微博发文:“希望所有人把学业、工作、生活,都放在追星前面。好好学习,认真工作,尽好自己的责任和义务,遵守职业规范和行业底线。我不需要应援。”的确,真正的明星不需要应援,靠应援撑场面刷存在感的明星也注定是流星。

        其实,最应该成为孩子们眼中明星的,应该就是老师。让学生心悦诚服地跟随,一往无前地追着知识跑,才是学生该有的“应援”,而且越多越好。

  • 临时外卖小哥应得到正式关爱

        殷呈悦

        据本报报道,年后“跨界”做外卖的员工多了起来。统计显示,自疫情暴发以来,一家外卖平台新注册蓝骑士达数十万,其中“95后”骑手增长最快,同比增长达1.3倍。

        作为数字经济的重要一员,外卖在疫情期间发挥吸纳就业的蓄水池作用,并不令人感到意外。一辆电瓶车、一个保温箱、一部联络手机,数以万计的送餐员风里雨里的奔波,托住了不少餐馆的“饭碗”生计,满足了市民的口腹之需,也打通了一条疫情之下稳就业、促消费的新通道。

        疫情期间,外卖小哥的贡献有目共睹;城市也不该吝啬对外卖骑手的尊重与爱护。5月11日,四川自贡一外卖员在买家指引下转了多圈却找不到地址,疑被恶意捉弄致当街崩溃;平日里,外卖员遭误解、受责骂乃至挨拳脚的案例也时有发生。外卖小哥以自己的辛劳,送给我们方便,用户自当温柔以待;真有纠纷,也该通过正常流程进行投诉。在接受采访时,一名新入行的兼职外卖员直言,最期盼获得市民的理解,理解与尊重,比打赏好评更让他感动。

        由于入职门槛低,收入比较合理,外加部分行业没有完全复工,转战外卖行业的年轻人还可能增加。他们中有小微创业者,有技术工人,还有体验生活的大学生。有的打算长期做下去,有的只把送外卖当一个就业的“缓冲阀”。对这些带有“临时工”性质的外卖小哥,企业更要保障权益。从工资发放到保险缴纳,从困难帮扶到基本福利,都是企业应当为员工扛起的社会责任。从留住优秀员工的角度说,企业也要尽力保障他们的各项待遇;着眼于员工在疫情期间所作的贡献,企业更要展现社会担当,维护员工利益。面对这类灵活就业者,相关部门也要提供职业培训、供需对接等多样化就业服务和社保服务、商业保险等多层次劳动保障。

        “五一”前夕,北京王府井等多个商圈设置了“一平方米温暖爱心驿站”,供外卖小哥等户外劳动者歇脚乘凉、免费吃喝,赢得一片赞声。这样的“温暖小屋”,流动的不仅是城市对送餐员的善意回馈,体现的是城市的温度,在无形中拉近了用户与务工者之间的心理距离。面对日益壮大、穿梭不停的骑士队伍,这项善举值得效仿,这份善心更值得复制。

  • 点到为止

        侯江

        刷脸上学不该收费

        近日,河南信阳一小学家长爆料,孩子刷脸测温入校,每人每年需要交100元费用,引起网友热议。5月12日,该校校长回应表示,收取的费用全部退还,已为全部孩子开通刷脸测温通道,保证以后也不再向家长收取任何费用。安装刷脸测温设备是为了保障疫后学校教育安全进行,属于辅助教学活动的设施,怎么能让家长买单?学校能及时退还费用,态度不错。但还是要从根本上认识到,办教育不是做买卖,打造“智慧校园”,不能靠与企业合伙算计家长腰包里的钱。

        微信请假不算旷工

        近日,广州市增城区法院审结了一宗女职工微信请假被公司炒鱿鱼的纠纷。黄女士因被诊断为先兆流产,通过微信把诊断证明书发给了直属上司,并请假一周,上司表示同意。此后黄女士以此方式续假一次,之后却被公司以旷工为名解除劳动关系。法院判决公司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22万余元。5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正式施行。电子数据只要真实、完整、有证明力就能证明案件事实。当然,微信请假也要真实正式,否则法院肯定不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