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芭交”让乐手稳住状态保持功夫

        于一支职业的交响乐团而言,想要保持艺术水准,业务考核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在剧场仍然关闭、演出尚未恢复的当下,业务考核还需要继续坚持吗?中央芭蕾舞团交响乐团用实际行动做了回答。

        上周末,乐团今年的业务考核圆满结束。自2003年指挥家张艺正式接掌乐团以来,业务考核从未有一年间断,而在疫情尚未完全解除的当下,这次考核,又有了许多不同的意义。

        坚持考核,让乐手们稳住状态

        5月16日上午9时30分,中央芭蕾舞团交响乐团的五名乐手进场,楼道里,另外五名乐手正在等候。有些许紧张,更有久别重逢的兴奋,疫情发生以来,曾经朝夕相处的同事们终于从手机里“走”了出来,鲜活真实地站在彼此面前。

        考场上,乐手依次单独登台,除了规定曲目布鲁克纳《c小调第二交响曲》的乐队片段,他们还要各自演奏一首“练习曲”。中芭音乐总监张艺坐在台下,慎重地给每个人的表现打分。“坐镇”现场的还有音乐总监助理、乐团首席王小毛、首席指挥黄屹、常任指挥刘炬、交响乐团团

        慕宗顺以及特邀嘉宾评委、中央音乐学院小提琴教授梁大南。按照弦乐、木管、铜管、打击乐的顺序和“5人一组、半小时一组”的原则,直到下午4时30分,五十多位乐手的考核才画上句号。

        “大家的表现都不错,准备比较充分”,张艺对考核的结果很满意。虽然疫情打乱了生活的节奏,但大家对音乐那份近乎苛刻的坚守没变。过去的几个月里,中央芭蕾舞团的微信公众号上频频可见乐手们的身影。《生命之歌》、《芭蕾音乐小课堂》、《五月,献给母亲的歌》等视频中,他们用音乐陪伴观众度过了这段格外难挨的日子。与此同时,居家隔离也给了大家静心磨砺的机会。

        按照现在的计划,今年11月27日,张艺将带领乐团演绎考核的规定曲目布鲁克纳《c小调第二交响曲》。这首作品诞生于十九世纪下半叶,代表着德奥浪漫主义中晚期交响曲的成就与水准,颇具挑战。让乐手们自选“练习曲”,也有一份苦心在其中,正如去年在庆祝中芭建团60周年交响音乐会上,张艺选择了车尔尼《练习曲》。“练习曲”像脚步一样陪伴着每个音乐家的成长,它蕴含着一种“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的坚韧信念。“一定要让大家稳住状态”,张艺说,“哪怕现在不能聚在一起排练工作,功夫也得保持。”

        “线上”无法替代剧场演出魅力

        其实,这次业务考核早在疫情之前就已经决定下来,但直到4月底,防控逐步缓解向好,各行各业都陆续复工,许多具体事项才能最终确定。2003年,“非典”暴发那一年,自德国留学归来的张艺正式接手中央芭蕾舞团交响乐团的工作,至今的十几年里,乐团的业务考核雷打不动。

        乐迷们都爱昵称乐团为“芭交”。这些年来,芭交的“存在感”越来越鲜明,但再早的时候,芭交的主要工作就是在乐池中为芭蕾舞剧伴奏,来回在那几部作品里打转,很久没开过一场像样的音乐会,这不是张艺为乐团规划的未来。“首先,团里的音乐家基本都是专业音乐学院毕业的,年轻人都希望能在舞台上展现”,能在明亮的灯光下,作为主角接受观众的致意,乐手的状态必定不同,张艺很能理解大家的心态。更为重要的是,他希望能用真正的交响曲提升乐团的演奏水准。相较于经典的芭蕾舞剧,交响音乐现存的“文献量”要多出百倍甚至千倍,诸多作曲巨匠留下的作品如恒河沙数,风格各异,难度也会相应增加。如果能承受住交响音乐会的考验,乐团再回来伴奏芭蕾舞剧,一定会有质的飞跃。

        除了“芭交”,张艺还执掌着上海爱乐乐团和浙江交响乐团。疫情发生的三个多月来,他已经取消了约20场演出。对一向繁忙的音乐家来说,这是难得慢下脚步的时机。在“云”参加一些普及性讲座之余,张艺静下心,仔细翻读将来演出需要用到的总谱,以便随时登台,把最好的一面展现给观众。如今,复演的曙光初现,张艺还设想或许可以先安排一些相对简单的慰问型演出,把乐团的状态和信心找回来。

        眼下,“线上”固然是唯一可行的方式且蔚然成风,但它无法还原独属于演出现场的最真实最强烈的魅力。在与国外的同行联系时,张艺能感觉到,大家都把率先复演的期望寄托给了中国,“我们期待早日回到剧场,但安全和健康还是第一位的。”张艺说。随着疫情不断好转和相关政策陆续发布,大幕开启的那一天,也许已经不太遥远了。本报记者 高倩

