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时代·《谷子书店》

挪哪儿去?

来源: 北京晚报     2020年05月22日        版次: 30     作者:

    ▌碧珊

    镇长一时语塞,秘书就开口了,“咳咳,思想致富当然不会变,镇上也没说书店搬走就不再开业,我们只是让它暂时地、暂时地先离开一下,挪到一个离餐厅多少远一点的地方再致富思想嘛!”

    “具体在哪儿?什么时候再开张?”司徒表示怀疑,两只鼓圆眼都快从眼镜后面拱出来了。“闫太虽然不在了,可她儿子每年从英国固定打来书店经营费,我们一天房租都没欠过。珍嫂和桂嫂也是老乡长推荐来的人,在我们这里干了三十多年,都按时交社保。这家店是免费开放的阅读书店,接待和影响的读者比河塘里一茬一茬的鱼苗还多。它带给镇里的不是钱却比钱更重要的!”

    “是的,当然是了。”秘书赔笑着。这个台湾渔村来的落魄作家,他不像那个老太太那么——那么温顺。哼,真是对奇葩的南北结合!果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秘书冒了汗,镇长就笑着解了围。“具体搬到哪还要我们再定。镇里的集体财产自然是镇上才能决定处置。任何个人,特别是非本镇人我们欢迎给建议,但不能妨碍镇里权威。当然了,司徒老师是台胞,我们会给予台胞和台胞家属特别照顾。镇里计划先找一个仓库,就在那个倒闭的刺绣厂里头把这些书架和书先放进去。你们到时候可以暂时先搬到新村拆迁房里等通知,新址找好后再搬过去给书店再开张。当然了,新址也不那么好找——”

    “骗子——”司徒用拐棍敲桌子,又敲玻璃杯,玻璃碴碎了一地。镇长几人赶紧跳着脚往外跑。

    “反正通知是下达了,把告示贴门上……”

    拐杖又扔到了门上。

    “哎哟!三个月后的今天,我们派人来搬哟——”

    三个月后的今天!

    就是今天!

    一直到三个月后的今天,阿婆才真正感受到那句话的力量。他们要给书店搬家,他们要她搬走,要让闫太的书店彻底关张。镇长不是又派人来通知了几次吗?告示都贴在门上她都没敢让人撕。

    “哎,”阿婆叹了口气,“不该来的总是来。”

    她其实对镇长的话也有过期待。书店搬到别处再另行开张。但她去地产中介打听过了,现在随便一个店铺的租金都贵得吓死人,她们这种公益书店根本负担不起。有老读者悄悄对她说,这就是个敷衍,是水中月镜中花,水泥管吹的肥皂泡,搬走了谁还管它。所以,她必须要做别的打算。(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