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蓝天下的消杀

来源: 北京晚报     2020年06月27日        版次: 05     作者:

    二氧化氯溶液经过弥雾枪产生高温高压气流实现对环境的消杀。

    工作现场,没有男女之别,有任务大家一起上。

    防护服是重要物资,像这种非重点社区消杀,一件衣服往往要用五六次。

    队员们不但义务消杀,就连运送设备等工作很多队员也用的是自己的车。

    为了避免让社区居民产生顾虑,队员们工作间隙靠在护栏上休息。

    完成对整个社区的消杀工作对于经验丰富的蓝天救援队并不是件轻松的事。

    下午两点,气温达到了当日的最高点33摄氏度,烈日下的人们都在寻找着一点点阴凉好躲避。在丰台区中奥嘉园,一支车队开进了社区,没有过多的话,大家熟练地从车上取下设备。在空地上一排摆开,加水、配药、灌装。穿好防护服,背上弥雾枪,分散开来,对整个社区进行一次彻底的消杀。

    白色的防护服以及面罩挡、眼镜,挡住了队员们的面容,但一顶顶蓝色头盔上的“蓝天救援”四个字却是异常醒目。

    “这是我们今天的第二个社区了,要在今天下午完成这里30多万平方米的消杀工作,而这还不是最多的,前几天,几十个队员一天连续干了13个小时,完成了一百多万平方米的消杀工作。”

    周旭宏,北京丰台蓝天救援队的队长,队友们亲切地称他为“二哥”,救援队有200多名队员,干消杀工作大家轮流来,队员们还能插空有个休息,但作为队长的“二哥”却是从春节一直干到了现在。“我的这些队员们都有各自的本职工作,大家放弃休息,义务帮助社会做消杀,不容易,怕在工作中出危险,我必须得到现场,要不然不放心呀。”

    大约40分钟后,第一批消杀队员回来了,他们顾不上休息,再次灌满药水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工作。队员中,身材娇小的阿瑞格外引人注意,瘦小的身材被60斤的装备“包裹”着,让人看着有些心疼,第一次消杀后,后备队员换下了她的装备。1999年出生的阿瑞是今天这里消杀队员中年龄最小的,也是加入蓝天救援队最晚的一个,这个月初,蓝天救援队在为阿瑞所在的幼儿园做消杀的时候,阿瑞认识了大家,从此就跟上了这支队伍。“现在幼儿园也停课了,与其待着还不如跟着大家为社会做点贡献。”

    北京蓝天志愿救援队原名绿野救援队,成立于2003年,由一批热心公益的户外运动爱好者发起,专门从事户外遇险救援。现有队员2000多人,12支分队。

    在丰台蓝天救援队里,女队员占了四成,工作忙起来,根本顾不上男女之分,平日红妆窈窕的她们背上几十斤重的设备,照样一天工作几个小时从不含糊。

    连续两轮的消杀刚结束,队员“炸药”中暑了。“二哥”赶紧安排车把“炸药”送去了医院。“哎……没办法,天气本身就热,再加上这不透气的防护服,还要背上装备,在酷暑下工作几个小时,这已经是天气转热以来第三个中暑的了。”

    楼道消杀完毕了,社区道路消杀即将开始,中国航天三院支援救援队的防疫消毒机器人正好送来了,这也让“二哥”松了一口气,“机器人不但解决了人工背药消杀的困难,也降低了队员在危险区域感染的风险,这一个小东西可以顶得上五个队员的工作量。”机器人在一个队员的操控下,十多分钟就把小区的道路走了一遍,最后“二哥”也跟航天三院的专家提出了一些改进的方案,“机器人最好能续航更长时间,喷药的头能否改进成左右摇摆的?这样消杀面积也能大大增加。”有了高科技的加入,队员们也能轻松些了。本报记者 甘南 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