  • 798画廊周彰显北京艺术影响力

        作为疫情后举办的首个画廊周,第四届画廊周北京今天在798艺术区开幕,22家参展画廊和非营利机构一起,带来一系列个展、群展、公共艺术装置及论坛活动。这标志着北京艺术界的复苏,也为文艺青年们提供了一个周末刷展打卡的好去处。

        85岁高龄的李玉双是参展艺术家中年龄最大的一位,在亚洲艺术中心举办的“李玉双同名个展”,全面梳理了李玉双从艺六十余年的艺术成果,展出涵盖油画、水彩、水墨、素描、手稿等形式在内的十余件作品。李玉双是国画大师李可染的长子,是美术界鲜有的坚持以自然为题材、坚持在自然中创作的艺术家。他笔下的风景有着中国水墨的自然韵味,既有光影变幻的色彩,也有灵动洒脱的笔触,天真烂漫,自成一派。

        走出画廊,在798的街头巷尾,观众也会和参展作品不期而遇。放置在十字路口的装置艺术《剩下的黄色》(上图)以醒目的线条呈现出三维空间的立体感,成为不少路人拍照打卡的景点。艺术家丹尼埃拉·帕利马尤在疫情期间创作了高达2.5米的粉红色《距离躺椅》,摆在路当中的它用艺术的方式展现着我们正在被改变的生活。798艺术中心的一侧,艺术家郑路的作品《差翅亚目之目》颇为壮观,这是一件由13000只改良版警示灯与钢板主体架构成的大型艺术装置,警示灯在白天吸收太阳光,待天色将暗之时,它们开始被唤醒,依次零星闪烁到越来越多再到整体性的律动。

        “这些公共艺术作品可以通过二维码提供语音导览,与观众互动,建议大家根据画廊周北京App提供的地图导航功能去找一找”,画廊周北京执行总监王一妃透露,本届画廊周在户外展出了20多件大型雕塑和装置,就是希望让每一位来到798的公众,都可以感受到现代艺术的氛围。

        “在当代艺术这样一个语境中,我们是一个追赶者,在疫情的影响下,全球大型的艺术项目都停滞了,我们恰恰想在此时更加彰显北京的艺术影响力,因此再困难也要坚持下去。”798文创产业创始人王彦伶说。

        “重启画廊周是一种态度和精神的传达,这在全球抗疫的进程中,是一种积极的姿态。”王彦伶认为,面对疫情,艺术行业必须设法在危机中逆袭,画廊周则提供了这样一个提振士气、活跃行业气氛的平台,“通过画廊周这样一个平台向全球藏家推介中国当代艺术,带动参与画廊周机构的市场销售,这点在困难时期尤其重要。”  本报记者 李俐

  • 一部母女剧拍成了战争片

        王金跃

        由杨荔钠执导,郝蕾、金燕玲主演的《春潮》先是参加了北京国际电影节不久前举办的线上展映,之后于5月17日在线上超前点映,成为今年第五部线上公映的院线电影。

        这两年,以女性为描写对象的电影不少,包括《找到你》、《送我上青云》等影片都颇受关注,这类影片都关注现代女性所面临的生活困境和女性意识的觉醒。

        《春潮》走得更远,也更加决绝,它直接撕开了以往大多数描写母女关系题材电影中那种温情脉脉的亲情关系面纱,袒露出了片中三代女性之间的抗争和暗斗。

        《春潮》拍得既直接又晦涩。直接是指影片在结尾处,郝蕾饰演的女儿郭建波面对着窗子玻璃里倒映出的躺在病床上的母亲,干脆用独白的方式说出了她这么多年来对母亲的怨怼和沉默,从艺术的表现角度来看,这种长达几分钟的独白是忌讳的,但这段独白也的确让观众明白了郭建波在片中一直以来无声抗争的原因以及她在心中对母亲的看法。

        《春潮》最大的价值是社会学上的。影片最后,女儿郭建波说,“你安静了,世界就安静了。”这场母女之间延续40年的战争最终以一方生理上的溃败暂告段落,这一点尤其让人惊心。这也说明在郭建波和母亲的关系中,任何试图沟通取得理解的努力都是徒劳无功的。

        人与人之间的沟通是最难的,哪怕是母女关系。金燕玲饰演的姥姥纪明岚是影片中最出彩的,她在公众场合应对自如,但却处理不好母女关系,并以自己特有的方式来教育第三代,这样的姥姥,相信在现实中不是个例。影片中的她,是拒绝沟通和自我反省的,这是这个角色刻画最成功的地方。

        《春潮》中也有几处关于梦境和幻觉的画面,出现得有点突兀,在理解上也有点晦涩,对这部极度写实的影片来说,这样的表现方式是否合适值得商榷。

        影片最后有一段超现实的描绘,可以理解为片名“春潮”的图解。在欢快的钢琴伴奏下,随处流淌的水绵延不绝,期间穿插着郭建波和女儿各种尽情释放的画面,似乎在预示着生命本真的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