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特朗普想在联大“单人秀”

        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克拉夫特7月30日表示,美国总统特朗普希望现身今年9月的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从而成为唯一在联大会厅发表现场演讲的国家领导人。特朗普的“单人秀”计划给联合国出了个难题。

        联合国会员国上周刚通过一项特别安排,决定今年联大一般性辩论将不邀请国家元首、政府首脑和部长到纽约联合国总部出席,而是通过提交讲话录像的方式参与。特朗普的到来显然有悖于刚通过的决定。但是,美国毕竟是东道国,而且只要特朗普届时身在纽约,也不好说他明显犯规。

        当天的例行记者吹风会上,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的副发言人哈克说,联合国方面会就有关事宜跟会员国协调。联合国方面已向所有会员国表明,参会总人数有限制,各代表团需压缩参会人数。

        德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霍伊斯根当天也举行了记者会,总结德国7月担任安理会轮值主席国的工作。在被问及特朗普参会意图时,霍伊斯根说,鉴于目前的新冠疫情,国家领导人到纽约参会不合实际,德国同意关于今年联大一般性辩论的特殊安排。他明确表示,德国总理默克尔和外长马斯均没有到纽约参会的计划。他说,各国应保持谨慎,不应带领庞大代表团参会,从而将大家置于危险境地。

        特朗普上任后每年都到联大一般性辩论发表演讲,但其今年的“单人秀”计划或将牺牲刚制定并得到美国同意的规则。根据规则,联大会厅每次会议原则上只允许每个代表团一人出席,特殊情况下允许两人出席。作为美国总统,特朗普出行时随从队伍庞大。同时,特朗普的现身势必吸引众多媒体关注,联合国方面面临如何维持社交距离的巨大压力。

  • 美国会推迟大选日期吗

        美国总统特朗普7月30日提出推迟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投票日期的可能性,理由是邮寄投票将使大选结果“不准确”和“具欺骗性”。但随后他又称不希望推迟选举。特朗普这番表态所为何在?

        特朗普说了啥? 

        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宣称,邮寄投票是一场灾难,是外国干预(美国)选举的一种简单方式。他声称,通过广泛的邮寄投票,“2020年将是历史上最不准确和最具欺骗性的选举。这将使美国非常难堪。”但特朗普未就他关于邮寄投票的说法提供证据。

        特朗普随后以问句形式提出:“推迟选举,直到人们能够适当、有保障地、安全地投票???”

        在遭到广泛反对之后,特朗普当天晚些时候在社交媒体上说:“必须在选举夜知道选举结果,而不是几天、几个月甚至几年之后!”邮寄选票计票通常比现场投票计票慢。

        此外,特朗普在当天下午的白宫记者会上说:“我想看到(选举)日期变更吗?不。但我不想看到一场不公正的选举。”

        为何提出推迟大选?

        近些年来,美国大选邮寄投票比例趋升,但远远低于现场投票。受疫情影响,今年预选阶段多州邮寄投票比例激增,普遍预期11月大选时邮寄投票选民人数将达美国历史最高水平。民调显示,共和党选民更倾向于现场投票,而民主党选民因疫情原因更倾向于邮寄。如果邮寄选票数量足够庞大,即便现场投票特朗普占优,选举最终结果也可能发生逆转。

        美国福克斯新闻频道7月30日称,特朗普提出推迟大选可能犯了一个“战术错误”,表明他“竞选连任的弱势地位”,“一个处于强势地位的人永远不会提出这样的建议”。另有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并未当真指望选举能被推迟,而是在为质疑可能对他不利的选举结果作铺垫。此外,面对疫情和经济跌幅双创纪录,制造新的新闻热点有助于在一定程度上转移选民注意力。

        推迟的可能性大吗?

        根据美国宪法,规定总统选举日期、地点和方式的权力归国会参众两院所有,且国会有权进行修改,而总统没有这些权力。因此,在法律层面,特朗普没有权力推迟总统选举。由于国会众议院由民主党掌控,特朗普推迟选举的可能性非常低。

        特朗普建议推迟大选后,来自共和、民主两党的多名国会议员表示反对。面对各方指责,白宫发言人霍根·吉德利发表声明说,特朗普意在指出“民主党人坚持全部进行邮寄投票造成混乱”这一问题。

        一些美国分析人士担忧可能出现邮政部门延误或选民填写选票失误等情况,导致大量邮寄选票无法被计票。也有不少美媒担忧,如果选举结果较为接近,可能引发对选举结果合法性的争议。针对特朗普对邮寄投票的抨击,拜登不久前表示,特朗普可能以此为借口“间接地窃取选举”。

  • 战略磋商难解安全矛盾

        美国与俄罗斯战略磋商7月30日在奥地利维也纳结束,双方讨论的议题涉及太空安全、核裁军等。

        分析人士指出,这是美俄七年来首次就太空安全问题举行对话,但由于双方诉求不同,磋商成果有限。美国2019年1月发布一份导弹防御评估报告,评估了在太空部署导弹探测器和拦截装置的可行性,这份报告引起了俄罗斯方面的警惕。而俄方希望能与美国就禁止向太空部署针对卫星的武器签署正式条约,但美国对此持谨慎态度。

        在核军控领域,此次磋商也未能就续签《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问题释放积极信号,两国间仅存的这一主要军控条约依旧前景黯淡。虽然俄方已多次表示愿不设前提条件延长该条约有效期,但美方一直态度冷淡。

  • 德国不满美国阻挠联合国任命

        德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克里斯托夫·霍伊斯根7月30日说,美国不应阻挠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任命新的利比亚问题特别代表。

        联合国秘书长利比亚问题特别代表加桑·萨拉姆今年3月辞职,迄今已近5个月。

        路透社援引多名外交人员的话报道,美国意图切分利比亚问题特别代表职责,由一人主管联合国利比亚支助团,另一人主管利比亚停火斡旋。萨拉姆先前一人总负责,3月以身体原因为由宣布辞职。

        古特雷斯有意提名加纳前外交部长汉娜·特塔赫接替萨拉姆,但美方表示,只有在古特雷斯任命一名特别调解员的情况下,才能支持对特塔赫的提名。按外交人员说法,联合国安全理事会通常对类似提名开绿灯,但现在许多成员不支持美国拆分利比亚问题特别代表职责的提议。

        本版文图据新华社